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蓮之巔
小說推薦青蓮之巔青莲之巅
这三名女修士都是隶属飞升派系,人品、背景、资质都不错。
娶了任何一人,对于王青城都有很大的帮助。
王长生点点头,问道:“我这些年一直在闭关,不清楚她们三人的情况,夫人,你说说看。”
“孙师兄的玄孙女孙月娇比较不错,目前是元婴初期,年纪跟青城差不多,温柔贤淑,为人大方,跟青城挺般配的,孙师兄也很喜欢青城。”
汪如烟笑着说道,她这些年没少跟驻守玄月山的同门走动,暗中寻找儿媳妇人选。
孙月娇的高祖父孙阳是化神修士,孙家有数百名族人,都是镇海宫的弟子,跟多个家族联姻,跟多位炼虚修士沾亲带故。
復活戀人
王长生点点头,他似乎察觉到什么,扭头朝着外面望去,王青烽走了进来。
王青烽的衣服上沾着一些褐色血迹,背着一口宝刀,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煞气,看来这些年没少杀戮。
“爹、娘、大哥,我回来了。”
千 千 小說
王青烽微微一笑,跟他们打招呼。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
“青烽,你年纪不小了,该成家了,看看这几位同门,你喜欢谁?”
王长生把画像递给王青烽,王青烽看了一眼,摇了摇头:“爹,我都不喜欢。”
“她们的人品、背景和资质都不错,你可以试着跟她们多接触一下,我跟你娘当初也是接触多了,发现对方的好,就成亲了。”
王长生开口劝道,他并不是真的催促王青烽成亲,而是想看看王青烽的性格变了没有。
“我跟她们接触过,我对她们没感觉,做同门可以,做道侣不行。”
王青烽坚持己见,丝毫没有改口的意思。
王长生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王青烽还是那么直,有一说一,连一句委婉的话都不说。
“爹,弟弟暂时不考虑儿女私情,就让他专心修炼吧!说不定过一段时间,他就要追上我了。”
王青城以为王长生要责怪王青烽,连忙开口替王青烽说道。
“哥,这跟修炼没关系,我确实对她们没感觉,没感觉就是没感觉,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王青烽认真的说道,在他看来,喜欢就是不喜欢,让他去说违心话,他可做不到。
“好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王长生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
王青城和王青烽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王长生和汪如烟对视了一眼,两人一阵苦笑,互相摇了摇头。
王青烽不但没变,性格更加执拗,认定的事情不会更改。
“夫人,三百年了。”
王长生轻声说道,满脸忧愁。
算一算时间,若是青箐不晋入化神期,应该坐化了。
“是啊!三百年了,不知道青箐晋入化神期没有,还有青山、青灵、海棠他们。”
汪如烟叹气道,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青山若是脱困了,晋入化神期没问题,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王长生摇头说道,并不是说有灵物就能培养出化神修士,否则东篱界的大门派早就培养出多位化神了。
同样的条件,王长生更加看好王青山,其他族人就难说了。
“希望他们能够晋入化神期吧!我觉得孙师侄挺不错的,夫君你觉得呢!”
汪如烟转移了话题。
王长生点头道:“就按你的意思办吧!先让青城成亲,青烽的性格太直,就不逼他了,希望他早日遇到自己喜欢的人。”
“好,咱们明日去拜访孙师兄,向孙师兄提亲。”
汪如烟提议道,孙阳应该不会拒绝。
第二天一大早,王长生和汪如烟带着王青城来到了一座位于半山腰的庄园门口,汪如烟发了一张传音符。
没过多久,院门打开了,一名五官端正、肌肤赛雪的银裙少女走了出来。
银裙少女的身材高挑,三千青丝随意的散落在香肩上,双眸灵动,正是孙月娇。
“弟子见过王师叔、汪师叔,高祖父请你们进去。”
银裙少女盈身一礼,热情的说道。
还看今朝 小说
王长生点了点头,跟着孙月娇走了进去。
穿过几座独立的小院,王长生和汪如烟来到一座种着不少火阳竹的院落,一名脸色红润的高瘦老者坐在一座红色竹亭之中,高瘦老者身穿红色道袍,双目炯炯有神正是孙阳。
“王师弟、汪师妹,请坐。”
孙阳招呼王长生和汪如烟坐下,语气热络。
孙阳最喜欢孙月娇,希望给她找一个好道侣,孙阳一开始不知道王长生和汪如烟的来历,看不上王青城。
一次偶然的情况下,他得知王长生和汪如烟是从下界飞升的修士,受到陈月颖多次召见,孙阳的态度好了很多,暗中观察王青城和王青烽,他特别喜欢王青城。
孙月娇取出茶叶和茶具泡茶,没过多久,一壶香气扑鼻的灵茶就沏好了。
“王师叔、汪师叔请用茶,这是高祖父亲自培育的金阳袍。”
孙月娇给王长生和汪如烟倒茶,语气热络。
茶水是金色的,入口有一股特殊的馨香,茶水落肚,全身暖洋洋,仿佛沐浴在阳光下一般。
几杯茶水落肚,王长生说起了正事:“孙师兄,青城很是喜欢孙师侄,想迎娶孙师侄为道侣,我们两个厚着脸皮带他上门求亲,不知孙师兄意下如何?”
王青城上前一步,躬身一礼,道:“请孙师伯成全。”
孙月娇听了这话,脸颊飞起一抹红晕,如同熟透的红苹果一般。
失落叶 小说
孙阳哈哈一笑,轻抚了一下胡须,道:“老夫观察过青城,这孩子不错,月娇,你说呢!”
孙月娇低下脑袋,轻声说道:“全凭高祖父做主。”
“好,这门亲事,老夫允了,青城,你以后可要好好对月娇,否则老夫绝对饶不了你。”
孙阳肃然说道。
“孙师兄放心,青城会好好对孙师侄的,他要是敢对孙师侄不好,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王长生笑着说道。
“是啊!孙师兄放心,我给孙师侄撑腰。”
汪如烟满脸含笑。
他们详谈起来,商定一个月后举办婚礼,婚礼就在玄月山操办,邀请所有同门参加,至于本土派系的同门来不来,那是另外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