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多元宇宙是如此浩瀚无垠,无穷世界中发生着无数故事。
或是玄幻,或是仙侠,或是科幻,或是奇幻,或是游戏,或是言情……
有关于冒险,有关于探索,有关于战斗,有关于拯救,有关于复仇,有关于解谜……
无穷故事互相交错嵌合,众生在因缘的锁链下构成一个宏大的整体,贯穿无限世界时空。
但通常来说,即便是再怎么恢弘壮烈的故事,也绝难影响整个多元宇宙。
毕竟,多元宇宙是实在是太过庞大,那是几乎超越一切概念,包涵了一切可以想象与不能想象之物的全部。
想要影响这样一个庞然的整体,何等困难?
不过。
有关于‘烛昼’与‘禁忌’的那场,发生在多元宇宙中央的庄严之战,以及在此之前,诸多洪流相互之间展开的‘洪流之战’,却货真价实地改变了整个多元宇宙。
直至那场战斗打响,并暂时告一段落……无垠虚海中的万界众生与无数强者,才愕然地察觉,原来自己所在的这个多元宇宙中,居然有如此众多的强者。
而这些强者,于久远的过去,因为守护他们的未来,保护万物的存续,而默默牺牲了无数个万年。
这是一种极其不可思议的改变。
和所有人想象的不一样,对于多元宇宙来说,最大的改变,并不是多出了好几种无限力,也不是烛昼这物种扩散的满多元宇宙都是——这当然也算是改变,但改变幅度并不大。
真正切实影响到整个多元宇宙所有文明和生命的,其实是‘这个多元宇宙中的最强者,对万物众生持有善意’这点。
很难想象,不是吗?
但这就是事实。
尝试想象一下吧。
假设有一个文明,刚刚有了初步探索星海的技术,但是内部却分裂成几十上百个国家,互相在自己这颗小小的星球上明争暗斗扯后退,经常性地发起席卷整个世界的战争亦或是矛盾冲突。
这样的一个文明,想要自我改革改变,是极其困难的——除非他们内斗出了结果,诸多势力达成妥协,那或许需要花费极其漫长的时光,或许永远不可能达成。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文明,倘若在明争暗斗时知晓,他们所在的星域中,所在的河系中,有着‘外星人’的存在。
那么,他们的行动策略,是否会有些许改变?
答案是必然的。
他们必然会改变。
即便仅仅是知晓,没有得到外星人的技术,也没有面临外星人的入侵,仅仅是确定外星人的确存在,并且就在他们可以抵达的地方……单单就是这点,便足以改变诸多国家的行动策略,令一个文明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虽然表现于外在,可能仅仅只是资源分配倾斜,一些矛盾被交流解决,一些被忽视的技术被重新拾起发展,除此之外,并不会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这个文明的确会被改变。
比一场战争都要更加迅捷直接。
倘若,再加上‘这些强大到离谱的外星人充满善意,愿意协助所有后来文明发展’这点。
那么改变就会更大。
所有知晓这‘信息’的文明,即便是表面上不会显露出来,他们肯定也会逐渐地倾向于善意。
毕竟,大地之上的,苍天之下的一切矛盾和纷争,归根结底,不就是‘生命压迫生命’,‘不满积累不满’以及‘强者压迫弱者’吗?
倘若人们能吃饱穿暖,安家乐业,生活幸福美满,而强者也不压迫弱者。
倘若人们能想象美好的未来,有着对幸福的希望和对未来的乐观,且这点是触手可及,可以一步步达成的……
倘若,这个多元宇宙的最强者,并不压迫弱者,甚至厌憎这种行为。
那么这世间又有什么纷争可言?
