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在这个古代世界里,一直以来,张进都是十分孤独的,因为他是穿越者,他的一些想法和这个世界常常格格不入了,有时露出一点出格的想法来,就会被张秀才批评成奇谈怪论,离经叛道了。
所以,即使张进这辈子有疼他爱他的爹娘,有慈和可亲的长辈,也有亲如兄弟的发小,但他还是孤独的,那是一种不被理解的孤独,也是一种不敢放肆言论,只能自我压抑的孤独,这样的自我压抑已有十年之久了,他找不到一个思想共鸣的人,王嫣算是半个,但也只是半个了,她太青涩,想的也太浅薄,想法还是太幼稚了,还只是关于女子权益的那点事情,张进虽和她聊的来,但其实也只是附和的多,他的一些真实想法和王嫣却也是没法说的。
可是,听了蒋伦的一番话后,张进心里一阔,双眼就是大亮,他看着蒋伦,就像大旱久逢甘霖一般,心里的激动喜悦难以言说,他觉得这是一个能和他说的来的人,那种思想上的共鸣,让他激动难耐了起来,长久的压抑和孤独让他再也忍不住,想要放肆谈论一番。
他不去理会黄越对蒋伦的批判,当即就是插话笑问道:“哦?蒋兄高见!那依蒋兄高见,蒋兄要如何去填饱这天下挨饿受冻人的肚子呢?蒋兄觉得要如何做,才能够让天下人吃饱穿暖呢?”
其实,这个问题,张进心里是有答案的,因为前世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已经告诉他答案了,尤其是现代一两百年的科学发展成果,更是将答案呈现在他面前了。
古代中国历史上几千年的历史轮回告诉了他,《论语》是没法解决人的温饱问题的,《论语》只能做为一个人修养道德的指导,可以做为一种君子追求,它的想法或许是好的,但落实不了,就是空谈而已,世上真正能做到《论语》中的那些要求的人根本没几个了,就是个精神乌托邦而已,社会上提倡道德高尚,或许也是好的,可惜它是解决不了温饱的。
而想要解决最基本的温饱问题,那除了人少地多资源多以外,就只有大力发展科技了,尤其是农业科技,毕竟不管什么时代,吃饭永远是民生中最大的问题了,所以说古代重农抑商也是有它的道理的,重视农业就是为了解决最基本的温饱问题了,商业虽也有它的社会积极作用,但其实还是排在农业后面了。
张进看着蒋伦,眼里有着期待,想要看看蒋伦有何看法了,而对于这个古代世界要如何去满足天下人的衣食问题,张进自己自也是有所思考的了,就是不知道蒋伦是怎么想的,会和他所想的一样吗?
那蒋伦听问,就也是看向张进,思索了一会儿,他却是摇了摇头笑道:“这位兄台,你这问题却不该问我了,我自己都还挨饿受冻呢,更别说什么去让天下人都吃饱穿暖了!亚圣孟子有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现在就穷着呢,身上只有几个铜板,进了金陵城就是饿的饥肠辘辘了,也不敢买几个热乎乎的包子吃了,你说我这样的穷人哪里还管的了别人的温饱了?”
他这话一出,方志远、卫书都不由失笑一声,觉得这蒋伦这话说的有趣。
透視神瞳 重零開始
那黄越更是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少空放大言,诽谤圣贤了,多读一些圣贤书,多知道一些圣贤道理,看看书上圣贤们忍饥挨饿时是如何做的,岂不是更好?”
万古之王
张进懒得搭理这黄越,他觉得这黄越可能脑子有病,人家都饿肚子了,还让人家读圣贤书,这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张进又笑道:“蒋兄,谁说自己饿肚子就没有资格谈论天下人温饱的问题了?当初那些春秋战国的圣贤们,一个个可也不是什么王侯君主啊,他们可一个个都谈论着要如何治国理政呢,辩论的可也很是热闹了,就比如孔圣人提出了仁义礼仪,子墨子提出了非攻兼爱,法家提出了以法治国,还有阴阳家九州五行之说,道家的无为之治,农家的君民同耕,劝耕桑等等,圣贤们都不是君主王侯,他们能说,我们为何就不能说了?蒋兄,且放开言论,不必约束,我们也只是说说而已了,天下事自有朝廷处置,且还轮不到我们来管了!”
萬古最強宗 小說
蒋伦闻言,却也是十分惊讶的看着张进,失笑道:“没想到这位张兄除了读四书五经的圣贤书以外,还精通诸子百家了?这倒是难得,我还以为天下读书人已只知道儒家,不知其他了!”
张进笑道:“蒋兄如此说,看来蒋兄也对诸子百家有所涉猎了?那蒋兄就更该放开说了,当年圣贤说的,你我也说的,你说是不是,蒋兄?”
张进这话豪气干云,底气十足,方志远、卫书、黄越他们都为之一震,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觉得张进实在是放肆无惮了,居然敢把自己和圣贤相提并论,着实大胆了,在他们眼里,书上的圣贤是该敬畏的,他们的思想言论是该学习的,圣贤之言就是真理,不容反驳的,他们这些读书人可不敢把自己也当做圣贤了。
不说他们了,就是蒋伦也是心中大震,仔细打量了一番张进,然后拍腿哈哈大笑道:“张兄说的极是!说的极是!既然如此,那我也饿着肚子和张兄空谈一番了!”
张进笑道:“蒋兄请说!”
蒋伦沉吟一番,忽的摇头笑叹道:“张兄,且不瞒你说,这天下人要如何才能温饱,我现在确实不知,我现在知道的是我要吃饱穿暖,就只有刻苦读书,考取功名,为五斗米而努力踏入仕途了,然后家中弟妹也能跟着吃饱穿暖,若还有余,我自会拿出钱粮周济我蒋家村的村人,若是蒋家村的村人也能温饱了,我再会去想办法接济其他挨饿受冻之人,心中始终有着怜悯罢了!”
魔神Z:重燃之火
听了他这话,方志远、卫书和黄越都有些动容,为蒋伦的怜悯之心而动容,可张进却难免有些觉得失望了,他本来还以为蒋伦有什么高见呢,原来还是做官的那一套吗?什么做官以后再怜悯接济穷苦百姓,这种话也只有在自己穷苦之时会说了,等飞黄腾达了,这些话恐怕会忘的九霄云外去了,一个字都记不得了,反正这种话在现代已经没市场了,因为没人会相信了,就像那些西方的议员一样,选举之前的承诺说的太好听,选举之后就把选举之前的话当屁一样放了,这都是一个道理了。
当官之前,骂贪官恨贪官,当官之后,你贪我贪大家一起贪,这也是一个道理了。
而就在张进心里暗暗失望之时,忽的就又听那蒋伦沉声道:“不过,除此之外,我读了这么些年书,却也是觉得我一人读书做官是不能让天下人都吃饱穿暖了,也觉得四书五经救不了这天下挨饿受冻的人了,我们读书人需要另谋出路了!”
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 小说
闻言,本来有些失望的张进又是心中一震,目光炯炯的看着蒋伦,侧耳认真倾听起蒋伦的言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