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一尸一鸟的动向可以说配合得妙到毫巅,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就验证了娄小乙那一退的巧妙!
这种近身战斗的把戏,越是正统修士越容易吃亏,而野生野长的就很熟悉,尤其对娄小乙来说,都是他和青玄玩剩下的,没什么稀奇!
对近身战斗的理解深入骨髓,将臣一跳他就知道这仙僵怕是没安好心,不能挥剑直上,容易在瞬间成为对方两人的攻击目标,所以先退一步。
接下来发生的,让人心中暗笑,很不错的战斗意识,但对两个早已熟悉了仙人作战方式的仙人灵魂来说,在操作上还需要打磨。
这一次,他不再相让,将臣跳走,傻鸟补上,电光火石之间,没給金乌留下盘旋转折的空间,三足正在调整攻击距离,就只见一抹剑光从下方掠过,剑修竟然抢先一步向他进攻,丝毫没有受到两人移形换位所产生的心理不适。
这是纯粹的下界凡间战斗,对它来说,一身神通完全不在,剩下的就是一身钢筋铁骨,还有鸟类仙兽那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战斗直觉。
对它来说,关于战斗力的衡量有自己的一套,如果是在宇宙虚空,大家都有修士的能力,它会很忌惮剑修这样的对手;但如果修真能力都被控制落在这样的凡界,它则认为自己的身体优势是人类通过凡间武功得到的能力所不能比拟的。
这也是他无所谓挑哪个对手的原因。
但才一接触,它就明白了方才将臣为什么会掉一条腿!
它这具身体,不是三足的本体!既然选择了殒落下界,身体当然带不走!就只能在锦绣空间通道内找了个妖兽的身体,那里面什么都有,千奇百怪。然后降下仙灵,用仙灵意识来把这个妖兽的形态改变成了本体的形态。
外形类似,但也只是形似,从本质上来说,不同于将臣纯粹肉体的改进,那是僵尸的基本能力;而它三足则完全是把身体能量化,成为一种类似元魂兽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对凡间的一切攻击都免疫。
但剑一及身,立刻感觉不对!意志之下,没什么存在方式是可以免疫的!
肚腹被拉出一条深可见骨的大豁口,流出的不是鲜血,而是能量!
对三足来说,他这样的存在方式就没有所谓的罩门要害之地,每一次受伤就是一次能量丧失的过程,直到最后能量全失,回归仙灵本质。
秦简 小说
所以,伤害并不影响它,只是它这个鸟兽能量体比方才弱了那么一分!
剑修长剑上的剑道意志无坚不摧!对它来说,在它上百万年的仙界经历中都是头一次遇见,是个新课题!
然而,它却没有太多的办法,因为这不是它的本体!
它能做的,就是在身体能量被放光之前,先把剑修做掉!
在这样的形势判断下,战斗一开始就变得极其惨烈!三足不畏死不畏伤的舍命攻击显得气势十足,但在剑修出神入化的剑技下,这样的战斗就显得太过惨烈!
从战斗中摸爬滚打了数千年的半仙意识,和在安逸中渡过了上百万年的仙人意识,当把他们的力量都限制在了凡间水平后,差距不容置疑。
三足的身体确实不是凡间力量所能伤害,但这不包括剑道意志的精神力量!
尴尬的表现让三足突然意识到,也许将臣之所以把它推給剑修,可能并不是因为什么在仙庭和剑仙的默契,而就仅仅是根本打不过?
……和娄小乙这一边的局势相比,马头明王这一边正好相反,他是使用的佛门体功一脉的能力,不是他在这方面有多擅长,而是既然找了个凡驱又身在凡间,他除了体功外也没什么可以倚仗的?
都市最強修仙 白菜湯
總裁在下
单以体功而论,就算在仙界也很少能找到能和仙僵相媲美的道统!这一上手,立刻长脸马头被揍成圆脸猪头。
将臣是越打越痛快,他则是越打越糟心,哪怕他的拳脚仍然能对将臣造成伤害,却不足以致命;但他这具身体的耐受力可就差得太远!
更让他难堪的是,之前信誓旦旦的保证稍后会去帮助剑修,现在又怎么张嘴要求剑修来帮他?
他们四个,其中来自仙庭的三个都是死不了的!哪怕身体被毁,肉身消亡,但那点仙灵无忧,就只有半仙剑修会在这里真的死亡!
马头明王心思电转,照这样打,他还能坚持数刻,是有希望坚持到麻仙草成精的,但真的这么做,佛门能得到多少好处?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战斗,是利益的切分。
对一个仙人灵魂来说,一瞬间他就把这场战斗的得失在心中衡量了一遍,并做出了自己的结论!
仙草成精,他们挡住了一尸一鸟的攻击,因果大头是剑修的,麻仙草未必会对在其中打酱油的佛门能留下什么好印象!帮忙来得晚不说,还本事不济帮不到?
仙草成精失败,三清得偿所愿,佛门什么也没落下!
算来算去,另外三方的所得好像都比佛门来得多?成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这是马头不能容忍的!
因为另外三方都不是佛门的朋友,都有多多少少的龌龊!三清道家为重,剑脉次之,仙僵最轻!
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们都不舒服?
马头明王做出了一个决定!如果他速败被杀,仙灵被迫脱离锦绣呢?
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这本来就是他下界中转的一站,无论成败他总是要走的,为什么不走得更痛快些?让剑修独自面对一尸一鸟会发生什么?
多半剑修会被杀,然后三清阴谋得手,麻仙草被吞,最后由三清来承受麻仙草那些隐藏朋友们的报复!而佛门在其中就是一个努力帮助仙草最后无功而返的角色?
这样做,三清会承担仙草之殇的因果,嚣张的剑修也受到了惩罚,嗯,搞不好那一尸一鸟之间还会爆发内部冲突,来个黑吃黑?
马头明王计较已定,遂不犹豫,做愤怒金刚状,和将臣硬拼起来!
这正合将臣之意,巨斧抡起,数个回合过后,巨斧横斩,把马头明王斩成两断!
血雨喷洒中,马头明王的仙灵飘出,在岁末夜空中游荡,等待大道崩溃,就有了离开这里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