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哈哈哈……”
麒亲王发出夜枭般的笑声。
他浑身溢出暗红色的雾气,面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种气息,与炼金九世完全一致。
“哈哈,终于……被我等到了这一刻啊。”
想要二人獨處
麒亲王仰天大笑。
声音变成了炼金九世。
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凌晨怀中抱着气息迅速坍塌羸弱的林北辰,看向‘麒亲王’的眼神中充满了仇恨。
她应该想到的。
早就应该想到的。
炼金九世一直都派麒亲王与自己接触。
从一开始就是麒亲王。
带着她去历练,去取邪月鎚,去与林北辰见面……两人所有的一切,麒亲王都知道。
既然自己这么重要,林北辰又这么重要,那出身荒古族的炼金九世苦心布局,又岂会不派遣一个他绝对信任的人?
不。
应该说,麒亲王早就被污染了。
他早就变成了炼金九世的傀儡。
为什么之前没有察觉?
斩恶意。
之前,炼金九世斩却了自己身体里的恶意,才得以和自己,林北辰一起顺利进入第七殿。
而这一次,他斩掉了麒亲王身体里的恶意,以至于不管是自己,还是第七殿,还是王忠……都没有发现麒亲王心中的杀念。
林北辰更是没有丝毫的预警。
所以才会中招。
真正的杀招,原来是麒亲王。
“嗬嗬……”
林北辰口中发出低吼声。
他的身躯急骤地颤抖着,想要说出什么。
但被那暗红色的古拙光符遍布全身,如刺青如锁链被蔓延在肌肤表层,竟是在飞快地丧失着对于身体的主导权,最后一个字都无法说出来。
眼眸中的光辉在飞快死消散。
“不要。”
凌晨眼中泪水长流。
她陷入了巨大的恐惧,清晰地感觉到林北辰的生命力在飞快地消逝,如沙漏中的沙粒般无法挽回。
凌晨从未见过林北辰流露出如此软弱的一面。
她看到,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带着愕然,似乎还有一丝丝的歉意。
仿佛是在说,对不起啦,没想到竟然死在了这样神圣的婚礼上,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不想让你伤心,可我好像坚持不住了。
“不,不不不……”
一代 天驕
凌晨泪如决堤。
她不顾一切地燃烧永恒之火,想要将林北辰伤口处不断涌出的暗红色古拙符文烧断,将那黑刃熔炼。
但无济于事。
林北辰正在快速地‘死’去。
而远处,剑雪无名身体微微地颤抖。
即便是隔着很远,她也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林北辰身上的变化。
不应该的。
不可能的,
他可是……
怎么会死?
她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
然后,一道闪电掠过她的脑海。
“难道他其实不是……只是因为血脉很像,所以我才会误会?”
剑雪无名身形如电般上前。
她想要检查什么。
“滚开。”
凌晨发出了凄厉刺耳的咆哮声。
她双眸通红犹如血池,看向剑雪无名:“不要靠近,谁都不要靠近他……”
可怕的力量,正在从凌晨的体内滋生。
好似是有什么东西,开始复苏。
“我才是他的妻子。”
凌晨盯着她,说出这句话。
剑雪无名一下子像是被钉在地上一样,再也难以靠近一步。
林北辰的思维逐渐沉沦。
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在不断地破碎,好像是一块完整的镜子被打碎,然后还要被碾压为齑粉一般,所有的意识都在消散。
身体不能动。
口不能言。
意识沉沦。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小林子?”
楚痕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脑子嗡嗡嗡地如同被巨锤砸了一般,几乎站立不稳。
“吱吱吱。”
光酱发出疯狂的尖叫,朝着林北辰冲去。
“亲哥!”
萧丙甘呆了呆,旋即狂暴了。
戴子纯觉得心脏中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挖去一块,瞬间胸闷无法呼吸一般。
就连秦兰书、凌君玄等人,也都眼前发黑……
这一瞬间,在场所有与林北辰关系密切的人,都感觉到了难以形容的悲伤和窒息。
凌晨的怀抱中,尸体正在快速地冰冷。
气息断绝。
生机犹如云散飘散。
那柄黑刃,自然脱落,啪嗒一声坠落在地,然后化作了黑色粉末。
“哈哈,绝神刺之下,祖境也难以幸存……林北辰死了,踏破桎梏的神圣血脉者死了,哈哈,我立大功。”
‘麒亲王’看到这一幕,纵声大笑。
斩杀林北辰者,可得荒古圣族的始祖赐福。
他不由得狂喜。
“我杀了你!”
