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虞渊刚停住,才看了光之城一眼,就感觉到了那股黑暗,檀笑天便嚷嚷起来。
他的嚷嚷声很轻,还被眩目的光线扭曲了,可虞渊就是能听到。
和虞渊同来的,灿莉、陈凉泉、柳莺那些人,却听不见檀笑天的声音,甚至无法感知那股黑暗。
“反正不是来找你。”虞渊懒洋洋回了一句。
“这不是废话吗?”檀笑天大笑起来,丝毫没有阶下囚的觉悟,气焰极为嚣张的喝道:“怎么?卡多拉思和巴洛拿我没办法,所以向神魂宗求助了,然后你就被说动了?嘿,在贝尔坦斯离开后,整个世界一片混乱,卡多拉思找的强援竟然是你。”
“除你之外,还有谁?不死鸟女皇?还是龙族的两头龙神?”
“不会还有溟沌鲲和幽瑀吧?”
檀笑天的传音,一道接着一道,如连珠炮弹般密集。
他似乎闲得无聊,而卡多拉思和巴洛也杀不了他,所以只要有人愿意和他讲话,他就说个没完没了。
“是檀笑天和你说话?”灿莉惊讶道。
虞渊“嗯”了一声。
“闭嘴!”
光之城的白金广场,粗阔的神台上方,一位身形高大面容英俊的星族中年男子,烦不胜烦地怒喝道。
轰!
青蓮之巔 肖十一莫
亿万团星芒,从他身子下的神台凝成,轰向了光之城地底。
足以震碎浮生界的恐怖力量,就在光之城地底某处爆开,附近的一颗颗星辰,在他动用血脉天赋时,忽然释放出星核内的光芒,朝着他汇聚而来。
一霎后,他仿佛就吸足了力量,又变得精神奕奕。
地底深处的檀笑天,闷哼了几声后,果然暂时闭嘴了。
巴洛从神台起身,仰头看着虞渊,道:“魔主话太多,我很烦他。”
他有些不好意思,又补充了一句,“主要是我也确实没办法抹灭他,还要忍受他的啰里啰嗦,所以就更烦了。”
“哈哈,我懂。”虞渊拱拱手,对巴洛好感顿生。
这位星族的族长,竟然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而且似乎没太多花花肠子。
比起虞渊接触过的暗灵族布里赛特,女妖族的蕾贝卡,巴洛让他感觉更舒服。
之后,虞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光之城,发现这座城池比千鸟界都要大。
光之城,像是以数不尽的宝石、神晶和秘银,掺杂着各种稀奇的精金铸造,远看如一座奇异的祭台,还让他生出了熟悉感。
灿莉的生命祭坛!
光之城的形状,远远看去,就像是放大了亿万倍的生命祭坛!
不同的是,这座“生命祭坛”是明光族后天建造而成,他们为了光之城还倾尽了物资,耗费了多年时光。
祭坛形状的光之城,错落有致的宫殿以特定轨迹排布,明显暗藏神秘。
如此壮阔巨大的城池,那些街道和宫殿内,如今却不见一人。
可虞渊多看几眼,就知道以前的光之城,一定生活着明光族的真正权贵。
不论是血脉低阶者,还是高阶的战士,必然都是明光族金字塔上方的一拨人。
如当年护送灿莉来浩漭的那些明光族战士,他们征战于天外时,自己的家眷,就被安置在光之城中。
寸土寸金的光之城,是明光族的圣地,似乎能促进族人血脉的突破。
因为,它无时无刻都在吸扯着周边日月星辰的光亮,因光之能量充沛无比,所以能让城内任何的明光族族人受益。
“虞渊,你还记得丹妮丝吗?”巴洛突然道。
“当然。”
虞渊略有些惊奇,不明白这位星族族长,为何突然提起了丹妮丝,“哦,对了!”
“是不是因为丹妮丝,修炼了浩漭阴脉传授的秘术,曾在千鸟界外现身?”
他想起了这一茬,旋即说道:“阴脉在天外的痕迹,已被摄魂强行夺取。至于丹妮丝,她和阴脉并没有太深瓜葛,神魂宗那边也不会责怪她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
巴洛不避讳光之城底下的檀笑天,也不介意卡多拉思等人听到,而且连犹豫都没,直接就说出他了解到的情况,“是摄魂安排她去了浩漭。”
“为什么?”
