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小說推薦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雪花轻飏的外门宗地,横亘天际的千双巨手碎裂。
一个“慢”字,让场中彻底无声。
这个男人目光一如既往温和甚至澄澈,坦荡得令旁观者都觉得不可思议。
所有弟子忍不住看向瑟瑟发抖的饕餮,不禁心神俱颤。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谷师兄,顷刻间就成了森然腐臭的白骨!
就这样死了?
他怎么敢的啊!
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他不怕谷师兄这一脉复仇么?
不怕陪葬么?
杀伐果决,太狠了!
在场弟子眼神完全变了,乡巴佬给他们的感觉宛如一头蛰伏的上古凶兽,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极其危险!
他静静屹立,就有令人不寒而栗的压迫感!
“宫主,此子公然违抗宗规!”
老妪面色狰狞,脸上皱纹交织缠绕,望去分外恐怖。
不仅是死了弟子,最重要是脸面!
亲眼目睹梁成的惨状,她却无法复仇,往后怎么在宗门立足?
又有谁再愿意拜入她这一脉?
话音刚落。
白袍视线掠过老妪,从容朝宗门深处施礼,平静道:
“重铸宗门荣光,在下义不容辞。”
嚯!
一石激起千层浪!
弟子们刚刚平复的情绪,再度震惊万分。
这般无知无畏的话语,从这个乡巴佬嘴里说出,竟像在陈述一件事实。
换做之前,谁不要站出来痛贬一番?可现在谁也不敢讥讽。
以解厄境初品,镇杀了一个半只脚迈入人仙的真传弟子啊!
何等的惊世骇俗?
这种天赋战力,放在东荒顶级势力,都会被抢破头!
冰雪琴宫能在一群矿奴中精准找到他,已经是气运眷顾了!
“重铸宗门荣光……”
不少老人目光恍惚,这句话太沉重了!
几十万年前,冰雪琴宫还是东荒的一流道统,占据最繁盛的宝地,可惜宗门青黄不接,不可避免衰落,如今只能偏居一隅。
此子能完成这个豪言壮志么?她们难以相信,但至少这种忠诚和傲骨,是值得大力宣传。
作为宗门的上位者,她们根本不会同情谷梁成,更不会谴责凶手。
谁栽培价值高,资源就倾泻给谁,这是各大势力心照不宣的事实。
何况乡巴佬背景清白,刚飞升仙界唯一接触的势力就是冰雪琴宫,反骨仔的可能性较低,就更值得悉心培养了。
宫主做得非常英明!
“拜入本尊门下。”
清悦的声音如珠玉落盘,带着缥缈不可琢磨的威严。
全场弟子、长老们皆垂首恭谨,眼底深处有浓郁的羡慕之色。
平步青霄!
在外门屁股都没坐热,就成了俯瞰十万弟子的真传,还是由宫主传道受业。
每个人都从这个俊美乡巴佬平静的目光中,看出了如火焰燃烧的野心!
野心勃勃!
这是一个朝气磅礴、誓要在天琴星域闯荡一番赫赫威名的乡巴佬!
再嫉妒也没办法,别人有这个天赋实力,真不知道在遗弃之界走了什么狗屎运……
“女师尊啊……”徐北望内心暗忖。
原本答应老大不接触女性,可眼下处境没办法。
冰雪琴宫唯我独尊的宫主发话,他要是刻意展现什么傲骨,那就是蹬鼻子上脸,纯粹的傻逼了。
届时在宗门再无立足之地。
于是乎,他恭敬开口:
“弟子荣幸之至。”
一朵清俗的莲花彩团飘来,徐北望轻轻踏了上去。
“铛!”
霎时。
雪山响起悠扬清澈的钟声,由远及近,晶状的雪花漫舞,一头头珍稀瑞兽头戴彩带,将整个山门点缀得极为璀璨。
檀香散发的仙香萦绕,一座座手持古琴的雕像屹立苍穹,玄妙的琴声将白袍笼罩,近似梵唱的吟语化作根根丝弦,勾动白袍身躯每一根骸骨。
“我等拜见徐师兄!”
“我等拜见徐师兄!”
浩浩荡荡的声音震颤寰宇,外门、内门弟子皆躬身。
尽管不情不愿,但乡巴佬成了真传弟子是既定事实!
徐北望情绪呈放松状态,由于吞噬了小世界道果,他清楚察觉到,宗门先祖雕像是在铭刻因果之力。
倘若背叛冰雪琴宫,体内仙力会有逆流之危,届时彻底沦为残废。
这庄严肃穆的收徒圣典才是正确打开方式,之前寒酸的入门仪式算什么玩意啊。
没错,他还记在心上,毕竟自修炼以来,从没有被这般轻视过。
雕塑光芒逐渐消散,瑞兽重归天际,白袍从容淡定屹立在莲团上。
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无比的高贵清华感。
诸多女修时不时美目顾盼,抛来含情脉脉的目光。
“徐师兄,以后请多指点。”
有曼妙的弟子鼓起勇气开口,隐晦地展现软如云絮、柔若无骨的身段。
特種兵 王
“还有我,希望有机会跟师兄一起执行任务。”
“师兄,你在遗弃之界肯定是战神级别的枭雄,师妹我是温室里的花朵,想私下学习战斗技巧呢。”
“师兄,你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我备好了酒听你说……”
顿时间,一片叽叽喳喳,周围馨香扑鼻,沁人心脾。
女弟子们红着脸自荐,想要跟耀眼炽热的徐师兄多多接触。
场中男弟子不由握紧了拳头,脸上的表情更是在这刻变得极为阴翳。
能够预料的是,往后这个乡巴佬将抢走全部风头!