即便有个人的矛盾,但也不会演变为影响整个文明的战争。
当智慧生命知晓这个多元宇宙最强大的那些强者,至高中的至高,那些洪流们都如此心怀善意后,又有谁非要冒着可能会被制裁的风险,非要去当一个‘恶者’?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所谓的改变,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这就是榜样,示范,想象。
以及,‘向往’的力量。
一种名为‘爱’的余波。
——洪流之战·许多年后——
【泛银河经济发展建设共同体已成功开启跨虚空星门——踏向多元宇宙的第一步,宇宙之外的无限宇宙,无垠的探索与冒险将于今日启程!】
【烛昼天驻拉尼亚凯亚办事处已针对封印宇宙时空裂隙扩大增加事件发表声明:可能是无方天魔出现的前兆,全宇宙修行者应当联合起来,共度艰险】
【知名灵植学家,神木之道的开拓者,陈志诚教授以及其团队开发出了全新的神木修行之法,或将改变银河系所有农业体系】
【接下来,我们将荣幸采访陈志诚教授,请这位知名植物学者,灵植专家,为我们讲解一下他的全新开拓性成就……】
早间的空气清新而湿润,雾气弥漫,庭院内正在回荡今日早间新闻的声音。
虚幻的投影悬浮在空地的中央,而环绕这空地摆满了桌子与各类烤架,能看见院旁摆放有不少饮料柜和冰柜,看得出来,此地正在准备一场派对亦或是聚会。
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倘若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个庭院相比起一般住宅的庭院,倒不如说是一座失去了穹顶的古老大厅,在庭院两侧,有三排共六根肃穆耸立的巨型石柱,上面铭刻有古老的铭文,有星尘一般的光点在周围闪烁。
【无限·时空】【绝对·真实】【永恒·存在】
其中,无限与时空,永恒与存在这四根石柱,互相有拱顶链接,只有绝对与真实之间,只有闪烁的朦胧星光流淌,化作虚幻的星河,但却并没有完全链接,没办法与其他石柱交织为穹顶。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还不着急。
大厅中央的新闻还在播放。
【“……是的,我的确培育出了一种全新的灵植生命,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助手霞兰,通过她的生命形态,我才能得到灵感,创造出‘草木妖精’这一全新类别的灵植生命。”】
【“草木妖精吗?非常好听的名字,真难想象,这就是前段时间被泛银河经济发展建设共同体‘最高创造成就奖’的名字,同等级的造物,譬如说利用了‘尽远道’力量的‘任意门’与可以观测平行世界的‘如果电话亭(观测版)’。陈教授能稍微解释一下,草木妖精的出现会对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改变吗?”】
重生太子妃 司徒雪刃1
【“这个其实很简单,众所周知,各种珍稀灵植的种植非常艰难,这是因为绝大部分灵植的成长,其实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最佳生长条件’,而是像人类一样,会不断随着周围生态,周围生命,乃至于特殊的灵气场域的影响而不断地改变……换而言之,灵植本身是一种没有明显智慧的灵性生命,大规模工业化种植,而不用心去照料的话,灵植就会不断地劣化,只有少数坚韧的个体可以成长成熟,这也是为何古代传说中,即便古代仙神也很难大规模种植超珍稀灵植的原因,因为它们一旦遇到了不适宜的环境,就拒绝‘诞生’。”】
【“拒绝诞生……听上去真难以理解,难道说灵植在出生前就能预知到诞生的条件吗?”】
【“是的,根据研究发现,绝大部分具备‘化生’能力的灵植乃至于所有生命,本质上都是流溢在多元宇宙中的灵气模因,只有遇到适宜条件的情况下,这些模因才会从虚空中投影降临,通过灵气纠缠制造出种子,为自己创造出‘物质的肉体’,甚至是凭依一些普通的植物,令其进化为‘灵植’……而没有遇到适宜条件,这些模因就不会降临,哪怕是降临了,也会将自己的灵性本质送回虚空,缔造出‘拒绝诞生’,也即是所谓的‘灵植枯死’与‘劣化’这种结果。”】
【“非常有意思的观点……但是这个和陈教授您创造出的草木妖精有什么关联呢?”】
【“关联就在这里了——灵植的信息态模因虽然非常神妙,但反馈机制极其原始,几乎没有智能,只是机械化地判断相关环境符不符合自己所有信息中记载的适宜条件,而绝大部分人类人工养殖的条件都被设定为‘不适宜’,所以我们最初的研究方向,就是试图如何修正灵气中寄宿的模因信息,反过来修正这些灵植生长的设定,让它们可以被我们所用。”】
