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战争中,总是会有无数的光芒闪耀。理想和现实,终归会在这一刻分出高下。”
圆满会指挥舰内。
诺希负手而立,目光静静欣赏着两台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龙机相互厮杀。
光幕投影中。
霸龙和永星龙疯狂厮杀角斗着,刚才还占据上风的永星龙,此时完全沦为了靶子,被和半真灵进入融合状态的金德打得节节后退。
“那台永星龙同样不正常,应该是融合了星渊的力量,无论是机体还是驾驶者,都进行了血肉强化。否则不可能撑得住那么快的速度位移。”
一旁的木神奥哈拉笼罩在绿光中,轻声回应道。
对于真灵而言,他们漫长的征战生涯里,从不会缺少惊艳的对手。
而作为木神真灵,奥哈拉对永星龙这样符合他理念风格的龙机,还是很有好感。
“金德这孩子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他能继续和白龙王融合更深,或许能凭借这次战争中的功绩,获取更多灵魂,真正越级晋升升华者。”
農家小醫女
“或许吧….可惜,如果不是进入那里的条件太过苛刻。由几位亲自上阵,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诺希微笑道。
升维成功后,他此时的面孔比之前多出了几分人性。身上也开始泛起属于真灵的淡淡金光。
这种灵魂升华后,自然产生的金色,是所有真灵都能够散发出的。
区别在于,愿不愿意展示出来。
尽管顺利升维,但仅仅只是下位真灵层次,并不能让诺希满足。
若是单纯升维,他早就能成功了。只是之前被人刺激了下,不得不提前动作。
此时此刻,一切不过是才到他心中计划的第一步。
“另外,击溃最后的抵抗力量后,还没找到皇姐的下落么?”诺希视线挪动,轻声问。
“没有。”
不朽级的副手舰队司令沉声回答。
“雷萨拉在遭遇战中受了重创,被神秘人救走,现在还没找到任何线索。初步怀疑是永寂党所为。”
“永寂党…..之后再找他们算账。奥西里斯大人那边情况如何?”
“一切进展顺利。联军的力量在奥西里斯大人面前毫无意义。”
“也就是说,解决这边的这支舰队,东极联盟布置在这部分的抵抗力量就基本全灭了?”诺希微笑起来。
“是的。”
“我们的主要敌对者还是星渊,人类军团不过是些许蝼蚁。诺希,你最好不要在这些上面浪费精力和时间。”木神奥哈拉平静道。
“我明白了。多谢提醒。”诺希点头,“人类是星渊的牧场,我们收割灵魂必然会引发它们的抵抗。”
他转过身,灵能闪烁下,一副巨大星图在几人面前浮现而出。
“从反攻到现在,我们现在已经占领了多少生命星系了?”
“回殿下,约莫九十三亿七千六百万恒星系。”总司令轻声回答。
“足够了…..”诺希露出微笑,“你们说,若是我将这些所有的一切,都献给母河….会得到什么样的奖励?”
整个圆满会大厅瞬间一片安静死寂。
*
*
*
彭萨帝国。
复苏会总部。
“圆满会膨胀太快了,只要有足够的祭祀,他们甚至能从母河里召唤出最上级真灵出来。”
月赛端坐主位,眉头紧锁,注视着在场诸多不朽高层。
“以战养战,就算是星渊也没有母河这么夸张。战死的所有人灵魂,他们当场献出,换来一位位母河强大真灵和半真灵的投影。”
“母河里到底有多少真灵?这种星渊君主层次的怪物,不可能到处都是吧?”一名不朽高层忍不住出声道。
她融合了朱雀次级真血,灵魂恢复到了最巅峰,并且掌握了强大的朱雀南明离火异能力。
比起最初加入复苏会时,此时的她实力已经突破了不朽极限,进入了一个不可测度的层次。
这些活了几千年上万年的老怪物,一旦得到一点点机会和希望,便能瞬间跨越极限,冲入新的层面。
“如果我们和圆满会发生冲突,现在能有多少胜算?”一名戴着黑蛇面具的女子不朽沉声问。
“圆满会的真灵投影,已经达到了两位数,而其中大皇子诺希极有可能已经成就真灵。”
研究项目的总负责人科菲拉回答。
“星渊呢?根据最新情报显示,星渊应该和母河是远古以来的死对头才对。”一名不朽高层质询问。
“一位完整的真灵意味着什么,或许诸位并不怎么清楚。”科菲拉摇头道。
“完整真灵最麻烦的不是其自己的实力,而是它召唤其他真灵的速度。
根据我们的情报研究显示,真灵的召唤,一般是以上级召唤为主。
简单来说,就是,只要祭祀品足够多,只要得到母河的许可,就能源源不断召唤比自己上一级的真灵强者出现。”
“换成我们熟悉的体系,就是如果你是光照,你可以召唤的就是上一级的裂变。
如果你是裂变,你就能召唤升华,如果你是升华,那就能召唤不朽。”
“如果是不朽呢?按照情报,诺希在很早就已经是克诺萨斯不朽中的最强者了。”蛇面具的女子不朽沉声问。
“不朽对应星渊的深红恐人,所以他召唤的真灵,至少也是黑炎领主….
