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皇上,奴才没用,那个黄宗羲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对付他就得用文字狱!”
“皇上,奴才也觉得我大清不能没有文字狱啊!若无文字狱,天底下的读书人得跳出来胡言乱语,而且……而且就连孔夫子当年都说过大逆不道的话!这天下儒生,必须得用文字狱狠狠地整治才行啊!”
位于南京满城内的明故宫,现在已经变成了康熙皇帝的“南紫禁城”,他依着原本在北京的老规矩,也在南紫禁城中设立了一个南书房。不过南京紫禁城中的大部分宫殿都已经因为年久失修或是火灾、天雷等因素坍塌毁坏了,只剩下武英殿这一块尚可使用。所以康熙皇帝的南书房,其实就设在武英殿内。
这会儿,康熙皇帝就端坐在破旧不堪的武英殿中,听熊赐履和黄植生两个奴才告黄宗羲的刁状。
“等等,”康熙听两人的“刁状”听的一头雾水,干脆就打断了黄植生的话,“你们两个倒是和朕说说,这黄宗羲到底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了?”
“他什么都没说。”黄植生当然不会把他和黄宗羲单独对话的内容报告给康熙。
熊赐履则道:“他只是写了一本反书!”
说着,熊赐履就把一本《明夷待访录》掏出来,高高举过头顶。
“这本反书反在哪里?”康熙又问。
“回皇上的话,”熊赐履道,“奴才没看过里面的内容,但是一看书名就知道是反书了!”
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书名是……”
“是《明夷待访录》。”
“明夷……”康熙眉头一皱,“这不是《周易》里面的一卦吗?”
“黄宗羲也是这么说的。”熊赐履道,“但是奴才知道这书根本就不是讲算卦的,而是讲国家大事的!黄宗羲用‘明夷’二字是什么心思,自是一目了然。这样书,奴才不会看,也不敢看!”
“这个黄宗羲!”康熙一想也对,当时就怒了,“他就不怕步了‘明史案’的后尘?”
“回皇上的话,”黄植生道,“奴才问过他了,他说皇上不敢。”
“不敢?”康熙脸色一沉,“朕还怕他一个老书呆子?”
“皇上,”黄植生道,“黄宗羲不是老书呆子,而是阴险狡诈的老贼!他在来南京之前,已经派手下的十八高足分两路带着《明夷待访录》去投朱三太子和吴三桂了!”
“啊……”康熙这个生气啊!
因为他还真不敢把《明夷待访录》的案子办成明史案了!
办明史案的时候,八旗天兵的刀子还锋利,大清皇帝也没掉过脑袋……而现在八旗的武力已经支撑不住大清了。所以康熙才想到开这个南京英雄会,目的就是拉拢东南的读书人。
如果在这个时候康熙再搞文字狱,而朱和墭、吴三桂把《明夷待访录》高高捧起来,那东南的读书人不都得去迎王师?
可别以为这些人没用……这大明王师没用的时候,他们也没用。
但如果大明王师特别有用了,这伙人锦上添花起来,大清马上就得丢东南。
因为东南的地形就是个水网密布,八旗兵根本就没有机动优势。而江南的交通是掌握在那帮士大夫地主手里的。而且许多小河小溪情况复杂,跟个迷宫似的,施琅的长江水师没人领路是很难开进去的。
所以江南的士大夫们只要把各处的木桥一烧,把撑船的船民一控制,大清天兵就只能在长江沿岸和运河沿岸运动,其他地方根本去不了。
而朱和墭的大明天兵就舒服了,甚至可以躺着被江南的船夫们送到南京城下。
有吃有喝,躺着进兵……这就是真正的躺赢啊!
所以黄宗羲这是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康熙的身家性命对赌!
可就是康熙肯赌,他身边那些人也不肯啊!到时候别黄宗羲没剐死,他自己先莫名其妙的死了……
“小桂子,把书拿过来!”
康熙强压住了怒火,命令小桂子公公把那本《明夷待访录》拿到了自己的案头,然后就翻看了起来。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那真是麻颜铁青又铁青了,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还发出一阵阵低吼:“反了!反了!反了……”
这本《明夷待访录》比那本《明史辑略》还要“反”,《明史辑略》无非就是有怀念明朝的嫌疑,在用词上不当不妥。用后世的话说,就是“敏感词”多了一点。如果清朝气量大一点,改一改就是了。用不着杀那么多人,搞得那么血腥。
而这本《明夷待访录》的中心思想很明确,就是要皇帝老子交权!
黄宗羲认为“天下为主君为客”……意思就是天下人是地主,皇帝老子是佃户!
回到地球当神棍
用后世的话说,皇帝就是“第一公仆”,不是天下人的主子!
在重新定位了皇帝之后,黄宗羲又重新定位了臣子。
既然皇帝是“第一公仆”,那臣子就是“第N公仆”,他们不是皇帝的奴才,而是在皇帝的领导下,一起为人民服务的好同志了。
当然了,这个“第一公仆”要怎么当,下面的“第N公仆”又要怎么当,这都是可以讨论的。毕竟黄宗羲也没当过“第一公仆”,当官的时间也不长,没有什么经验。
所以《明夷待访录》真正的核心就是这两条——什么是皇帝?什么是臣子?
而这两条,其实不仅康麻子很难接受,朱和墭和吴三桂也一样很难接受。
但是……康麻子肯定比朱和墭、吴三桂更难!
因为朱和墭、吴三桂两人现在还不是“主子”,朱和墭是反清复明队伍当中的“圣师”,下面的第N公仆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而吴三桂则是吴家军的“爸爸”——下面的骨干都是他的亲儿子、干儿子、女婿。
所以这个天下三分的头头就是康主子、朱老师和吴爸爸。
蔡天惠
其中只有康熙是真主子,他下面的人是真奴才。他要从主子变成“第一公仆”,那就得让步。而朱和墭、吴三桂接受“第一公仆”的地位不过是少拿一点。
而少拿一点和吐出一点,在眼下这个时候,意义又大不相同。
少拿一点是高风亮节,也意味着下面人可以多分一点,皆大欢喜。而吐出一点……那就是害怕了,就是怂了,是不得不吐出点好处来。
“皇上,”熊赐履看见康熙快要气炸了,只好硬着头皮发问,“这个《明夷待访录》里面到底说了什么?”
“他要朕交权!”康熙咬着牙道,“他说天下为主君为客!臣子出仕要为天下,非为君也;为万民,非为一姓也。他还说出而仕于君也,不以天下为事,则君之仆妾也;以天下为事,则君之师友也……当奴才,那是连仆妾都不如,他都不屑说了!”
这大清……要完啊!
熊赐履听康熙说完,心都凉了!
康熙本来想做一下表面功夫,到江南这本多收一点新奴才,好暂时巩固大清的统治。
结果遇上了黄宗羲这么个硬茬,一本《明夷待访录》就把他逼到墙角了。
“皇上,”黄植生这个时候开口了,“那咱们该怎么办?要不弄点砒霜……”
康熙叹了口气:“事到如今,杀他已经没有意义了……小桂子,安排车驾,朕要出宫。”
“皇上,您去哪儿?”
“去乌衣巷,朕要去请黄宗羲出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