【“等等……这听上去……”】
【“对的,这是返虚道一,亦或是说,合道强者级修改大道本质的手段。虽然我们使用的手段在真正的合道看来非常浅显,但仍然是直指根本大道的力量,这原本很艰难,但是通过烛昼天支援的技术,我们有了突破性的进展——甚至是超乎想象的进展。”】
新闻中,那位虽然头发乱糟糟,但是看上去极其意气风发的中年教授喝了一口水,而坐在他肩膀上的,一只笑吟吟的花妖精控制茶壶帮他满上。
在笑着感谢这只名为霞兰的花妖精后,陈志诚教授继续在节目中道:【“具体过程难以叙述,总之,我们通过赋予灵植的灵气模因真正的生命智能,令祂们可以化作真正的灵气形态生命,直接降临在物质世界,成为所谓的‘草木妖精’。与此同时,这些草木妖精掌握有各自领域内的‘草木’的权能,其中自然也包括有各种灵植。”】
【“换而言之,那些最初的妖精,就是某种意义上的‘草木神祇’。”】
【“所有草木妖精,譬如说凝神草妖精,聚灵草妖精,炽晶花妖精等等,其本质上都是这样的灵气模因生命,祂们的存在,能令所有种类的灵植都在适宜的情况下成长,并且永远不会有劣化——因为祂们的本质,就是所有草木灵植的精魄精华,草木存在的越多,延续的越多,祂们也就越强大。”】
【“与之相对的,祂们也非常欢迎其他智慧生命来帮助祂们扩大种植——毕竟对于这样的模因生命而言,现实中的灵植躯体,不过是祂们的头发和指甲这样无关紧要,随时都能长出来的东西,而我们帮助祂们种植,等同于一个文明为祂们服务,帮助祂们成长,还帮助祂们剪头发。”】
采访还在继续,但是门口已经出现人影。
“好家伙,一大早就看新闻啊?”
穿过雾气的清辉洒在庭院门口,一位头发长相颇为年轻,但头发灰白的男人,带着一位少女与一位机械身躯的温婉女子步入院内,他看见庭院中央的新闻,不禁感慨:“多亏了陈志诚的发明,最近这三个月多了十五类草木妖精收集养成游戏,我估计下一步就是药材拟人……现在的人类真的是闲的。”
“汤缘,这还不是多亏了你?要不是有你协助,他们根本想不到怎么让草木妖精活过来呢。”
庭院内传来一声颇为慵懒的声音,被称呼为汤缘的男人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声音发起之地位于庭院中心,那里是一座颇为典雅的中式小楼,二楼阳台处,一位有着木质长发的年轻男子正微笑着挥手。
汤缘不禁叹道:“启明?你来的倒是早……还有没有其他人?”
“邵哥好!”汤缘身旁的少女一只手牢牢抓住汤缘的隔壁,而后举起另一只手挥手问好,另一侧的温婉机械女子也微笑着问好。
被称呼为邵启明的温润男子笑了笑:“没,我其实前几天就住这了,所以理论上来说你们是第一批。”
“这地方还真不错,难怪越来越多人都想要搬入烛昼天居住。”
双方都很熟悉,也没太多寒暄,汤缘和邵启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灰发男人不禁点头赞叹:“刚才我带着冷夏夏和瀮她们在城内转了一圈,环境可真好,灵气充足,大道稳固,治安更是一等一,拐个弯就能看见一打烛昼自发地巡视周边。”
“也难怪,哪怕是烛昼天联通了不知多少个世界,有无数强者甚至是高危囚犯往来,这里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意外和犯罪。”
“哈哈。”
邵启明笑了一声,他抬起头,看向庭院之外:“毕竟……”
“这里就是多元宇宙警察局大本营。”
能看见,这看似普通的庭院,仿佛凌驾于诸多时空,周边全部都是难以言喻形容的混沌,而一个个宛如网格一般的世界画面,就在混沌中沉浮,倒映出无数世界的情景。
混沌中,有诸多奇形怪状的,亦或是气息强大的人形,神木形,龙形,鸟形乃至于虫形和一切形态的生命,在这诸多时空画面中流转,观测。
每当祂们察觉到,混沌中沉浮的宇宙画面浮现出代表‘咒怨’的‘红色警告’时,这些形态各异,与其说是奇怪,倒不如说是独一无二的‘烛昼’就会振奋精神,紧接着组成小队,联手前往有着警告响起的宇宙,处理其中的问题,接受报警者的报案,然后制服其中的犯人,将危害众生的恶徒带回这个混沌时空关押。
那时,混沌海中就会漂浮起一颗小球充当监狱。虽然看似普通,但那小球实际上是一个完整的宇宙之种,可以随着被关押者的实力而扩大,哪怕是无限大的宇宙也不在话下。
诸多烛昼的实力相当强大,其中不乏有极其强大的强者,周身甚至会漂浮几个微型的世界模型,似乎是在思考创世的模板。
但即便是这样的阵容,有些时候也会遇到难以解决的麻烦……或许是意外,亦或是恶人也会暴种临阵突破,有些烛昼会重伤而归,没有完成任务。
那个时候,就可以看见颇为壮观的一幕了——那片多元宇宙扇区内的所有烛昼都会行动,用无限的数量构成军团,直接进行绝对的暴力压制,将那出乎预料之外的犯人押送归案。
你说什么?人多欺负人少?
