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黑白少司命对视了一眼,随后有些奇怪的看着洛言,姐姐白犹豫了一下,点头应道:“自然可以,催生寻常谷物算不得什么难事,木部大半弟子皆可以做到。”
修仙的人就是不一样,都能催生谷物了,如此看来,道家十有八九也有这个能耐。
他來自地府
当然,也有可能根本不吃,吞吐天地精气即可。
比如原著之中的晓梦,八岁闭关,再出关已经是十年以后的事情了,这十年里有没有吃喝拉撒很难说。
论天赋,晓梦当属秦时天花板,八岁就干趴了赤松子,离谱至极。
道家的事情暂且不谈,阴阳家木部洛言决定要了,单单这个催生谷物的能耐对于洛言就帮助很大,木薯本就容易栽种,生长速度极快,若是再配合阴阳家这不讲道理的木属性的阴阳术法,完全可以挑战逆季节生长。
甚至培育几年,适当加一点嫁接的技术,培养出无毒无害的木薯也不是没可能。
阴阳家的人才不是一般的多。
洛言此刻心中轻叹了一声,不过他也知道,让阴阳家木部所有弟子帮他催生木薯这种事情不现实,不由得询问道:“不知这催生谷物生长的术法寻常之人是否能修炼?”
“……不可,阴阳术法非天赋契合者不可修炼,会有反噬的凶险,哪怕是最简单的化生之术也需要一定的阴阳修为作为基础,除非不顾凶险,以自生生机为代价释放。”
少司命黑看着洛言,声音质感微冷,缓缓说道。
阴阳术法本就是剑走偏锋的修炼方式,很多术法极为霸道,功效自然更强,天赋高者可以豁免部分代价,天赋不够的人,那就用命氪!
命硬多活几年,命不硬,非死即残。
换句话说,阴阳家的术法其实不讲究天赋,是个人都可以修,只是容易把人修死。
洛言心中一定,至于凶险,在他看来根本不是问题,只要可以就行,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人,胡人那数万俘虏修完路要吃饭,这本身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让他们自己催生,自己吃,起步完美?
堪比永动机!
如此一来,秦国再也不用担心俘虏的问题了,胡人那边有多少就收多少,都是宝藏男孩。
“夫君要做什么?”
焱妃开口了,美目透着几分疑惑。
洛言轻笑道:“秦国俘虏太多,粮食供应是个大问题,若是可以用阴阳术法解决。”
“数量太多,木部的弟子不可能办到。”
黑看着洛言,直接拒绝,木部核心弟子不过数十,其中能熟练掌控化生之术的也不过十数人,她们岂能成为催化谷物的工具人。
身为阴阳家的弟子,追求的乃是天人极限,而非吃喝拉撒。
在阴阳家,她们也只是将此法当做修炼的过程,而不是必须的工作。
万古之王 小说
洛言的要求她岂能答应。
“所以我希望木部能简化这化生之术,只要可以催熟谷物即可,就算以自身生机为代价也无妨。”
洛言轻声说道,他手中了不缺工具人。
“普通人若是强行修炼施展,寿命会大大减少,甚至有可能不足十年。”
少司命白提醒道。
这还是她比较委婉的说法,要是经常施展,三五年都有可能活不到。
那真是太棒了,那些胡人俘虏不死还等着秦国给他们养老吗?
秦国只需要青壮年!
洛言心很冷的想到,死道友不死贫道,不死他们,自己人就得死,对比之下,自然是请他们去死了,这年头本就是“吃人”的年头,想要不被人吃,除了自身要强,还得有“吃人”的觉悟。
洛言点了点头,轻声的说道:“如此便可,此事还需要麻烦二位。”
黑白少司命对视了一眼,没有再拒绝。
进屋喝茶又聊了一会儿,洛言才带着焱妃起身离去,至于未来的三无少司命,他也看到了,一个软萌且可爱的紫发小萝莉。
她有点不合群,只是静静的修炼阴阳术,似乎眼中只有这个。
手花玩的很好看~
小萝莉一本正经的结印,你就说有没有趣吧。
洛言想了想,没有靠近打扰,至少目前看来,不需要改变她的命运轨迹,不逼一把,怎么能将黑白少司命变成自己人,这木属性的阴阳术法,洛言先前没想到它的其他用处,如今知道了,岂能放过。
都是极品人才!
