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少年不明所以,完全没有意识到对方这么说的意义在哪里?
但是随着驴车的前行,一股凉风顺着脖子涌入,顿时让少年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刺骨的寒。
连忙将衣服穿好,少年缩进了茅草堆里,太冷了。
虽然现在已经不下雪了,但是外面的冰天雪地依然让他感受到了冬天的严酷。
“你要带我去哪里?”
少年闭了闭眼睛,突然有些震撼,他竟然感受不到自己的力量了。
这也就是说,他现在只能使用那个独特的系统,却没有办法以自己的力量关联起来,因为它原本从虚界带来的力量,竟然消失了。
没可能出现这种事情,除非达到实体度十之后,还有其他我并不知道的东西。
少年也不慌张,毕竟自己的力量那么的强大,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也不可能被别人夺走,因为所有的力量都属于少年,也都归于少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都是源尘。
“唉,孩子啊!你也不用伤心,这样的女人就算长得再漂亮,咱也不稀罕,以后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源尘:“??”
少年感觉莫名其妙,怎么都觉得这个老人有点含沙射影,那个女人对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源尘也不解释什么,毕竟他并不知道先前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过来的,所以也就不予置评,至于之后的事情,只要自己还活着,最好就跟那个女人分道扬镖,不要再有任何的瓜葛,再说自己已经完成了这个世界的最大救赎,之后的一些小麻烦,也就那么两三件,只要成功完成了,估计也就可以回归总部了,只不过少年还有些疑虑,毕竟大系统幻想已经派人来探查他的虚实,虽然被他给支开了,可是这还是让少年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或许这个大系统幻想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自由,所以很有可能他会把一手资料全权交给管理层,甚至于是当代的中心。
少年一提到此人,便感觉到有股战栗感,这代的中心,太过神秘了,神秘到庆小纯直接把对方给忘掉了,这也连带着少年对此事进行了忽略,甚至把这个人都给忽略掉了。
这是何等大的疏漏。
不是单单这一代的中心,几乎所有中心,都处于一个模糊的状态,至少在庆小纯的记忆里,几乎没有见到过任何中心的影子。
他们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在暗中操纵着大系统幻想。
会不会中心本身就是一个假的?可是如果是假的,那溯源科技的人也不是好糊弄的,难道不知道这其中的猫腻吗?就算一代人不知道,那代代相传下来的一场场游戏,难道都是骗人的不成?
但是转念又想,想要成为中心,自己的路还长着呢,没必要现在去考虑这些,或许,未来的某一天,自己可以发现这个真相,只不过现在的话,还是应对眼前的状况比较好。
这个时候竟然有人冒着大雪朝草原赶去。
“这位老爷爷,去山越草原的路是这个方向吗?”驴车上的老头,裹着貂皮大衣,暖和的不得了,此时将驴车停下,细心的给迷途中的人们指路,真不愧是好心的人。
只不过这时候的少年把身体缩进了茅草堆里,外面的人也看不到少年,少年一直听到这些人的低声交谈。
“这次终于不在移动了,没想到这个浮生还挺能跑的,直接从古王国跑到了大草原上,这怕不是在躲我们吧!”
“你开什么玩笑?我们是玩家,他又不是,怎么可能收到任务提示?而且我们还要小心一点,之前完成任务的那个人,好像疯掉了,竟然对着一个废弃的破山寨情有独钟,我们当时去的时候,还跟对方打了一架,若不是我等人多,恐怕还真的会被那家伙按在地上摩擦,即便这样,我等也没有讨到任何的好处,甚至从对方身上都得不到浮生的任何消息。”
“我等也是,真不知道这个浮生给那个胖子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对方如此愚忠,都是游戏玩家,来自另一个世界,为何他如此愚蠢?”
“众人还是小心为妙,浮生可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简介都看过了,这样的一个很人从地里爬出来,身上还不知道沾染了什么邪祟,我们若是靠近他,恐怕也会被影响到,到时候变得跟那个胖子一样夯傻,那可就不妙了。”
“快走吧!前面还有不短的一条路。”
望着一群人远去,茅草堆里的少年都有些疑惑了,自己明明就在这里啊!为何这些人感应不到了?难道说在大草原上,还有一个自己吗?
