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哈哈,你竟敢动手?”
小老头一看乐了,直接把脸伸过来,很是得意地道:“来来来,打我,打我啊,你今天要是不敢打我,你就是我孙子。”
林北辰直接手扬了起来。
薛凝儿一看,连忙一把拉住他,道:“公子,冷静,千万不可动手啊,孙老爷的儿子,可是特法局的人,你不可意气用事……”
这丫头竟然是星王级的修为?
林北辰大声地道:“特法局了不起吗?”
孙老头哈哈大笑:“没错,特法局就是了不起。”
林北辰:“特法局就可以为所欲为?”
老孙头:“没错,特法局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林北辰扭头看向薛凝儿,疑惑地道:“是这样吗?”
薛凝儿点了点头,道:“公子,的确是这样,你千万不要……”
“那就对了。”
林北辰很兴奋,啪地一巴掌,就狠狠地抽在孙老头的脸上。
后者直接在原地像是陀螺一样旋转了起来。
“公子……”
汐止 套房 出租
薛凝儿顿时被吓得面无血色,道:“你……你……你闯大祸了。”
在帝都之中,有钱有实力不行。
还得有权。
像是眼前这个孙老头,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星河级,但其孙子在特法局效力,这可是整个太金区的特权部门,比议会、内务局、警备局、军务局、审判庭等等部门,都要可怕。
帝都之中,有一个说法,叫做‘杀人审判庭,灭门特法局’,就是这个道理。
一旦被特法局盯上,就有灭门的危险。
“大祸?”
林北辰说着,抬手又是一巴掌,抽的孙老头反方向旋转了一千零捌拾度加原地侧卧,道:“既然已经闯了,那就闯大一点……我这人,就喜欢大的。”
砰砰砰。
他直接骑在老孙头的身上,就是一顿输出。
“啊,你敢打我,啊,我孙子不会放过你……”
老孙头的鬼哭狼嚎,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许多知道内情的人,一下子面色都变了。
坏了。
出大事了。
炼家店面的主管,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几十息之后。
外面急匆匆地赶来了十几道身影。
薛凝儿扫了一眼,面色狂变。
为首一人,身穿着特法局的制服,身形高大,一脸络腮胡,腰间悬着象征着特法局身份的青铜尺剑,凶神恶煞地冲了进来。
正是老孙头的孙子孙浩。
孙浩身后跟着三名特法局的甲士。
林北辰停了手,不顾薛凝儿一个劲儿地暗送‘秋波’,反而是很好奇地看向冲来的人。
咦?
这不是老熟人吗?
“浩儿,你终于来了,快,抓住这个小杂碎,别让他死的太轻松……”
老孙头爬起来,满脸是血地咆哮。
然而,孙浩没动。
他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林北辰。
“愣着干什么?快把他抓起来啊。”
老孙头又催促。
孙浩依旧不没有动。
林北辰笑了起来,道:“这可真是缘分啊,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孙浩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还有点疼。
今天在特法局门口被林北辰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抽飞的倒霉蛋,正是他。
“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装作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啪。
林北辰上去就打。
“你他妈的给我装糊涂是吧?”
他边打边骂,下手很重,毫不留情,道:“怪不得这老东西敢坑我,一定是你这个狗东西在后面指使,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不是我,我没有,真没有。”
孙浩不敢还手,一边躲闪,一边求饶,连连道:“大人息怒,大人息怒。”
这一幕,把其他人看傻了。
老孙头也不干嚎了。
囂張狂妃
奸猾如他,又岂会还不明白?
薛凝儿长大了嘴巴,可以塞进去一个两个鸡蛋。
老孙头一看情况不对,悄悄转身就走。
“站住。”
林北辰一把拎住,道:“我让你走了吗?”
老孙头梗着脖子,色厉内荏地道:“不卖了,我不卖了……你的定金我退给你。”
“现在是退不退定金的事吗?”
林北辰道:“是你这刁民,敲诈我的事情。”
“大人,你可别诬陷我啊。”
老孙头忍不住反驳道。
“对不起,特法局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抗日新一代 火藥哥
林北辰仰天大笑:“你奈我何?”
最终,在众人瞠目结舌之中,老孙头和孙浩,被林北辰揍得鼻青脸肿,最终降价五十万洪荒金,完成了弄剑居的确权,偷鸡不成蚀把米。
祖孙两人,落荒而逃。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太阳穴。
他心中升起一丝疑惑:这老孙头的揍性,看起来不像是能够拥有弄剑居这样豪宅的人,为何这房子的产权,在他的手中?
而且,今天这讹诈来的很没道理啊。
老孙头完全就是在故意找事。
他还没有离开‘炼家’店面,突然个人终端晶体上,就收到了消息。
“嗯?”
“给我新的任务?”
“追查代号为【刺痛】的刺客。”
林北辰看完,心里又浮现出一丝奇异的感觉。
这个花舞剑搞什么,不是说自己唯一的任务是盯着土匪哥吗?怎么又给自己加餐?这是另外的价钱呀,完蛋去吧,有时间再说。
他直接带着薛凝儿,返回弄剑居干活。
是真的干活。
小中介帮忙联系的开荒家政到场。
林北辰则回到密室中,继续修炼。
第二日。
整个弄剑居焕然一新。
“公子,灵田中需要种植的作物,兽苑中要养的灵兽,以及奴仆、护卫需要您亲自决定,其他方面,我都已经帮您安排好了。”
薛凝儿眨着卡姿兰大眼睛道。
林北辰点点头:“辛苦了。”
“能够为少爷您效劳,是奴家的荣幸。”
薛凝儿娇羞地道。
“别叫我少爷。”
林北辰道:“叫我公子即可。”
少爷,那是属于倩倩和芊芊的称呼。
正说着,外面突然传来了重重的砸门声。
“开门开门。”
有人一边大力粗鲁地砸门,一边道:“李少非,快滚出来,你东窗事发了,跟我们立刻走一趟。”
林北辰:“???”
我又干什么了?
怎么一天到晚都是事呢。
打开门一看,出现在门外的人,赫然是特法局的人。
其中一个,是昨天挨了两顿毒打的孙浩。
“你……皮又痒了。”
林北辰很奇怪。
这货竟然敢带着人来砸自己的门?
失心疯了吧。
“李少非,我爷爷死了,是被你活生生地打死的……”孙浩看着林北辰,咬牙切齿地道:“此仇不报妄为人孙,我就算是拼着死无葬身之地,也要报仇,跟我们走一趟吧。”
一夜不见,他竟是不怕林北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