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武清港,还是那一副忙碌的景象,装载着各类物资的大小海船在引导船的指引下进出港内。一艘如山岳一般的巨舟,自海外驶来,带有一种无可匹敌的气势,破浪而来。
宽大的船身,耸峙的桅帆,飞扬的龙旗,毫无疑问,这就是专门为刘皇帝打造的龙舟了,这座庞然大物,几乎就是一座移动的宫殿。
龙舟过处,相形见绌,原本那些巨大的运输海船都显得那般渺小,而护卫的汉军舰船都是隔得远远地守护着。
这座海上宫殿的建造,刘皇帝是知道的,但这也是他头一次见到实物,并且,再度被震撼到了。
当然,为这艘龙舟,当初在朝中还是引起了一番争议的,因为造价太过昂贵,最优秀的设计人才,最熟练的工匠,以及最上乘的用料。
前前后后,财政司足足划拨了六百万贯钱用于对龙舟的建造,这还是在帝国体制中,各种人物力成本已经大大压缩了的情况下。
无用之物,靡费过甚,这是给龙舟贴的标签,不过,刘皇帝动了心思,想要建造一艘集中大汉造船技术精华的巨舰来。同时,这艘龙舟,隐约也是刘皇帝权威的一种体现,这是天子才能乘坐的舰船。
最初的计划,还是建造两艘,一艘给刘皇帝作为“龙宫”,一艘给皇后作为“凤殿”。不过,后来大符得知造价之昂贵靡费,主动进言不建“凤殿”,只是聪明的大符在刘皇帝心意已决的情况下没有似那些谏臣一般劝阻,以夫妻一体同乘龙舟为理由,建一艘就足够了。结果嘛,自然替朝廷省下了一大笔的费用。
即便如此,刘皇帝心里也是有些不痛快的,有人拿隐晦地拿隋炀帝建龙舟的事来比喻,这很令他不满,显然,很多人都以为刘皇帝是为了享受而铺张浪费。
虽然,就刘皇帝个人而言,他是为了继续推进大汉的造船技术……有点自我催眠的意思,事实上,如果只是为了推动大汉造船工艺的提升,何必那般奢侈靡费,并且,建出来,他这一辈子能乘坐几次,说到底,更多还是座奇观摆设。
真正见识到成果时,刘皇帝心情还是不错的,壮丽重威,大概就是这种效果。甚至于,到武清后,只稍作休息巡视,便迫不及待地登船出海。
不过出海待了两日之后,即匆匆返航回港,无他原因,刘皇帝的兴奋劲儿过去了。一直以来,刘皇帝都是不那么喜欢坐船的,此前江河乘船泛舟,都有所顾虑,而况于乘龙舟破浪出海,这其中的风险,可是太大了。
码头上,宿卫严密侍立间,刘皇帝踩着梯板下船,落地之后,还忍不住在栈桥上跺了几脚,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让刘皇帝觉得舒服,安全感十足。
秦国公刘煦带着一干行在的文武在此迎驾,见到刘皇帝,一齐上前叩见。
“都免礼平身吧!”刘皇帝只是扬了扬手,算是回应。
回首,皇后大符也在侍的搀扶下登岸,刘皇帝则探出手,温柔地扶着她,关心道:“没事吧?可还安好?”
虽然龙舟破浪,如履平地,但终究在海上,心理与身体都有些压力。迎着刘皇帝关切的目光,大符略微发白的脸上流露出少许笑容,摇摇头应道:“无妨!”
刘煦一干人,见到平安返回的刘皇帝,神情明显放松不少,显然出海期间,他们可担忧着御驾的安危。
“有什么事,回行在再说!”见其状,刘皇帝吩咐道。
“是!”
而后,便与大符夫妻俩依偎着,朝码头上停驻着的銮驾走去。临走前,刘皇帝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看自己的“龙宫”,目光深邃,表情间闪过少许的异样。
“怎么了?”注意到刘皇帝有些异常的反应,大符轻声问道。
偏头看了大符一眼,刘皇帝微叹道:“大符,经此一行,我是真的有些后悔建如此一艘龙舟了!”
面对皇后脸上的诧异,刘皇帝以一种坦然的语气,缓缓说道:“实事求是地说,所造龙舟,既不能水战攻防,也不能转运粮械,只是为了满足我的虚荣心理!
何况,有过此次体验,今后只怕也不会再登之了,偌大一艘龙舟,大抵将成摆设,无用之物,倒让那些言官说准了!
我此前在宫中,提倡节俭,压缩花销,但那节约出的钱物,与此营造此舟的费用相比,又多出多少呢?
若当初以此船的建造费用,用以打造战舰、海船,用以支补军需,又能发挥出多大的实际作用呢……”
听刘皇帝这番言论,大符意外之余,欣慰之情也油然而生。靠在刘皇帝身上,含笑道:“你能有这样的体会与反思,却也不虚此行!臣工百姓们闻之,也会赞扬你圣明的!”
“刘煦!”刘皇帝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正色朝刘煦唤道。
“臣在!”刘煦赶忙应道。
“你拟一道制书,将此前因反对建造龙舟巨舰而受贬的官员,一律赦免,官复原职,另外,各赏赐些钱粮!”刘皇帝吩咐道。
“遵命!”
“走,回行在!”刘皇帝拉着皇后,脚步迈快了些,语气轻松道:“这海上生活,还是不适合我啊,太不安稳,还是路地上实在,至少无倾覆之危……”
大符与刘皇帝同行,余光扫着他的侧颊,如今的刘皇帝,确实不复当初的雄姿英发了,老态实在明显。
筆墨紙鍵 小說
但是,年纪越大,那几乎根植于骨子里的固执也越发明显了。夫妻多年,大符对于刘皇帝是十分熟悉了解的,对于刘皇帝脾性的变化,也是深有感触的。刚愎狂傲,难容人反对,这一点,让大符心中是有所忧虑的。
这些年来,哪怕在很多事情上,大符都有不同的见解,但很少去强行忤逆进言了,更多的还是顺着皇帝的脾气来。
很多事情,还得靠刘皇帝自己去总结看破,旁人想要劝住,是很难的。所幸,刘皇帝脾气再变,头脑还算是清楚的,也敢于认错更张,胸襟气度还在,没有一味地维护自己的颜面。
从龙舟之事来看,刘皇帝的表现,还是让人心安的,只不过,这份心安,不知能够持续多久。
“你想什么,为何心事重重的?”銮驾内,刘皇帝侧躺着,注意到皇后的表情。
看了刘皇帝一眼,大符迟疑了下,倾身上前,将他揽在怀中,给他轻轻地揉捏着太阳穴,问:“你可曾想过,如何处置那艘龙舟?”
闻此言,刘皇帝呼吸都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暗自揣摩了下此问的用意,悠悠道:“建都建了,总不至于再毁了吧!”
“你既不打算用他,即便停泊于港口码头,也需花费维护修缮……”大符说道。
沉吟了下,刘皇帝忽然问道:“大符,你是不是以为,我方才的反思之言,只是浮于表面,流于形式,止于口头?”
感受着刘皇帝有些生冷的语气,皇后手中的动作停了一下,而后继续给他拿捏着,平静地道:“不敢!”
銮驾内平静了下来,空气似乎都显得沉凝了几分,过了一会儿,仿佛要睡着了的刘皇帝开口了,语气轻快:“那就找些用途,将上边无用的装饰都拆除了,拿去运兵,运粮,甚至于改造一些做战船!”
“另外,朕再下一诏,今后永不造此龙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