凌晨悲呼一声。
咻。
下一瞬间,她出现在‘麒亲王’的身前,燃烧着永恒之火的手掌,直接穿透了他的心脏,捏出一颗漆黑如墨的心脏。
“呃,你……”
麒亲王瞳孔放大:“你怎么会……实力……你……”
这一瞬间,凌晨爆发出来的,竟是星尊级的力量。
嘭。
黑色心脏直接被捏碎。
麒亲王的眼神,恢复了一丝清明,旋即仰天倒下。
“啊……”
凌晨仰天悲呼。
两行血泪,从眼眶中流淌而出。
无数道人影朝着林北辰的尸体所在处冲去。
荒古族强者。
还有林北辰的亲友。
其中就包括寥寂在内四大星尊。
他们都想要得到林北辰的尸体……
唯有土匪哥心中升起一丝不安,并未前冲。
“你们……都得死。”
凌晨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恨意,浑身的永恒之火越发狂暴,竟是后发先至,瞬间拦截住了一名荒古族星尊。
砰砰。
双方交手。
这名星尊正是寥寂。
她的攻击落在凌晨身上,被凌晨不闪不避地硬抗,而她自己则被凌晨的火焰直接洞穿了身躯,真气被熔炼……
“疯子。”
寥寂大骇。
本应该被瞬间秒杀的凌晨,实力竟然依旧在疯狂暴涨,一种之前未曾展露过的暴虐气息,在这位炼金道新皇的体内流转。
她急退。
另外两名星尊联手,袭向凌晨。
杀了这个炼金新皇,所有人的任务就等于是彻底完成了。
“死吧。”
剑雪无名也出手了。
血雨纷飞。
一名荒古族星尊瞬间被虚空魔气撕裂。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
暴虐的笑声中,那种无所不在的可怕窒息威压又回来了。
荒古族的新祖境血云。
他竟然回来了。
太初 txt
“林北辰死了?”
血云新祖看到林北辰的尸体,顿时流露出大喜情绪波动。
为了杀这个神圣帝皇血脉者,荒古族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次次地损兵折将,老祖们早就意识到,此人乃是气运所钟,很难杀死,所以这次趁着婚礼,才不惜派出如此多的强者,要将林北辰连同其党羽,彻底斩杀。
此时,这个家伙,终于死了。
气运者,终于死了。
“走,离开这里。”
血云猛地又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下一扑,云海直接朝着林北辰的尸体冲去,并将寥寂等荒古族的强者,直接笼罩其中,道:“速走。”
土匪哥觉得奇怪。
怎么血云新祖好似是逃命一样。
他下意识地朝着天空一看,顿时毛骨悚然。
只见王忠瞬移般出现,手中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不是神圣议会大议长花雨境的首级,又是何人?
花雨境死了?
土匪哥心神狂震。
新祖啊。
那可是一尊新祖啊。
湖蛟 小說
直接被撕掉了头颅,看样子已经是陨落了。
所以血云新祖是逃回来的?
妈的。
事情不是这样的。
这一切和昨晚与林北辰的计划,完全不一样啊。
他有些慌,主动朝着血云中钻去。
因为血云新祖最擅长逃遁挪移,亦有搬运之能。
血光闪烁。
诸多荒古族强者,包括寥寂、土匪哥等人,直接被包裹其内,连同林北辰的尸体,一起被罩住,化作云光,朝着外天穹遁去。
“留下。”
愛妃在上
王忠大喝,遥遥一拜。
嘭。
血云崩碎。
数十道人影失魂落魄地跌落下来。
三名荒古族星尊,连同十几名准帝、星帝直接被拜的失去战斗能力,如同木头人一般重重地砸在地上。
但其中却没有林北辰的尸身。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