而现在,诺希极有可能晋升真灵。那么他能召唤的….”
科菲拉的话没说完,但在场的诸多不朽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我们能应付的了。”月赛无奈闭目。
“或许我们应该通知领袖了。”蛇面具女子低声道。
圆满会膨胀太快了。现在的复苏会,光靠他们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应付得了。
自从月赛接任会长一职后,魏合便隐入幕后。
为了更好的区分两者,复苏会便将魏合称之为领袖。
“我已经知道了。”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时,月赛背后的基地墙面上,忽然缓缓隆起,裂开一条缝隙。
从中长出一根暗红血肉树枝,树枝顶端结出花苞。
花苞绽放,中心处赫然是一张模糊人面。
人面的轮廓,赫然就是魏合。
“母河的召唤最多只有半真灵和真灵投影。真正的真灵本体降临,是不被星渊允许的。”魏合睁眼,注视着在场诸多复苏会高层。
十年前,这里只有十几人,现在,这里已经坐满了近百人。
不只是彭莎帝国的不朽,还有东极联盟的元老,甚至克诺萨斯的流亡大贵族。都加入了这里。
如今的复苏会,仅仅只是总部位于彭莎帝国境内而已。
早已不是单纯的彭莎帝国组织。
“领袖!!”
看到魏合的一瞬间,所有不朽高层纷纷起身行礼。
“诸位,圆满会掀起战争,死伤无数生命。是比起星渊还要罪恶的毒瘤。但单独依靠我们的力量,还远不足以应付他们。
所以…..”魏合环顾众人一圈。
“我们需要援助。”他轻声道。
“您是说….”科菲拉第一个想到了什么,面色震撼。
月赛等少数的一些不朽,也隐隐眼神激动起来。猜到了什么。
“绝对的和平,必定来源于绝对的力量。”
魏合眼神低垂。
“而这世界,总会有一些依靠大义无法说服的毒素。”
“所以,为了净化这个世界,为了永恒的宁静,为了,美好的明天….”
“献出诸位的一切吧….”
沉默了下。
一众不朽纷纷起身,无声的将手放在自己心脏处。
*
*
*
星渊。
北仑迪亚斯无趣的端坐在自己宫殿主位上,面前的一面巨大血肉镜子,正映照出绝境游荡游戏的现场直播。
“大人。有客人来访。”
一名背后生有血肉羽翼,额头长着黑色羊角的妖娆女子,轻轻飞入宫殿,跪地汇报。
“客人?”北仑迪亚斯眉头微蹙。
他此时的身体,一半在镇守八十八宫,这里不过是另一半,而且还是血肉较少的那部分。
这种时候,黑炎领主都去了绝境游荡那边,他自从被鬼人击败后,一度试图拼尽全力,试图突破极限,晋升生命图谱。
可惜,他的图谱缺陷太大,数次冲击,不光毫无用处,反而还消耗掉了所有的数千年积蓄。
“如果不是熟悉的那几位领主,其余的都不见。”北仑不想被其他恐人看笑话。
索性摆摆手拒绝。
“迪亚斯前辈。看来你最近过得并不好。”
只是刹那间,地上单膝跪地的美女恐人猛地抬头。
她双眼瞬间变成微微紫色,脑袋微微歪斜,从脖子上居然又隆起一个血肉肿瘤。
肿瘤急速长大,短短几秒,便长出一个完整人头。
人头戴着暗红头盔,黑发披散而下,赫然是之前击败他的鬼人黑标!!
“鬼人!你来做什么!?”北仑迪亚斯面色一变,站起身死死盯着对方。
“北仑,你已经到极限了….”魏合微笑道。“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就超越你,超越那么多黑炎领主?”
“…..”北仑自然也想过原因,但无论他怎么调查查探,都找不到任何线索。
“你在下位黑炎这里,停滞了多少年?一千?两千?”魏合道,“甚至是更多?难道你就没想过,不能前进,并非是你的问题…而有可能是这里…不适合你….?”
“你什么意思!?”北仑迪亚斯心头一闪。
“从鲜红到黑炎,再到现在的君主,我只花了几十年….你该明白这是什么概念。
而错过了这次,你将继续停留在在原地,继续在这个层面等待下去,直到永远….”魏合轻声道。
“….”
咔咔…
北仑迪亚斯手握紧扶手。
“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很简单….帮我尽可能的拉拢更多的黑炎来….”魏合微笑着张嘴,吐出舌头。
他细长的舌尖宛如蛇一般,延长,越过大厅,悬停在北仑身前。
舌尖自动裂开,从伤口中挤出一滴淡金色血滴。
“不要抗拒…..”魏合的声音隐隐钻入北仑迪亚斯耳中。
在注视到那滴血液的瞬间,北仑心中便涌出无与伦比的恐怖渴望。
就仿佛,仿佛这滴血就是为了完满他自身缺陷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