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復甦
小說推薦神秘復甦神秘复苏
杨间像是一个没事的人一样返回了娱乐城的大厅。
此刻。
熊文文,张伟他们还不知道,一场争斗已经接结束了,此刻的他们还在大厅里玩。
一张桌子前,围看了不少人。
熊文文十分嚣张的站在椅子上,身前放了一大堆的筹码,而在他的对面,负责发牌的荷官脸上都冒出了冷汗,他知道这个小孩子就是来砸场子的,从之前到现在玩一把赢一把,已经把好几张桌子的额度都玩没了。
现在轮到他了。
而且这个小孩子每一把都是下重注,哪怕是有限额的情况之下,也至少赢了十几亿。
“你看着熊爹我做什么?发牌啊。”熊文文瞪着眼看着荷官道。
荷官没办法,只能继续发牌。
结果毫无疑问,又是熊文文赢了,没有任何的悬念。
“这样赢下去这个小孩子要把这里赢破产不可。”旁边的人议论起来。
“破产?我看没那么容易,刚才我看到了何老板出现在了大厅,而且到现在也没有露面,这说明庄家还撑得住,十几个亿估计对这里影响还不大。”
“那是因为大厅限额,玩的不是很大,要是不限额,何老板今天晚上就要破产跳楼,连赢几十把,这谁顶得住?”
“听说这个小孩子一开始玩只有一千积分,啧啧,他这下发财了。”
一旁的江艳也笑的眯起了眼睛,她带着熊文文一路玩过来自己也跟着赚了很多,按照这样的趋势进展下去的话,今天晚上离开大兴娱乐城人之前她也能成为一个小富婆了。
“行了,不要玩了,刚才发生了一点意外,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杨间此刻走了过来。
熊文文诧异的看着他:“原来是小杨啊,你刚才去哪了,怎么一直都没有看到你,你看看熊爹我,厉害吧,赢了他们一大堆筹码,刚才江阿姨大致数了一下,至少十几个亿,你之前定下的目标太小了,我超额完成。”
他很自信高傲的扬起了脑袋。
“这不是应该做到的么?”
杨间平静道:“有预知如果还输了,那我就得怀疑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
“胡说,熊爹以前是班上出了名的顶呱呱,所有人都说我聪明,你一定是嫉妒我。”熊文文说道。
杨间没有继续理会他,转而道:“他赢多少了?”
江艳道;“应该有十五亿积分了,不过我之前听其他人说张伟在别的地方赢了更多,不过他老毛病又犯了在那里不断的打赏,也不知道浪费了多少。”
“足够了,加上张伟的应该也已经挽回之前的损失了,再继续玩下去意义也不是很大。”杨间道。
江艳有些愤愤不平道:“我觉得我们不能放过他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娱乐城赢破产,哼,敢欺负到我头上,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她在杨间身边耳读目染,也被杨间影响了有股狠劲。
“何老板死了,人死债消,这笔账已经算完了,祸不及其他人。”杨间神色平静道:“到此为止了。”
他还是很有原则的。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放过他这一次好了,我这就去联系张伟,让他不要玩了。”江艳点了点头,
“至于其他人,想继续玩的话就让他们继续,总之熊文文和张伟不能参与了。”杨间说道。
熊文文立刻道:“放屁,那阿伟哪能和我熊爹比,他有熊爹我厉害么?”