废话!文明的本质不就是人多欺负人少吗!
最关键的要素就是,如何让自己变成人多的那一方!也就是说,如何让所有生命都自愿地成为自己的一方!
邵启明注视着这一切。
烛昼天乃是一个完整的多元宇宙,虽然内部完全都是监狱,但也的确有令人正常居住的地方——庭院所在的区域,便是一个可以让普通人也定居的城市‘希光之城’。
正对着庭院下方的时空,就是一座宽广整洁的广场,上面诸多石柱林立,庄严巍峨的气息弥漫,无限的力量澎湃着,最终在广场的顶端凝聚为一颗照耀整个烛昼天多元宇宙的‘希光之火’。
而围绕这‘希光广场’周边的,便是一个个居住区,许多在烛昼天工作的烛昼家属,以及预备役烛昼都定居在这座希光城中,沐浴着烛昼无限之力的光辉。
庭院与希光城相连,但本质高于烛昼天,故而没有被允许的人只能在希光广场周边徘徊,无法进入庭院。
“啊,我妹和干妹,以及金琼九溟他们也来了。”
俯瞰混沌海上的诸多时空,邵启明抬眉,他看见有明显的轨迹正在靠近庭院:“今天大家来的可真早。”
“可不是吗。”汤缘耸耸肩:“听说有大消息,大家伙肯定都想早点知道是什么大消息,不想被某人卖关子吊胃口。”
“也是。”
邵启明微笑着点头,他察觉到,自己妹妹邵霜月和干妹星萤停下了脚步,故而有些好奇,继续眺望。
希光城中。
“……好了,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修行的时候太着急,灵气逆冲心脉所以才会痛,我处理过后,你再回家找你爸爸亦或是妈妈调理一下就没事了。”
放下手,一位身着深色机甲紧身衣的黑长直少女不知从何处掏出一颗糖果,放在眼前正在抹眼泪的精灵女孩手心:“这是我前段时间从半月湖那边带来的特产月光糖,虽然和你们估计不是同一个精灵族裔,但估计都会喜欢吧。”
“谢谢姐姐!”拿到糖,绿色头发的精灵小女孩破涕为笑,然后便在邵霜月的安抚下蹦蹦跳跳着回家,走到一半,小女孩还特意回头,大声喊着‘谢谢姐姐’。
“哎,不用谢!应该的!”