少司命的家不该是阴阳家才对,秦国才是阴阳家弟子贡献未来的地方。
不得不说,诸子百家的人才都很多,可惜走错了方向。
……
“夫君很在意那个孩子?”
走出木部的宫阙,焱妃便是开口询问道。
洛言神秘的一笑,说道:“我有预感,她未来会成为阴阳家新的少司命,这是她的命运。”
“夫君何时学会了此道。”
焱妃眼中有些异色,看着洛言,追问道,这门技艺除了东皇太一擅长之外,便唯有月神略有涉及。
装逼装过了……洛言连忙纠正,笑道:“说笑而已,我只是想让黑白少司命成为我的人,阴阳家挑选少司命的时候,为了让下一任少司命领悟生死的意境,都会要求下一任杀了前一任。
这是一个机会。
至于那个孩子,她和我一个朋友有关系。”
神農小醫仙 絕世凌塵
说的半真半假,不过洛言笃定焱妃不会继续询问下去。
焱妃的反应并没有超出洛言的所料,点了点头,便是将话题扯到了木部术法上面,提醒洛言此法的危险,让洛言不要擅自修炼。
洛言自是点头应道,他暂时对于其他五行术法没兴趣,比起按部就班的修炼,他更喜欢弯道超车。
因为真的快!
就在洛言打算过几日回归的时候。
大司命和红莲心情有些不美丽,前者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后者觉得自己被耍了……
。。。。。。。。。。。。
韩国,新郑。
韩非乘坐马车,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城池,心中有些微凉,眼神更是复杂,最终按耐下了所有,进了王宫,面见自己的父王。
比起前年,韩王安的体型更胖了,似乎彻底沉迷于酒色奢靡之中,欲罢不能,就连和韩非说话,也少了几分以往的清明,似乎彻底迷糊了,只是不只是真傻还是装傻。
韩非也并未多说,便是见到了自己的五哥,新的韩国太子韩立。
他的性格一直都很苟,从来不参与权力争斗,只喜欢研究古籍,往日里与韩非等人也接触不多,最多年关聚餐见上一面,便再也见不到了,也因此,他被卫庄选中,成为了韩国的太子。
当然,也只是名义上的太子,算是卫庄扶持起来的傀儡。
对此,韩立也很清楚,但他没有拒绝的权力,卫庄的鲨齿过于锋利血腥,四哥一家被屠足够杀鸡儆猴。
韩非找到他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平静的说道:“告诉卫庄,我回来了,今晚,我在老地方等他。”
说完,韩非便打算离去。
韩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九弟,我不想成为太子。”
不过四五年的时间,韩国连续死了两任太子,还都是满门被杀,韩立这种苟道老手岂能无动于衷,他只想静静的看个书,他能有什么错,老实人就该被选中吗?
韩立虽然不管事,甚至懒得人际交流,但他也知道韩非和卫庄交好的消息。
此番自然希望韩非能帮自己说说话,让他摆脱傀儡的生涯。
韩非微微一愣,旋即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抱歉了,五哥,我会劝说卫庄的。”
“谢谢。”
韩立眼中浮现出一抹感激,有些拘谨的看着韩非,道。
他的性格还有点内向。
……
……
曾经的紫兰轩已经不在了,如今的卫庄活动在姬无夜的府邸之中,至于里面被任免的韩国大将军,在他的鲨齿面前,软弱不堪,屠杀了韩宇整个府邸,让卫庄也算是凶名赫赫。
这年头,除了有本事的人,其余人,哪有不怕卫庄这种不法分子的。
何况,韩国的国力已经没有了,一切都成了摆设,要不是秦国帮忙看看场子,估计整个国家都得乱起来。
“刷!”
神武 天尊 小說 蕭 晨
一道白影闪烁而过,随后犹如羽毛一般缓缓飘落,脚尖点地,极为潇洒,略显冷傲的眸子看了一眼坐在大将军之位上的卫庄,开口道:“韩非回来了。”
卫庄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眉头紧锁,瞳孔之中似有什么浮动,最后化作平静和冷漠。
“他应该是回来找你的。”
白凤看着卫庄,淡淡的说道,他对于卫庄和韩非的过去有些了解,自然知道两人的交情。
只是如今的卫庄早就不是曾经的那个卫庄了,从他屠了整个韩宇府邸开始,他就不再是流沙的卫庄。
“韩非?韩国的九公子?需要我去杀了他吗?”
