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听着这些讲述,萧扬的心中也不是个滋味儿。虽然他没有子嗣,却能够明白一位做父亲的心痛和着急。
桃花 神醫 混 都市
萧扬自从成为共主之后,便就能够感知到流云界各处情况。只要他愿意,就能够观察任何地方。所以,没事儿的时候他就会看看,所以也就看到了人间百态,也清楚这些感情是何等沉重。
不是唐玄松不明白这些道理,只是为了护住骨肉,那样的天性也是无法理智去对待的。
纵然他知道自己的奔走可能没有多大用处,但他也仍然在不断的努力着寻求唯一的希望。纵然期间会受到很多的屈辱,但他也仍然不在乎,只管做自己的事情。
“前辈也不必为此忧心,毕竟百灵界的风气向来如此,你若是出面的话,不论怎么说都很容易招来非议。内部的事情,就内部处理吧。”于天峥颇为无奈的说道。
晓风 小说
也不是于天峥不想萧扬插手这件事情,而是他的身份来说话,也只会让更多的人不满。
毕竟,百灵界中向来都不乏那些本事不高,但是声音却贼大的修士。很多人都打着为百灵界好的所谓大义,当真是无往而不胜。
不过要和这些人抗衡也很简单,那就是三大门阀只要有两家联合,那么这些声音就会消失一半。
但这么做的意义不是很大,而且在这样的事情面前,如此做的话只会惹来不少非议。虽然在实力上面不怕,但也不得不注重自己的风评。
一旦风评太差的话,有些弟子就难免会心神摇曳,甚至是就此脱离宗门,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此一来,就会形成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所以他们这些领头人说话也必须得顾忌各方各面的原因,若没有极大魄力的话,是根本就无法做到的。
并且在后续上面的处理也尤为重要,可能只是一点小瑕疵,就会被无限扩大,到了最后更是会落得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这些种种问题,都不是那么好处理的,必须要慎之又慎。
虽然于天峥也想要帮忙说句话,但是他也害怕各种事情让他焦头烂额,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明白的。”萧扬有些悲哀的笑着说道。
百灵界的风气如此可谓是由来已久,如今也是根深蒂固。因为没有一统的缘故,所以什么样的声音都可能存在。而且,那些人也自认为,这样的做法乃是自保之道。
然而他们却并不知道,三大门阀只是没有搭理他们罢了。一旦那天烦了,要将他们一个个的收拾掉,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不过说这些也已经不重要了,毕竟眼下的事情,还是养好伤势,然后去参悟世界树。
到时候一旦得到机缘,便就可以功成身退。至于这个地方,想必是不会再来了。
虽然遇到的朋友都很好,但是这里的风气也因为高举排外牌子的缘故,已经扭曲到变味,让人很不喜欢。
Pink Neon Spending
又说了一会儿之后,于天峥便就起身告辞离开,让萧扬好生静养。
因为斩杀齐镶一事,萧扬的名头已经成为了救世主,只要没有犯下大错,那么他想在这里待多久就待多久,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若是一旦插手某些事情,恐怕就会被人诟病。
这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风波,而于天峥也感觉心力憔悴,他也不想再闹出什么事情。
虽然那些人无法左右大势,但是叫嚣的声音却会让人心烦。
随后的几日时间里面,萧扬也在安心静养,也没有人前来打扰。
不过项荒听闻之后,也在第一时间赶来探望,并且还说了一番豪言壮语。
当项荒谈及唐玄松之事后,也是一脸无奈。
这些日子他也同样思量了许多,当然他更加难过的,还是唐玄松的变化。
“唐老哥一生仁义,着实向来服众,摊上这么个儿子,真是他的劫难啊。”项荒感叹道。
萧扬闻言,则是眉头微微一皱。
因为他从这两位的口风之中也隐隐间能够听到,他们有着松口的意愿。
沙夜的足跡
当然这样的意愿,大多都是来自对于唐玄松的心疼和可怜。
至于唐逸郎本人,他们当然还是一个态度,如此畜生,天理不容!
“世事无常。”萧扬苦笑道。
似乎最近一直都在围绕着此事在进行着,但不论怎么想,也的确是件大事。
“一个人的死活如何我当真不是太在意,而我在意的是怕放虎归山,再引来新的祸患。”项荒苦笑道。
在项荒看来,唐逸郎遭受了这么多的屈辱,不可能就此咽下。而且此人狠毒,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过去,一旦回到他的宗门,恐怕也难免会再度卷土重来。
这也是项荒最担心的一点,所以他不会松口。
现在也不过只是给唐玄松面子罢了,所以才让其继续苟活着。
尋找滿月
萧扬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知该怎么说。
项荒此人性格缘故,有些话自然是不能说的,而且于天峥之前也说过,此事乃是他们百灵界的自家事儿,他一个外人自然不好建议。
又说了一会儿之后,项荒便就离开了。
不过他走的时候说希望萧扬能够快些好起来,好指点指点他。
这样的说法,萧扬也只是一笑了之,并没有答应。
现在萧扬对于百灵界的局势也已经再度有数,不过他也并不准备再扎进去了。
如今他的目标也非常明确,那就是尽早养好伤势,拿到机缘之后就离开。
对于百灵界这样的风气,也让人没有什么可留念的。
又过了几日,萧扬的伤势也已经恢复许多,他也让小蛮继续去参悟,没必要继续在这里伺候着。
小蛮似乎也看出了许些端倪,故此立即就去了。
这里,小蛮也不想待了。
故此尽早拿到机缘之后,也好可以早点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到了夜晚的时候,一个人步履蹒跚的住了进来,直接跪伏在地,道:“请萧前辈施以援手,救我那逆子一命。”
声音十分空洞且无神,沧桑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