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钱柳!警方想请你协助侦破一件案件,但你有权拒绝……”
一间软包的接见室被打开了,一位貌似三十多岁的美少妇出现了,她只穿了一身简单的黑色线衣,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手上还戴着冰冷的铐子,但脸上却不见任何憔悴之色。
“卢明佳?你怎么来了,我配合,我全力配合……”
钱柳迫不及待的走进了接见室,一张办公桌后坐着两名女警,其中之一正是她前夫的女友,她俩一个前任,一个继任,等她主动坐下来之后,门外的检察官便把房门关上了。
“卢明佳!我儿子怎么样了,他这几天住在哪,谁在照顾他……”
钱柳迫不及待的趴在了桌上,卢明佳跟女同事并肩而坐,说道:“夏明东把你母亲接过来了,请了保姆照顾他们俩,但他涉嫌一起刑事案件,有关吴承光和谭四超他们的!”
“刑事案件?”
钱柳惊疑道:“姓谭的不会把金永岩杀了吧,但这关老夏什么事,不会是老夏为了我去找他们算账了吧?”
“你觉得可能吗,夏明东心中只有他自己,我也跟他分手了……”
卢明佳打开记录本说道:“吴承光他们确实想杀金永岩,只是几次下手都没有成功,不过有证据表明,夏明东成了他们的帮凶,并且从我口中套取警方的重要信息,企图销毁物证!”
“不可能吧?”
钱柳吃惊的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老夏根本不认识他们,再说老夏以前也是警察,怎么可能做他们的帮凶呢?”
卢明佳又合上了记录本,说道:“我就是想不明白,所以才来问问你!”
“我去打瓶热水……”
女同事立刻拿上水瓶走了出去,而卢明佳又说道:“接下来只是我们俩在闲聊,说什么都不会成为证据,你跟我说说吧,你怎么认识谭四超他们的,说不定我能帮到你!”
“唉~我在业务上认识了谭四超,跟吴承光并不熟……”
钱柳叹着气说道:“三年前我离婚之后,谭四超想让我做他的情人,为了让我躺下就带着我赚钱,等我醒悟过来的时候,发现他根本不是图那种事,而是让我当他的替罪羊,但我已经陷的很深了!”
卢明佳皱眉道:“你没有保留证据吗?”
“保留的证据不够指证他,否则我也不会坐在这了,他们利用女性自以为是的心理,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钱柳泣声说道:“去年我就发现收不了场了,见面时直接脱光了衣服,可他马上就出门拉黑了我,当时我就知道完了,直到前段时间他才联系我,让我去勾引金永岩,把黑锅都扔给他,没多久就出事了!”
“唉~贪婪才是原罪啊……”
卢明佳叹了口气才问道:“你跟夏明东说过这些事吗,他有没有可能暗中接触谭四超他们?”
“没有!他以前是警察,我哪敢让他知道这些事啊……”
钱柳摇头道:“离婚前夕他好像遇上了什么麻烦,主动跟我说他和你发生了婚外情,分家的时候他几乎是净身出户,还不断叮嘱我照顾好孩子,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钱做生意,问他也不说!”
“看来问题出在三年前,他的启动资金有八百万……”
月月hy 小說
卢明佳从包里取出几张照片,放在桌上说道:“你看看认不认识三个人,他们是陆廷、黄锐、王光辉!”
“这两个人我没见过,不过这个黄锐我好像在哪见过……”
钱柳拿起一张死亡杀手的照片,想了一会便说道:“对了!去年我到老夏公司拿孩子的东西,这人坐在老夏车上说话,他挥着手情绪很激动,我就下意识多看了两眼,老夏也没说他是谁!”
“果然是他!这人是杀手,差点把我打死……”
卢明佳愤怒的一拍桌子,钱柳立马惊的目瞪口呆,但她又问道:“你被抓当天夏明东警告过金永岩,让他离你远一点,还差点动手打了他,你们之间有没有提起过金永岩!”
“没有!我跟金永岩认识也没多久……”
钱柳摇头说道:“可能是老夏听到了流言蜚语吧,有人故意散播我跟金永岩的事,而且他一直让我好好上班,不要总想着挣钱的事,我愧对他的嘱托了,更愧对孩子!”
“你实话告诉我,你勾引金永岩成功了没有……”
卢明佳压低声音趴在了桌上,钱柳的脸颊猛然一红,下意识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不要怕,我又不是在查岩哥,我跟他关系不错的……”
卢明佳目光炯炯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俩之间有事,检察院说你有自首和立功表现,岩哥出了不少力,而且我师妹是他女友,我想了解一下他的为人,你就悄悄跟我说吧!”
“我跟你说实话,但你千万不能告诉许宁,说了就坏事了……”
钱柳小声说道:“金哥第一回就发现我居心叵测了,他就找了个借口说改天再约,之后他就找人查我了,过了没两天他又约我了,我就带着偷拍设备去酒店找他,最后……打了我一顿!”
卢明佳惊疑道:“就打了你一顿吗,没发生关系吗?”