“好像,是要通过她去接触阴脉。”巴洛道。
消息来自九星贤者贝鲁,老人家惊闻丹妮丝有望冲击十级血脉,激动之下赶紧传讯巴洛,和巴洛分享他的喜悦。
当然,贝鲁也说丹妮丝此行必然有危险,他怕丹妮丝死于浩漭。
因为此时的浩漭很不太平。
贝鲁还告诉他,新生代的虞渊势不可挡地崛起了,不仅深得几位神王器重,连韩邈远都无可奈何。
巴洛首先自己脱不开身,而且他是异族的巅峰强者,这个身份去浩漭并不合适。
等他突然发现虞渊亲临光耀星域,便心思一动,想拜托虞渊照顾一下丹妮丝。
毕竟当年在曳幻星域的时候,虞渊和不死鸟女皇去过浮生界,而且和丹妮丝有过一些交情,所以他觉得或许可行。
“阴脉!”
虞渊一声轻呼后,就明白了巴洛唤他过来的真实意图,也被巴洛的消息惊讶。
摄魂想通过阴脉得到什么?为何不亲自过去,非要借助于天外的丹妮丝?
“我会留意一下,丹妮丝和我有旧,我回头将注意浩漭的动荡。”虞渊立即表态。
“星族会记得你。”巴洛嘴角浮现笑意。
“虞渊!”
檀笑天的叫嚣声,再一次从光之城底下传来,“喂!我如果想以灵魂接触源界,你有没有合适的门径推荐?”
巴洛脸一沉,就在他打算再次镇压,让檀笑天闭嘴时,虞渊道:“等下!”
巴洛悻悻然地罢手。
临近的数十颗明耀星辰,才刚刚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又蓦地黯淡了下去。
“你都知道什么?”
傲世九重天 小说
虞渊皱眉望着下方的光之城,神色不由凝重了几分,“你来光耀星域之前,是不是接触过谁?还有,你是想要接触源界,还是打算接触深渊?”
卡多拉思和巴洛等人因他这句话而变色。
“有区别吗?”檀笑天怪笑道。
“源界是源界,深渊是深渊。”虞渊斟酌了一番,道:“我知道有谁能接触源界,也知道怎么送你的灵魂去源界。但你要告诉我,你去源界想做什么?关于源界和深渊,你到底知道了什么?又是通过的谁?”
“虞渊啊虞渊,看来你知道的很多啊。”
檀笑天感慨了几句,忽然陷入了一阵沉默,众人等了半响,他才说道:“我是来到光耀星域,到了光之城内部,接触到被明光族封禁了无数年的一个东西,才明白我有可能成为深渊的黑暗邪神。”
此言一出,虞渊立即就意识到了,檀笑天已知深渊那边的情况。
卡多拉思众人愈发惊骇,似乎被黑暗邪神的说法镇住了,对檀笑天更为忌惮。
“那么,你想去源界做什么?”虞渊问道。
“哈哈,我这人天性多疑,我怕被那东西坑骗。所以呢,我必须要自己去接触深渊的生灵,而源界就是一个双方的桥梁。我要先弄清楚,它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免得我被愚弄以后,沦为了别人的一股黑暗力量。”
檀笑天没掩饰他的野心,赤裸裸地说:“可如果,深渊那边什么都能接受,如果我有望成为最强且唯一的黑暗邪神。那么,我也想在贝尔坦斯之后去一趟深渊,去接触一下那边的黑暗生灵!”
“哈哈哈!卡多拉思,你应该很乐意看到我檀笑天,到深渊去搅风搅雨吧?”
“你我的力量天然对立,我留在此方世界,对你来说永远都是最大的威胁!”
“老巫婆,你索性放我离开,让我去探索深渊得了。”
檀笑天怪笑不止,猖狂至极。
“你不是贝尔坦斯,深渊之门也处于关闭状态,单凭你的灵魂去深渊,你未必就能讨到便宜。”虞渊哼道。
“那是以后的事情,我要以灵魂去一趟源界,先弄清楚真相再说。”檀笑天道。
“等你能出来了,你来灰域找我,或者去浩漭也行。”
没继续和他啰嗦下去,虞渊和巴洛、卡多拉思点头致意后,就带着斩龙台远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