一名脸带半截绿眼面具的精装男子缓缓起身,浑身杀意腾腾,冰冷的目光看了一眼高坐的上的卫庄,询问道,同时身旁两只匍匐的恶狼缓缓起身,龇牙咧嘴,哈喇子滑落,凶相毕露。
此人前身乃是一名韩国将领,为韩王安效命,可惜韩王安太过软弱,狼岂会崇拜弱者。
现在的他是逆流沙的苍狼王。
“这是我的事。”
卫庄冷漠开口,声音沙哑低沉却又蕴含磁性,很有魅力,垂落的灰色长发更是增添了几分死寂和冷漠,代表了他的孤独。
苍狼王闻言,摇了摇头,缓缓坐下,没有再开口,继续对着一盘生肉较起了劲。
没错,他喜欢吃带血的生肉,是个狼人!
軍人少女
“他的血好喝吗?”
倒悬在横梁上的隐蝠睁开了血色的双眸,似乎又到了进食的时间,有些邪异嗜血的说道,怪异的声调不像是人类发出的,更像是一种怪物,令人心情烦躁。
卫庄冷漠的看了过去,平静的说道:“这是最后一次,我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
隐蝠目光闪烁了一下,嗜血的目光缓缓隐去,随后身形一闪,宛如一直大黑耗子,顺着横梁向着殿外掠取,他需要嗜血来压抑内心的躁动,至于惹毛卫庄,他没这个胆量。
因为卫庄的剑太快太霸道!
“他现在在哪?”
卫庄看向了白凤,询问道。
“刚进入王宫,去见了韩王,估计也见到了韩立,不出意外,韩立应该会带回他的消息。”
白凤双手抱胸,淡淡的说道,有了几分未来白凤的架势。
卫庄沉默了,因为他知道韩立会来说些什么,而他也知道该去哪里见他,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个时候,卫庄还未曾拜入鬼谷之中,韩非也未曾前往儒家学习。
一转眼,已经是十年的光景了。
卫庄一言不发,执剑缓缓起身,旋即向着殿外走去,临走前,冷漠的吩咐道:“看好韩立,不要让他动其他心思。”
“我会一直盯着他。”
苍狼王应道。
至于白凤,则是目送卫庄的离去,看着他的背影,他很好奇卫庄能和韩非说些什么,但他不敢跟过去偷听,因为十步以内,他挡不住卫庄暴起的剑。
不过这是暂时的,白凤有信心,超过卫庄出剑的速度。
只要他够快,卫庄的剑就跟不上他的速度。
不知墨鸦看到此刻的白凤会作何感想。
待卫庄离去。
白凤的目光看向了苍狼王,尤其是看着他撕咬带血的生肉,眼中更是有着几分嫌弃,皱眉说道:“管好你的狗,不要让它们碰到我的鸟。”
最近他对养鸟很有心得,可惜苍狼王养的恶狼很烦人,喜欢追逐猎物。
苍狼王似乎也觉得这样能训练狼的速度,更有利于培养。
“你是瞎子吗?这是狼!”
苍狼王手中动作一顿,抬起头,那带着绿色宝石的面具散发着幽芒,冷冷的对着白凤,低声的说道。
随着他的发怒,身旁两只恶狼龇牙咧嘴的看了过去。
“有区别吗?你若是管不好这两只畜生,我不介意给我的鸟加个餐。”
白凤冷傲的说道。
因为他的速度远比苍狼王要快,比他慢的人没资格平视他,只能站在地面仰望。
苍狼王眯了眯眼睛,死死的看着白凤。
“刷~”
隐蝠不知何时回来了,嘴角还有鲜血滑落,他有些期待的看着两人,怂恿道:“你们不妨趁着卫庄大人不在,交手一次,我也很想知道你们身体中的血是什么味道,是否更加甘甜~”
白凤皱眉,旋即嫌弃的身形一闪离去了,他觉得卫庄招揽的都是怪物,怪恶心的。
苍狼王冷漠的扫了一眼隐蝠,不屑的坐下吃肉。
比起白凤这个小白脸,他更看不上一个吸血的怪物!
完美的三角鄙视链!
此刻,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黑袍身影弱弱的不说话,毫无存在感……
PS:迟了点,赶上了,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