该死的土包子都爬到他们头上了!
这时,徐北望风轻云淡的婉拒:
“感情是长生路的第一大忌。”
他轻轻一笑之间,有一种骨子里透出来的风华不彰自显。
随后在莲团的指引下,朝宗门深处而去。
热烈激动的女弟子们瞬间目露失落,通过这句话,徐师兄隐隐透露一个信息。
他是将情欲割裂的修士。
“太可惜了……”
有少女哀怨地跺脚,像这种修士,内心冷硬就跟一块石头一样,无论如何都无法攻破。
……
一座房舍飘荡在云层之中。
“弟子参见师尊。”
徐北望毕恭毕敬地施礼。
冰雪琴宫宫主——公仪初。
修为天仙巅峰。
正前方,一个女子广袖飘飘、长裙席地,胸腹处紧紧束拢,正中更有一朵百合花,五指山似的绽放开来,盈盈的向上托举着。
神骨仙姿,丝丝缕缕的金色焰火在发丝上跳跃。
“有能力有野心,本尊欣赏你。”
她步履轻盈,笑容恬淡而雍容。
看似随意的眸光却极为犀利,无形的威压倾泻而下。
公仪初。
徐北望故意显得拘谨,铿然有声道:
“弟子不甘屈居人下,唯有挺而走险,希冀获得长老的青睐,万万没想到竟有幸拜入宫主门下。”
这是真心话,宫主一脉才三个真传弟子,皆排名前三,最低的修为都是人仙中品。
“一开始你就知道自己会赢?”公仪初微微含笑。
徐北望没必要否认,点了点头。
“极限呢?”她笑意不减,难辨情绪。
徐北望斟酌片刻,为了将自己价值最大化,索性也不隐瞒:
“弟子能与人仙初品一战。”
公仪初眉心微动,颔首道:
“绝不能仰仗身份仗势欺人,倘若犯错,本尊将你驱逐门下。”
“弟子谨遵师命。”徐北望不假思索地做出保证。
“退下吧。”
说着,她放出一只彩翼蝴蝶。
徐北望尾随蝴蝶离开。
望着他消失的背影,公仪初笑声双靥,自语道:
“好苗子。”
不过在徐北望没有归属感之前,她是不会传授宗门顶尖道法,亦不会表现得多么亲近。
……
蝴蝶落在一处石磷磷藤蔓蔓的洞府之外,随后离开。
这就是真传弟子的待遇,拥有得天独厚的洞府。
雾气缭绕、仙气弥漫,神光喷薄,在这里修行,比外门好过百倍不止。
“残酷的仙界。”
徐北望感慨了一声,往后还得努力踏着别人尸骨上位。
洞府陈设很简陋,桌椅,一张玉床,一口灵池,几百颗仙晶,以及可供种植的沃良之地。
池中有各种珍稀的材料,数十万载的圣药、神材,灵液等等。
正在池子之外化作惊人的神性,汇聚到当中,光华极为绚烂。
徐北望坐下斟了一杯茶,陷入沉思之中。
说实话,他很失望。
查探了一下气运树,最高的就是师尊,也才八十三朵树叶亮起光芒。
全部都是普通气运。
再联想到天琴星域唯一进入问鼎榜的天骄,都已经是天仙巅峰,而冰雪琴宫最强大的也才天仙巅峰。
要知道,那个天骄排名九十七万开外去了!
“东荒太小了。”
徐北望轻叹一声。
并非他好高骛远,而是他必须进行掠夺气运,才能将己身修炼速度提升到恐怖夸张的程度。
很显然,在这个穷乡僻壤,机会非常少。
但他倒不是完全悲观,至少北冥神功修炼的速度不会减慢。
诛杀那个谷什么成,冥界空间多出了一缕元神。
徐北望将冥灯扔进了异域空间,这样就避免泄露气息。
大唐双龙传 小说
虽然一个解厄境巅峰转换出的冥气微乎其微,但日积月累,只要杀得人足够多就行。
“老大,我拜了一个女师尊。”
徐北望将玩偶取出来,盯着这张冷漠毫无生机的脸蛋。
“放心,我是绝对不会骑师蔑祖的……”
他连忙补充了一句。
“卑职现在没有自保能力,等修炼到人仙境界,就离开东荒……”
徐北望自言自语,盯着鲜嫩欲滴的红唇,他又有想法了。
虽然不会动,但肌肤触感还是挺柔软的,弥留的熟悉香味极具诱惑力。
变态就变态吧……
蹂躏了很久,徐北望才躺进池中,依靠如此浓郁的仙气,他准备闭关修炼。
将体内古神精华彻底吸收,估计修为会实现一次跃升。
当初在九州,尽管将其炼化了,但受限于环境,无法彻底转换成仙力。
如今,终于能安心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