“在我脱掉衣服之前,他每一句话都在暗示我,让我不要再错下去了,可惜我没有体会出来,我不仅脱了衣服,还架好了偷拍设备……”
钱柳低下头说道:“金哥把罪证丢在我的脸上,揪着我的头发让我把设备拿出来,我跪在地上拼命磕头求他,最后把事情全都告诉了他,他说只有自首才能救我,但我根本不信他,我被男人骗怕了!”
卢明佳问道:“最后是怎么说服你的?”
“他把我放在腿上,像打孩子一样打我屁股,一边打一边教训我,我就抱着他拼命哭,把所有委屈都哭出来了……”
钱柳轻笑道:“最后他说我包养你吧,跟着拿出一大箱子钱倒在我头上,可我没有觉得那是侮辱,反而感觉得救了,当他粗暴占有我的时候,我感觉连灵魂都属于他了,我一直哭着跟他说谢谢!”
卢明佳呆滞道:“包、包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没有走投无路过,没法理解我当时的感受……”
钱柳欣慰的说道:“我成了他的私有物品,他也成了我的港湾,为我挡下了所有的风雨,那种安全感无法言喻,那晚我就睡在他给我的包养费里,而我的包养费正好是我该上缴的钱!”
“哦!”
卢明佳点头说道:“他给了你最需要的安全感,还帮你把钱补齐了,所以你就帮他对付谭四超他们了,对吗?”
“对啊!他是我的爷呀,我只听他一个人的话……”
钱柳娇笑道:“幸亏我听了爷的话,没几天谭四超就让人举报我了,我都没安排好孩子就被抓了,真的是心狠手辣,而我现在自首又立功了,贪污的钱都交回去了,可以宽大处理啦!”
“你可真能演,刚刚还一口一个金永岩……”
卢明佳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但钱柳却笑道:“不能污了他的名声呀,再说我们又不是利益关系,我是真爱他的呀,但我可是信任你才跟你说的,你千万不能告诉许宁哦!”
“没许宁什么事啦,他跟许宁分手了,继任者……或许会是我……”
卢明佳苦笑着站了起来,钱柳的小嘴顿时张的老大,猛地起身震惊道:“你跟金哥在一起啦,这、这是为什么呀,佳佳!你这是病,你得去看呀,总抢别人老公是心理疾病啊!”
“你想什么呢,许宁劈腿前男友,导致他俩分手了……”
卢明佳哭笑不得的说道:“我被杀手袭击时是岩哥救了我,然后他就开始追求我了,但我还没有考虑好,更没有发生过关系,他的婚姻状况你是知道的,太复杂了!”
“哇!我们俩好有缘分啊,又喜欢上同一个男人了……”
钱柳激动的绕过来握住她的手,笑道:“他家的状况确实很复杂,一个不肯离婚的现任,一个臭不要脸的前妻,成天想着分他的家产,但你不要讨厌我哦,我这个小三不图钱的!”
“知道!听完你的故事之后,我深有感触……”
卢明佳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两人又聊了些私事之后,卢明佳才打开门把女同事叫进来,规规矩矩的给钱柳做了笔录,让她把见杀手的经过描述了一遍,最后才离开了接见室。
“甜甜!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卢明佳单独出门上了一台奔驰车,赵官仁正坐在驾驶位上抽烟,她一把拧住赵官仁的耳朵,嗔怒道:“不要脸的臭流氓,你不是拒绝了钱柳的诱惑吗,不是品味很高吗?”
“我的品味是很高啊,不然怎么会相中你啊……”
赵官仁笑着在她手上亲了一口,扔掉烟头说道:“如果我说我是可怜她,你肯定不会相信我的鬼话,但从她口中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她需要跟我睡一觉,那是一种灵魂的纽带,可以拯救她!”
“确实!她的话深深触动了我……”
卢明佳放下手正色道:“我也认识她不少年了,我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那种光彩,她对她前夫都有所保留,但她却把自己毫无保留的给你了,她真的……爱上你了!”
“没有修罗手段,不使菩萨心肠……”
赵官仁笑着说道:“那时钱柳在崩溃的边缘,可她又是多疑的性格,劝说是没有用的,你得践踏她的尊严,打碎她的自信,让她彻底躺平服从才行,所以她对我不是爱情,而是一种臣服的依赖!”
“没有修罗手段,不使菩萨心肠,跟你在一起总能学到很多哲理……”
卢明佳点头说道:“钱柳去年在夏明东的车上见过杀手,夏明东三年前离婚之后,获得了一大笔来源不明的资金,他显然是为了利用我才离的婚,但只有钱柳的口供还不够!”
“够了!”
赵官仁冷笑道:“足够锁定他就可以了,孙玉麟推迟了几天回来,今天傍晚就能落地,很快就有好戏看喽!”
“回来了?他怎么敢回来的……”
卢明佳吃惊的看着他,但赵官仁却说道:“听说是他爹把他叫回来的,让他有罪认罪,无罪平冤,估计他认为当年的事找不到证据了,高价聘请了一支律师团队,准备跟我好好的打上一场官司!”
“唉~看来明年不会是个太平年喽……”
“干掉他们就太平了,走!咱们去给孙玉麟接机……”
“为什么要给他接机啊……”
“拉个横幅欢迎孙玉麟回国自首,你不觉得很刺激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