日行一善的少女在神清气爽之余,也不由得摇头,抱怨道:“这群烛昼当真是有点毛病,外出执行任务那么欢快,结果就连自己孩子的修行都照看不好?”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吃点教训,以后修行才会更加注意。”而白金色长发的龙女撇了撇嘴:“还有,霜月姐,你是不是有点傻啊?那可是精灵诶,指不定对方比你都大……不然的话,哪怕是烛昼也不会放心扔下自己的孩子。”
邵霜月闻言,脸色一僵:“要你管啦,走走走,去庭院去庭院。”
谁也说不清楚庭院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没人能知晓烛昼天和希光之城具体出现的时间,对于多元宇宙的诸多种族和文明来说,祂们唯一能判断的,就是这样一切都发生在洪流之战后。
自那之后,名为烛昼天的‘多元宇宙警察局’名号,便正式在整个封印多元宇宙中扩散,而零散分布于诸多宇宙时空的烛昼们,自此之后也就有了自己的老家和‘祖地’。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不谈多元宇宙警察局这个名号,诸多烛昼在各个世界,都是相当会搞事的主,祂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与诸多恶人恶神恶魔为敌,仇家满天下,有些时候跑都没法跑,躲都没地躲。
而有了烛昼天这个祖地后,诸多愿意秉持烛昼之道行动的烛昼,便就有了安置自己家庭亲人挚友的去处,可以放下顾虑,继续在诸多时空中行动,将一个个犯人逮捕归案——由于烛昼天多元宇宙已经开始与封印多元宇宙重合,故而位于烛昼天中的所有生命都可以在申请下自由回到各自的家乡,所以其实也没有什么乡愁和隔绝于世的烦恼。
诸多烛昼都是很不错的好人,虽然大多工作起来就没停,但闲暇之余也会通过烛昼天的传送带着家人去诸多世界游历玩耍,这也算是警察局给诸多巡捕们的福利吧。
邵启明微微点头。
邵霜月和星萤是路上顺手帮了一位修行出了问题的精灵小女孩,所以才慢上一步。
而金琼和九溟就不一样了。
他们自己就像是小孩。
这俩活宝,在路上被人用卡牌游戏挑战后,就玩性大发,跑去决斗起来。
——我有着急的事情要去办,正等着去听大新闻,和朋友聚会呢。
——哦?你在邀请我决斗吗?呵,我可是先驱空间/兽神界最好的决斗家,偶雷诺碳,多罗!萌死他卡多/阔诺卡多!
众所周知,训练家们双目接触到的时候,就是决斗开始的时候!
“咋回事啊?怎么都来的这么早?”
而就在邵启明通过庭院自带的观测系统,津津有味地观赏金琼和九溟与两位路过的宝X梦大师展开了一场卡牌战斗时,他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了一声懒洋洋的声音:“我还以为他们会中午过来,压根没准备早茶。”
转过身,邵启明看见一位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的青年就这样晃晃悠悠地从卧室里走出来,将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挂着看向阳台之下:“好家伙,你们居然来齐了,那正好就一起吃早饭吧。”
“阿昼,你醒了?”
邵启明倒是有些忧虑自己友人的状态:“你前些天才和多元宇宙真灵对拼了一个同归于尽,现在复活还没多长时间,要不多睡一会?”
“算了吧,都死习惯了。”苏昼撇了撇嘴,他摇头道:“而且我那不是睡,我那是洪流本质自爆弥散后的重凝过程,是复活CD。CD转好了就该醒了。”
又打了个哈欠,苏昼摇头道:“不过多元宇宙真灵那边肯定比我要糟糕。”
“毕竟……”如此说着,他一个翻身,从二楼跳下,和同样笑着迎上前的汤缘和冷夏夏等人来了一个拥抱。
青年微笑着回头,看向自己还在阳台上的挚友,耸肩道:“我有朋友和家人,不是吗?”
邵启明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叹气道:“算了,随你。”
看到这里,肯定会有不少人非常疑惑。
——苏昼不是和多元宇宙真灵1V1决斗,大战至多元宇宙大道尽头,无尽平行时空都磨灭了吗?
怎么还能像是现在这样,和朋友普普通通的聚会过日子呢?
好问题!
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不能呢?
有谁说过,抗击多元宇宙大敌,就不能过日常生活了?这两句话根本就没有必要的逻辑啊!
更何况,苏昼那么多无限力化身,随便挑一个和家人朋友一起过不就行了。
无限减一还是无限,这不是常识嘛。
实际上,自那场洪流之战,苏昼展开【超越者诞生进度】,与多元宇宙真灵正式在整个封印多元宇宙开战后……苏昼便过上了同时应对整个多元宇宙天魔,并且成天在地球陪伴家人,照顾弟弟妹妹,和朋友们派对聚餐的日子。
——什么?气氛不太对?
和超级强大的敌人交手就不能陪伴家人朋友,必须忍受无限长时间的战斗后,即便胜利了,家乡也物是人非,一切都被改变……
这才是故事的结尾应该有的气氛才对,还能赚点眼泪。
——但答案是全错!
什么牺牲,什么物是人非,什么无法陪伴家人……全都是胡话!这侮辱了烛昼的无限力,请立刻道歉!