“其他人是普通人和灵异圈没关系,所以不需要约束。”杨间道;“你们不一样,涉及了灵异,需要被约束。”
“阿伟什么时候也算是灵异圈的人了,他最多只能算是娱乐圈的人。”熊文文说道:“而且还是一个娱乐主播。”
杨间没有过多的解释。
只有他知道张伟被鬼镜复活过一次,而被鬼镜复活后的人多多少少是沾染了一些灵异,有些不寻常,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张伟左右是颠倒的,因为镜子里的人也是相反的。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我还有一点其他的事情,回头再来找你们。”
杨间交代完之后又转身离开了。
他此刻离开了娱乐城,来到大澳市的一栋私人别墅内。
这里安保级别很高,到处都有人巡逻,周围都安有监控,但是对杨间而言这些都是形同虚设,根本就和没有是一样的。
“这里是骆胜的私人住处,如果他背后有什么人存在的话一定会在这里和他约见。”杨间站在空空荡荡的客厅内。
虽然这里金碧辉煌,装修奢华,但是却冰冷,死寂,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的有些可怕。
杨间踩在地砖上,脚步声回荡在别墅内。
但没走几步他就停了下来,他手中握着发裂的长枪,身后的鬼影开始扩散出去,犹如一团浓郁的墨汁,正在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覆盖过去。
他是要利用鬼影触发媒介,找出到底有什么人和骆胜有牵扯。
很快。
空荡荡的别墅大厅内立马就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身影,这些身影虚幻,透明,犹如一个影像呈现在了杨间的视线之中。
媒介只有手持柴刀的人才能看见。
杨间鬼眼微微转动,他在迅速的寻找,甄别,找出可疑之人。
留下媒介的人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有进出这里的保安,也有在别墅内工作的佣人,还有骆胜本人,以及一些社会名流……
然而就在杨间继续甄别查探的时候。
忽的。
静悄悄的别墅内却突然响起了沙沙的声音,像是那种老式的录音机播放后的前奏声。
但伴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整栋别墅内的灯光却在嗤嗤的闪烁起来,这种现象的出现就意味着电流受到了灵异的影响。
“嗯?”
杨间立刻松开了柴刀,眼前的所有媒介立马就消失了,他注意力被拉了回来,然后立刻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台播音机,样式是现代化的那种,并不是什么老旧的物件。
但是从里面放出的声音却透露出一种异常。
“杨间,我知道你现在就在我的住处,你不用费心了,这里不会有你想要的线索,你还是不要费心了,另外,这是我提前录好的音,会在你待在这里超过十秒钟后自动播放,而当你听完这段录音之后将会立刻陷入昏睡当中。”
播音机里面传来了骆胜的声音,
“录音?”杨间皱了皱眉。
似乎有些熟悉,他以前好像也遇到过类似的灵异。
那是什么时候?
艳骨欢,邪帝硬上弓
对了,他想起来了,那是他刚成为驭鬼者不久,对付尚通大厦原先的总裁,一个叫保罗的外国人时遇到过一卷录音带。
那个人自称是传教士,是国外的驭鬼者。
但是杨间当时没有听完录音带就将那玩意连同播音机全部丢进了大昌市郊外的血池里。
血池是鬼血严力死后厉鬼复苏形成的,坠入其中的灵异会被鬼血压制,陷入沉睡之中,某种程度上来讲血池或许比鬼湖的压制能力还要强。
“录音是一种诅咒,人为散播的诅咒,不过对方应该是没有什么自信,否则的话他不会只设下一个让我沉睡的诅咒,肯定巴不得把我诅咒死。”
杨间走向了那播音机。
现在的他并不担心这种诅咒,他只是想要看看这种灵异的诅咒到底是什么。
京城浪子 小說
而在走来的同时,杨间手中却已经握着了另外一件灵异道具。
一把缠绕着头发的红色剪刀。
鬼剪刀的使用可以让你看到诅咒,但是使用的代价也很大,杨间不打算用,只是用来确定一下自身的情况。
果然。
他看见了。
一根不存在的细线出现在了眼前,连接着他和这台播音机。
线很特别,呈现灰黑色,而且伸手触碰不到,是一种诅咒的呈现。
“的确是传教士的录音,看来骆胜牵扯的是国外的驭鬼者。”杨间神色微动。
“你发现的太晚了,杨间,诅咒已经开始了,祝你好运。”
播音机里的骆胜声音有些诡异,这段声音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厉鬼的,居然听得见杨间的声音,并且还能做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