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嚯?”
和平八郎气势汹汹的登场不同,黑崎则是在原地安稳地调整着呼吸。先前那番打斗令他也消耗不少力气,但缠绕周身的斗气却依旧徐徐升腾着。
平八郎的大棒在岩台上拖出火花,而则黑崎静静瞥着平八郎走近。都打到这份上了双方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踏近某距离时平八郎稍稍停下,把大棒甩起来扛到肩上。
“九鬼组,九鬼平八郎,参上。”
“示现流,黑崎长秀,参上。”
两方豪杰的低吼震颤着空气,战阵外的九鬼众脸上纷纷浮现出颤栗的因子。
低吼声中平八郎先一步踏进,借着攻击距离的优势,抢先抡起大棒朝着黑崎兜头砸下。
铜皮凸角的大棒在空中扯出令人背脊发凉的尖啸,黑崎当然也没法直撄其锋,反射般的向右闪避。
大棒几乎擦着黑崎衣服轰落地面,那沉重冲击令岩盘碎裂,肉眼可见的震波掀翻了周围草甸,也让本打算施以反击的黑崎失了平衡。
抓住那半拍不到的空隙里,一击落空的平八郎直接横身斜撞了过来。这般变招出乎黑崎的预料,而双方体重上的莫大差距让他被瞬间撞飞了出去。
被撞飞的黑崎趁着拉开距离的功夫,挥手射出三枚梭镖。
三枚梭镖排成品字射向目标,而平八郎却如灰熊般咆哮着,居然绷紧肌肉,不闪不避地硬扛下射过来的梭镖!
梭镖深深扎进平八郎的胳膊,鲜血飞溅中后者往前猛冲,再度抡起大棒朝黑崎横挥了过去。
裹挟着杀意的大棒朝黑崎拦腰砸来,若被砸中的话恐怕会整个人都会折成两段。那瞬间死神的镰刀几乎贴到黑崎脖子,但随即却被弹飞出去。
只见黑崎迎着挥来的大棒,以近乎平仰的动作朝后仰倒,大棒的凸齿几乎撕开了黑崎衬衣,但终究还是带着怒吼挥空。
再度落空的平八郎发出懊丧怒吼,越过死线的黑崎则像弹簧般猛跳起来,眨眼间欺到平八郎身前。这时平八郎因大棒挥空而门户大开,黑崎的短棍狠狠戳到他的身上。
电光闪耀中,八平郎发出吃痛哀号,但次瞬间却咬紧牙关,仰头朝黑崎放出一记头槌!
平八郎的凶蛮大棒令对手闻风丧胆,然而这记足以粉碎岩盘的头槌才是他隐藏的杀手锏。就连黑崎也没料到对方在这种态势下还能反击,结果只能咬牙硬顶了上去。
两人头槌相撞,咚的钝响重重敲在众人耳膜上。
那瞬间众人甚至感到脚下地面在摇晃,但却无法从头槌硬怼的两豪杰处移开步光。
可以看到殷红鲜血从黑崎的额前流下,然而半拍后徐徐往旁仰倒的,却是身躯魁梧的巨汉。平八郎两眼翻白地仰倒在地,而黑崎虽然也在原地摇摇晃晃,但终究还是没倒下——
就常识来看,胜负己然揭晓,观战的九鬼喽啰们脸上纷纷浮现出强烈动摇的神情。当黑崎稍迟半步朝他们望过来时,那股动摇即刻化为惶恐,几乎本能般的往后退去,有的甚至还丢掉了兵器。
“当心!”
黑崎松了口气,而和马的怒叫突然响起。
警兆袭来的瞬间黑崎便往旁跳闪,同时举起短棍格挡——这下意识的举动救了他的命。
次瞬间从旁边砸来的大棒有着先前无法比拟的力道跟速度,承受冲击的短棍直接凹陷变形,而黑崎则在那股暴力下整个人向左边飞了出去。
“什……”
砸飞瞬间黑崎看到施暴者的身影。
是理应已被他打到的九鬼平八郎。
啊啊 我的就職女神
和马也看到了。
“我草,你是机器人吗?”和马忍不住问,上一个这么能打的日本人,他印象中还是《精武门》中陈真最后的敌人藤田刚。
当然和马以前也见过一些很命硬的敌人,然而他们要么不是日本人,要么是被KGB改造过的日本人。
被KGB改造过那当然不一样了,毕竟那可是KGB啊。
只见被打倒的九鬼平八郎仿佛高达一样站立在大地之上,那场面还挺震撼的。
不仅如此,他身上肌肉还比原先更膨胀了一号,手脚肌肤转为黝黑,神情亦变得格外狰狞,甚至两边额前还有角状凸起,形成凶神恶煞的鬼神模样。
另外不知是否错觉,黑骑似乎隐隐看见平八郎身上有黑气升腾?
什么鬼!?