这都20XX年了,为什么还会还有这种虐主的腐朽设定!哪来的那么多悲剧和牺牲!哪来的那么多英雄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作为无限的洪流,苏昼就是可以全都要,什么都不抛弃,什么都不放下,即便是一手托举烛昼天,一手背负封印宇宙,依然能无敌于封印多元,与那多元宇宙真灵战至最后啊!
有这种想法的人,绝对需要革新!
也就是多元宇宙真灵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一切,孤家寡人一个,只能带着自然现象五大天魔到处袭击,过着一天二十四小时无休加班的日子,还要时不时被苏昼一命换命拼死,那勉强能算是极少数的可以休息的时间。
与之相对的,苏昼可不一样。
这么多年来,他过的爽极了!玩的可开心了!
苏昼的朋友自然早就习惯了这点,自家朋友/上司/大哥/教授经常和整个多元宇宙最大的危害和灾难一换一,换完之后就会开个聚会庆贺一下,顺便把自己度假的过程拍摄发送给多元宇宙真灵……虽然听上去有点损,但实际上因为多元宇宙真灵没有类似的情绪,所以倒也无伤大雅。
倒不如说,倘若多元宇宙真灵真的会为此而愤怒的话,那反倒是好事——这证明,对方也同样开始渴望起同伴,友谊和亲情的存在……那个怪物,也逐渐明白了何为‘爱’。
“怎么,究竟是什么大新闻?”
拥抱结束,汤缘也毫不见外地拍肩问道:“特意叫大家伙过来,不会就是为了看你复活后这幅邋遢的模样吧?”
“当然不是。”
苏昼摇摇头,他抬起头,看向庭院的外侧,凝视着烛昼天的中枢之地。
这时的青年,目光肃穆认真了起来,但很快,他又继续笑道:“今天的主角不是我,而是另一位你们也算是挺熟悉的朋友。”
“我们多元宇宙警察局真正的核心人物……烛昼天大监狱的典狱长。”
“今天的聚会,是为了庆贺祂的成就而开。”
……
叶秋行走在街道上,路上的孩子都会与他挥手,而街道上的诸多烛昼在看见他时,也会活力十足地喊上一声‘弘始局长好’。
最开始,叶秋会板着脸,一本正经地回敬回礼,但后来,他也逐渐会笑着挥挥手,随意且亲切地回应这些善意。
烛昼天的最高领导人之一不是烛昼,这点其实颇为神奇,即便是向来对许多事都无所谓的烛昼们也会在讨论到这件事的时候,感慨世间的诸多奇妙之处。
不过时间久了,叶秋与诸多烛昼互相熟悉,互相理解后,烛昼们也都钦佩起这位无数年如一日,秉持着自己内心的信念,去拯救多元宇宙众生,甚至就连囚犯也都想要去拯救的副局长。
【我总是能听见声音,多元宇宙众生的泪水在虚空中奔流成河,那泪河的呼啸在我耳畔奔流而过,我不能置之不理】
【这不是什么高尚的事情,你们倘若能听见,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事情】
【我做的还不够好,我仍然无法相信,在这点上,我还要向你们这些烛昼学习才是】
他总是这么说,也是发自内心的这么想,所以久而久之,那些过去曾经无法理解弘始的人,也逐渐明白为何自家老祖原初烛昼会将这位不是烛昼的强者,任命为烛昼天名义上的二把手,实质意义上的一把手了。
因为烛昼们天生就会相信一切爱与希望,因为祂们知晓正确的目标,故而从不迷茫……但是真正能开辟出全新正确的存在,乃是可以在一切不相信,一切否定,一切拒绝,憎恨与绝望中,仍然寻觅出坚持的理由,铸造出独属于自己信念之光辉的存在。
就像是现代人穿越回过去黑暗的年代,在知晓有正确答案和未来的情况下,自然能坚定自己的信念,坚持自己的行动是正确的,从不迷茫。
但是对于诞生于黑暗年代的本地人来说,放弃和绝望才是常态,真的能和知晓正确答案者一样坚定的存在,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相信’。
要知晓‘错误’,才能成为‘正确’——要认清‘虚无的本质’,才能理解‘生命的意义’。
弘始就是走在这样的路上,坚持行走着。
所以才值得钦佩。
虽然被诸多烛昼钦佩,向往着,但是叶秋一向不是很在意这些虚名,他认真工作,从未懈怠。
毕竟作为弘始大帝的那么多年,祂也从未松懈过,如今换了一个更好的,可以纵观整个多元宇宙无限世界的大舞台,行动调度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归根结底,因为烛昼天,祂看见的越多,听见的泪河奔流之声也就越多……如此一来,又怎么可能松懈?
