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是夜。
城内刮起了一阵大风。
肖舜之前跟杜老遭受的外伤已经在强悍体质的调理下,彻底恢复如初。
此时,众人正在屋子里吃着东西。
木婉儿自从去给哥哥上香回来后,就变得有些沉默寡言,只顾着扒拉着碗里的饭,整个人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众人都知道她是怎么回事,所以都没有开口进行安慰。
一顿饭,就在大家伙沉默中结束了。
与此同时。
肖舜和杜老之间的一战,彻底传开了。
天仙级别的战斗,瞬间点燃了雍城修界。
众人都对此议论纷纷,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就连一些大佬,也开始在暗中调查这里面的因由。
然而,作为始作俑者的肖舜,眼下却将自己的关在屋子里面,认真的参悟着擎天刀决。
闭着眼睛感悟了一番后,肖舜突然来了兴趣,径直去了儿子肖思瞬的房间。
由于之前肖舜的一番交谈,肖思瞬此时正在屋子提升自己的医术水平,看他那满脸痛苦的样子,应该是进展不大。
鳳謀:嫡女毒妃
看着站在大门口的肖舜,他疑惑道:“父亲,你怎么来了?”
肖舜勾了勾嘴角:“闲来无事,我打算考考你的身手!”
闻言,肖思瞬只感觉自己的头瞬间大了几圈,刚才研究医理就已经让他头昏脑涨了,要是在和老爹来上两手,他绝对又是被收拾的哪一个,让一个地仙修者去跟天仙的打,那不是闹着玩么。
念及于此,他苦着脸道:“爸,我能不能不去啊?”
肖舜戏谑不已的看了儿子一眼,随即反问道:“你觉得呢?”
得了,这顿打怕是躲不掉了!
无奈之下,肖思瞬换了套练功服,接着随通肖舜离开房间。
父子两人轻车熟路的来到后院,突然发现怪人居然也在这里。
对于他们的出现,怪人也显得有些诧异。
“你们怎么来了?”
肖舜笑道:“偶有心得,所以便想跟思瞬验证一下!”
这父子两人也正是够奇葩的,大晚上居然也要比试比试。
心中腹诽一番,怪人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我倒要好好看看!”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眼眸之中精芒闪烁。
其实一直以来,怪人都觉得自己有几分看不透肖舜,觉得后者一定还有许许多多的底牌没有在自己面前暴露。
于是,他便打算留下来,好好观察一下!
对此,肖舜没有任何的意见,反正这里不过是秘境空间而已,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人能够看出自己的虚实。
另一边,肖思瞬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一动不动的看向站在墙角的怪人,笑道:“前辈,不如你跟父亲来一场吧,在你们这等大能面前,小子又如何敢班门弄斧!”
怪人摇了摇头:“按照你父亲的性格,势必不会用境界压制,所以你小子倒也无需担忧什么!”
他虽然跟肖舜接触的时间并不算场,却也知道对方的为人。
肖思瞬好不容易找来一个救兵,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接着道:“话虽如此,但父亲毕竟经验比我高多了,哪怕压制修为,我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因为修者战斗经验参差不齐,所以即便是同阶一战,实力上也会有强弱之分。
肖思瞬这些年来经历的事情不能说少,可是跟肖舜一比较,那就差的太远了。
怪人平日里寡言少语,但他的智商并不低,那里会不知道眼前这小子想推自己出来挡灾。
他还想着看看肖舜两父子之间的精彩大战,此时并没有要亲自参与其中的意思,于是出言宽慰道。
“你不可妄自菲薄,其实在我眼里,你的修炼天赋甚至还在乃父之上,相信只要给予一定的时间,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年轻人不要惧怕失败,因为只有失败才会让你更深刻的体会到自己的不足,从而奋起直追!”
听罢,肖舜鼓掌称赞:“说的好!”
怪的人,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许多经历。
说起来,肖舜这一生很少经历失败,不管是从地球亦或者是后来的混元大陆,他多走到顺风顺水,以至于后来被顾白衣抓住机会将妻儿抓走。
每当夜阑人静时,他都会在想,若是自己所经历的波折困难在多上一些,当初或许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顾白衣!
事已至此,肖舜在如何挥手前尘往事,也无法改变任何的事情,所以他唯有一再跟自己强调,今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手,他都会将可能的灾祸覆灭在源头。
这时,肖思瞬欲哭无泪道:“爸,你等会可要留手啊!”
肖舜不置可否道:“你的刀呢?”
肖思瞬心不甘情不愿的将武器从储物袋那取了出来,紧紧的攥在手里。
他从小就从杨天才和宋灵儿说父亲的风光事迹,哪怕现在已经是个半大小子,却依旧对肖舜充满敬畏。
因此,每次只要跟老爹交手,他气势就先弱了三分。
怪人见状,开口提醒道:“小子,战场无父子,你这未战先衰可不是好兆头。”
肖思瞬翻了翻白眼,心想对面站着的那个可是我老子,我特么气势能上来那才怪了呢!
老子大儿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儿子打老子,这特么就说不过去了!
念及于此,肖思瞬狠狠的瞪了怪人一眼,觉得对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另一边,肖舜见儿子已经亮出了武器,他的神情也是变得严肃了起来,探手朝着虚空一握。
紧接着,空气瞬间坍缩,在他手中形成了一柄长刀。
长刀浮现后,一缕森然刀意席卷全场!
这一幕,看的怪人眸子猛地一缩。
如此磅礴的刀意,即便是刀道宗师都不一定拥有!
正当怪人心下骇然之际,肖舜淡淡开口。
“思瞬,你我对攻三刀!”
听到这里,肖思瞬不禁暗自庆幸了起来。
三刀而已,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吐出一口浊气,肖思瞬点头道:“行,爸你先出手吧,免得人家说我不懂尊老爱幼。”
这小子……
肖舜被儿子的话弄得有些忍俊不禁,真要照他刚才所言说言,那自己这当爹的,岂不是不懂尊老爱幼了?
网游之擎天之盾 谷青天
小屁娃,该打屁股了!
旋即,肖舜眸光一凝,手持长刀大喝一声。
“刀出如龙!”
话音刚落,一缕白光从其手中迸射而出。
“嗡!”
不世刀意化现,扫荡轮转之间!
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刀意,肖思瞬只感觉自己犹如狂风骤雨中的一叶孤舟,身随汹涌波澜起伏不定。
“爸,你不讲武德!”
肖思瞬哭丧着一张脸,随即效仿父亲,施展“刀出如龙”。
然而,由于对刀道感悟不足,他们两这一刀差距,可谓明显。
顷刻间,肖思瞬的刀意便淹没在了肖舜那无匹气势之中!
下一刻,凛然刀意奔袭而至,试图将肖思瞬摧毁。
千钧一发之际,此间刀意流转尽数消散虚空,一切重复清明。
“吧嗒!”
一滴冷汗,划过肖思瞬的鬓角,滴落在地。
方才差那么几毫米,他便会被那刀意轰的连残渣都不剩!
“你我以同样的实力施展一刀,彼此差距却如此明显,足以说明你对刀的感悟,还不过深刻!”
这时,肖舜略带严厉的话语传进了肖思瞬耳畔。
他们父亲那一刀交锋,根本就不是战斗经验的比拼,而是对于刀法领悟的碰撞。
君临九天 飞剑
由此可见,双方感悟相差之悬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