黑崎看了眼和马,确信和马也看得到,于是陷入了错愕。
在平八郎的狂暴打击下他足足向后飞出七八米才落地,落地后黑崎依着惯性在地上翻滚两周后站直,然而两臂传来的麻痹跟剧痛让他几乎握不住武器——事实上,那根承受冲击的短棍此刻也己弯成新月状,弯折处电花乱弹,俨然己不堪使用。
那边响起震耳欲聋的吼声。浑身散发凶暴气焰的平八郎仰头嚎叫,在那凄厉嚎叫中己然感觉不到任何理性的情绪,更多是莫名其妙却极其强烈的憎怨,就连附近九鬼喽啰们都为之惊惶。
嚎叫着的平八郎把混浑视线移到最近的黑崎处,反手抡起大棒,杀气腾腾地朝着他走来。
黑崎咬牙摆了迎击架势,然而大踏步的平八郎却冷不防停下来。
停下来的平八郎,警惕般的瞥着那突然踏进他跟黑崎间的身影。
那人并未拔剑,只是站在那里,淡淡地瞥着他,但在平八郎稀薄的意识中却莫明涌出了近乎胆怯的情绪。平八郎就像要推翻这股情绪般发出吼叫,但其威吓却半点也没法让对方动摇。
“还好吧?黑崎君。”挡在两者间的和马,稍稍瞥向黑崎。
“咳咳,抱歉,让您看到丑态了……”黑崎咳嗽着,看来重整旗鼓还需要相当时间。
“别在意,接下来交给我吧,你在旁帮我掠阵就好。”
“请务必小心,那家伙非同寻常。”
“放心,我跟类似的玩意儿打过交道。我和他们可是很熟的,非常熟。”和马微微一笑,目光移到那边低吼着的平八郎身上。
和马所说的“类似玩意儿”,指的是常黯湖边遭遇的鬼人甲佐。
甲佐正章原本只是利用洗脑术非法谋利的文弱书生,但在常黯湖边却被福址科技当成实验品,在注射超级血清后变成狂暴鬼人,和马跟晴琉花了相当气力才把他解决掉——此刻平八郎给和马的感觉就跟那时的鬼人甲佐别无二致,估计也是福址科技跟神秘侧联手搞出的变态产物。
和马瞥向平八郎头顶,见着原先黑气缠绕的模糊鬼字此刻己转为清晰,由黑气凝成的“化鬼”两字在其头顶散放着幽光。化身鬼人的平八郎低吼着,露出闻所未闻的凶暴模样。
然而和马看着咄咄威吓的平八郎,心情却不可思议的平静,甚至还生出一股螳臂当车般的奇妙优越感。
那没来由的优越感,就像雄狮对上鬣狗时自然确信着己方的优势,是有如血脉压制般的本能天赋。
而且这股优越感还并非只是和马独自的感觉,作为证据的是,跟他对峙的平八郎尽管咆哮连连,但却始终未敢朝他袭来。
“什么情况?”
和马疑惑着。在平八郎初登场时还没这样明显的感觉,在他化身鬼人后便顿时生出如许感触。
和马注目着平八郎头顶的化鬼词条,怀疑是否跟词条有关,而心中则俄然涌起高扬的斗志。
不需要理由便确信自己位居优势,莫明其妙便相信自己稳操胜券,这般的奇妙感觉和马还是头一次出现。并未去思考其中缘由,和马放纵那股高扬的斗志,这时候他耳中突然听到一微弱的铮鸣。
和马低头望去,见着正宗不知何时从刀鞘中弹了出来。
和马伸手按着刀柄,总觉得正宗的鸣响比以往来得更加清越。和马于是把注意力集中到耳朵上,仔细倾听着正宗的刀鸣,不知不觉中世界徐徐安静下来。
觉得新鲜的和马干脆闭上眼睛,把有感知都收束到手里的正宗身上。没过多久,终于连刀鸣声亦消散无踪,世界彻底静了下来。
和马睁开眼睛,然后不禁大吃一惊。
“什么?”
只见远处的平八郎不知道冲到他前方两三步的位置,身上鬼气缠绕,神情狰狞地挥下大棒。此刻那铜牙大棒离和马的前额仅有一拳不到的距离,但却宛如静止般的悬在空中。
静止不只是平八郎跟大棒,和马略略转头朝旁边望去,看到几粒被踢飞的土块有如被施魔法般的浮在半空。
土块后面不远是黑崎长秀焦急的脸。只见他正压低身子摆出冲刺般的姿态,而且相比起周围宛如静止的空间来,和马在他手脚上还看到缓慢移动的痕迹。
和马微微一笑,从腰间拔出正宗。相比起平时来,这番动作让他耗费了更多的气力。因此和马也没有再浪费气力,瞄准平八郎身上黑气淤积的丹田位置,放出了一记牙突。
从平八郎的大棒挥空到和马在其背后闪现、收刀入鞘,只是一瞬间的功夫。
被牙突贯穿的平八郎,带着满脸难置的神情望过来,似乎想说点什么,但终究还是向后缓缓倒地。倒地后的平八郎浑身抽搐着,周围肌肉像是漏气般的快速萎缩,原本威猛的壮汉眨眼间就变只剩下喘息的力气。
“警、警部补?”
原本冲来救驾的黑崎好不容易刹住脚步,却也不禁为眼前光景而呆然。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感受着身体涌出的莫名虚弱感,和马摆了摆手。
“不过,等回道场再说。”
和马此时的表情,仿佛进入贤者时间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