弘始的工作非常重要,祂负责为所有烛昼抓捕的凡人设计囚牢,设计劳动改造的计划。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随着烛昼们的成长,弘始也不需要那么忙碌的工作了——无尽时空中涌出的烛昼数量是无限的,其中自然有可以理解弘始,为其分担压力的助手和后继者。
“头儿,你真的该好好休息一下。”
【我是合道巅峰,根本不需要……】
“不,你需要。”
最近这段时间,这样的对话越来越多起来,被迫卸下弘始之职,叶秋倒也有时间在烛昼天逛逛,散散心,也算是巡逻诸多囚世,看看自己过去抓捕的那些囚犯现在安分不安分。
当然,即便是诸多烛昼,也不可能完全替代弘始的职责,作为烛昼天囚世的根本设计者,总是有些只有祂才能做得更好的工作,譬如说针对诸多天魔的全新囚世封印,再比如说监控多元宇宙时空中所有求救讯号的自反应系统……
那时的叶秋就会再次变回弘始大帝,重新回归至紧张的工作中,然后在完成任务后再次被赶去休息,享受他自己并不怎么想要的度假生活。
所有人,包括弘始自己,都觉得这样平静又反复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直至苏昼真正地战胜多元宇宙真灵,那无尽漫长的时光后为止……直至今天。
希光之阳的光辉扫过办公桌,弘始闭上眼睛,祂本来正在构思另一种全新囚世封印,可以完全封印住诸多大道魔神的结构,但是突然地,祂感觉到有些许不对。
祂感觉到自己的耳畔一片寂静。
一时间,弘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祂就察觉到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无时无刻都在祂耳畔澎湃的,多元宇宙众生泪河的奔流之声……消失了。
【为什么……】
抬起头,叶秋有些茫然地凝视着烛昼天之外的多元宇宙虚空,祂本应该能看见,有一道无形的天河在伟大封印缔造出的裂缝之外奔涌澎湃,于诸多界之中冲刷出一道无尽深邃的幽谷。
那是心脏的跳动,是灼热心血的脉搏,是泪水流淌,自心头滚落大地的声音。
那是祂的心声。
但是,现在……
心声,消失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出现什么意外了吗?】
安详的静谧包裹住了叶秋,这过于安宁的一切令祂有些难以接受,不禁环视周边的多元宇宙。
但是,就在此时此刻,在这曾经极度喧嚣后的寂静中,男人于冥冥间,听见了一声轻柔且温和,充满感激的笑声。
——谢谢。
【你是谁?】
好像是幻觉,好像根本从来没有这样的声音响起过,叶秋不禁感到愕然,祂是合道巅峰,位于烛昼天中,不可能出现任何幻觉。
祂想要询问那个声音究竟是谁,但是只能听见窗外开着小花的树木在风中摇曳,发出些许轻笑一般的喧哗。
自此之后,祂再也没有听过那个笑着的声音。
也再也没有听过哭泣的声音。
只有温柔的风吹过。
证明着一位正在被众生所相信,也开始相信众生的洪流……
于静谧的爱中诞生。
【超越者诞生进度——25%】
至于一场来自朋友的宴会,正等待着这位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就的洪流前去参加这件事。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
……
所以说,这是故事真正的结尾吗?
当然不是。
原初烛昼的故事,虽然已经步入尾声,但真正的结束,却还没有那么快。
实际上,他的故事的结束,在很漫长很漫长,甚至是好几个其他的故事都结束后的之后,在非常非常久远的岁月彼端。
总而言之,在那个时候,原初的烛昼,终于等到了进度条抵达了100%的那一天。
而那时,解决了一切麻烦和问题的他,便开始起步,去寻觅那个他早就想要去寻找的存在。
他的老师,朋友,引导者,反驳者,认可者,以及立约者。
寻觅的过程,那又是一个相当漫长的故事,不过好就好在,我们有尽远道这样的力量。
所以,现在。
苏昼正在前往他想要去的地方。
苏昼已经抵达他想要去的地方。
——泛无限多元衍生轴·混沌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