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这块表,大致上还是相对完整的。
“你、你的?”毛人凤不可思议:“会不会认错了?相同的表多着呢。”
“我知道,但我不会弄错的。”孟绍原凝视着手里的这块表:“浪琴,我最喜欢的牌子。前年,浪琴在上海出了限量版,一共八十八块,在先施百货发售,每个购买手表的人,都需要先登记,而且有专业人员一对一的服务,我就让人帮我买了一块。
每块表的后面都有独特的编号,我的是‘039’,这块的编号就是‘039’。之前我回了重庆一趟,戴的就是这块表,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我当时还找了一阵,也没发现。虽然心疼,不过也没在意,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又见到它了。”
毛人凤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孟绍原的表居然出现在了爆炸现场?
这块表,很大可能是某个女特工携带的吧?
“这、这个。”
王南星拿着一支笔,都有些结巴了。
孟绍原看了眼,苦笑一声:“你的。”
“不、不,是我的,可,可,又不是我的了。”
王南星吓得脸都白了。
这是一支派克金笔。
笔身上还刻了一个“王”字。
这支金笔原来的主人是王南星。
孟绍原借过这支金笔签过字,一看是派克金笔,立刻财迷心窍,不顾王南星的抗议,放到自己腰包里去了。
后来,也不知道被他随手扔到了什么地方。
“和你没有关系,也是我的金笔。”孟绍原面色凝重。
他知道自己已经掉进了一个早就设计好的陷阱里。
还有一块玉佩。
被炸碎了。
可是,孟绍原发现,似乎也是自己的东西。
“这块玉佩,想办法还原一下。”孟绍原没有丝毫隐瞒:“看上面刻的是不是一匹马,如果是,那也是我的玉佩!”
“绍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毛人凤紧张的低声问道。
“我暂时还不知道,我的东西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孟绍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些:“不过,总有一个答案的。”
“有发现了,有发现了!”
就看到老腊肉灰头土脸的拿着一个厚厚的公文包过来了:“我们发现了一处暗柜,保护得很好,在里面找到了这个公文包。”
“孟处长,那里人少。”
王南星机灵,立刻指了一处地方。
太古劍尊 小說
“毛主任,和我一起打开看一下吧。”孟绍原很懂规矩。
毛人凤点了点头,和他一起来到了那处僻静的地方。
公文包被打开来。
里面全是文件。
看着看着,两个人的脸色开始发白。
军统局后勤名单,每天有多少人用餐,后勤处有几辆车子,最近半年的出车时间和频率。
大量的军统特工档案,许多都记载的非常详细。其中,甚至还找到了毛人凤的档案。
军统的密电码,一些电台的位置,其实还包括了一些潜伏电台。
而这几部潜伏电台,都是在工农党控制区域内的电台!
此外,还有一封信。
信上写的是:
“‘江南可采莲,鱼戏莲叶东’。”
落款是:
“苍鹏”!
“坏了,要出事!”孟绍原脸色骤然大变:“毛主任,立刻逮捕我。”
“什么?”毛人凤有些发懵:“绍原,虽然刚才有些证物和你有关,但并不代表这起案子就是你做的啊。”
“毛主任,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孟绍原这次是真的急了:“三个女特工是我杀的,爆炸是我安排的,快,逮捕我!”
来不及了。
一辆轿车和一辆卡车呼啸而来。
车子一停稳,卡上上荷枪实弹的士兵纷纷跳下,接着,从轿车里走出了一个人:
军法处副处长黄俊雄!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孟绍原苦笑一声:“本来由军统逮捕我,进行内部审查,我还能搞清楚这起案子,现在,没机会了。”
黄俊雄走了过来,面色阴沉:“孟处长,毛主任,这里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爆炸,正在调查。”毛人凤立刻说道:“孟绍原,跟我们回去一趟,接受调查吧。”
他也反应过来,孟绍原为什么那么急着要自己逮捕他了。
“毛主任,没有这个必要了。”黄俊雄一反昨晚的客气,冷冷说道:“我们接到情报,军统局行动处处长,孟绍原,和那边有牵连,制造特工失踪事件,企图转移重要情报。奉命逮捕!”
“黄处长。”毛人凤并不甘心:“孟绍原是我们的人,要查,也要从我们先查起。”
“是吗?”黄俊雄冷笑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手令:“军法处、中统、司法部内部调查处成立联合调查组,共同侦办此案。同时,由委员长侍从室侍三组组长陈善周担任联合调查组组长,毛主任,你还有什么意见啊?”
毛人凤接过手令仔细检查了一下,确认无误。
他把手令还给了黄俊雄,知道这事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了。
孟绍原却忽然变得坦然起来:“我一个小小的军统局处长,居然要三部门进行联合调查,也算是荣幸了。黄处长,我交代一些事情,几分钟,可以吗?”
黄俊雄迟疑了一下:“必须当着我的面,所有话我都要听到。”
“好,没问题。”孟绍原把王南星叫了过来:“你去告诉吴助理,家里不要乱,要配合,不许阴奉阳违,藏奸耍滑!”
“是,明白。”王南星担心的问道:“孟处长,我能做些什么吗?”
“什么都不要做,正常保证行动处运转。”孟绍原笑了笑。
“孟处长,说好了吧?”黄俊雄阴沉地说道:“说完了,就跟我们走吧。”
“黄处长,要戴手铐不?”孟绍原戏谑的问了一声。
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思说这话。
“可以,既然你有这个要求。”黄俊雄手一挥:“给孟处长戴上手铐,押走。”
“别介,我开玩笑的,我走。”
残酷总裁绝爱妻
黄俊雄也是服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居然还是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要知道,这将是决定他命运的时刻。
这件案子,大了。
而且不像之前,他可以从容脱身。
“备车,回去。赶紧!”
他们一走,毛人凤便焦虑的大声吼了起来:“我要立刻向戴先生汇报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