仔细感应了一番,发现并没有,而且自己也没有想要分身两地的打算,再说也没有那样的实力,现在一个还顾不过来,哪有时间搞分身?
“又是一群被利益冲昏头脑的人,唉,孩子,你可不要做这样的人啊!”
源尘闭上了眼睛,他现在已经被现在的情况整的有些心乱,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便不再理会老人。
现在情况有些特殊,不过,这种状况或许更适合自己去完成投梁换柱的想法,毕竟,如果连系统都没有办法算清自己究竟在何地的话,那其实事情反而简单了。
也不知道整个世界被木盒笼罩之后,还有没有路可以通往别的世界,他现在也不确定,自己究竟能不能帮助对方恢复记忆?
但少年坚信,事在人为,如今已经迫在眉睫,他也无路可走,只能砥砺前行,将更多的人拖下水,让自己能够喘口气。
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少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茅草堆里又暖和又安全,好像在这驴车上,都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躺在茅草堆里睡觉,等待着目的地的到来。
可等少年在睁开眼的时候,感觉哪里不对劲?
自己好像已经不在驴车上了,而是出现在了一个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他被咬了!要变成丧尸了,管理者呢?都干什么吃的?怎么能把这样的人带到安全区?这不是要拉我们一起去死吗?”
有人发现了少年脖子处的咬痕,那里甚至都已经红肿,甚至有丝丝血迹渗了出来,这显然是已经被咬伤了。
几乎在一瞬间,带在少年身边的人都一哄而散,有些警惕的在远处看着少年,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该死的,我怎么还能睡得着?”源尘感觉自己自从达到百分之十实体度之后,整个人都陷入了一个浑浑噩噩的境地,竟然好久都没有缓过神来,在驴车上,竟然又睡着了,实在是太大意了。
如果那个时候老人家要对自己有什么歹意的话,估计自己已经凉凉了。
可是,自己怎么会来到丧尸世界,难道说自己失恋的世界已经被丧尸病毒入侵了?这不会是自己属下干的好事吧?自己当时虽然说过他们可以搞出一些大动作来,让自己这样的救世主来拯救这个世界,但是这种丧尸病毒几乎是无解的,而且感染率极高,如果自己所处的世界变成了丧尸世界的话,几乎可以宣告少年的试炼失败,而且自己可能还会被大系统幻想给抹除掉,这群坑我的属下啊。
不过少年很快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因为这里的风格跟自己的那两个世界还是有区别的,这里的风格更像是自己曾经来过的那个丧尸世界,可是自己是怎么过来的?难道是作者那个老人家的驴车直接横渡虚空过来的。
别开玩笑啦!那个老人家和驴车他都感应过,根本就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工具罢了,老人家更是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力量而言,但是一切又说不通,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没道理啊!”
天上的星之子
少年缓缓站了起来,摸了一下脖子处的伤口,这个伤口虽然被咬破皮了,流出了一点血,但也无伤大雅,根本对少年造不成任何的影响,这里面更没有什么丧尸病毒的存在,所以说这些人绝对是有些杯弓蛇影了,真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过对于他们的指责,少年还是同情的。
这时候就有武装人员上前,直接押送着他前往了临时研究所,进行了血样比对,再发现对方没有任何问题后,一众武装人员看向少年的眼神都变了,变得古怪复杂。
“都这个时候,唉,小子,你艳福不浅呀。”
这些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开始对少年产生一些仇视。
只不过这种仇视是良性的,还没有到达那种直接砍死的地步。
“那我可以出去了吗?”源尘离开了隔离区,重新出现在这片安全区内。
刚一出来,就吸引了一众人的目光,不过在他们看到少年衣服上贴着的那个安全标签号,都将视线移开了,更有人想到了这其中的原因,恨得咬牙切齿,感觉自己的人生都有些灰暗了。
而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更有喝彩的声音以及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大人回来了,我们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