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唐若雪和清姨火急火燎赶回现场的时候,发现尸体和破损车子全都不见了。
现场也被人第一时间清理了。
櫻色Phantom Pain
碎片、弹头和刀枪全都不见影子。
如不是地上残留着血迹,估计都不会有人觉得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厮杀。
这让唐若雪说不出的遗憾,但也让她心里有着一丝希望。
而这个时候,叶凡正钻入杨曦月开来的保姆车里。
他掏出灰衣婆婆掉落的盒子,打开一看。
一枚年代久远的铜钱。
铜钱做工很是精巧,也并非中规中矩的外圆内方。
相反,边缘有不少锯齿,宛如一把特殊的钥匙。
铜钱的一面还刻着天下商会以及大写‘八’几个字眼。
叶凡看不出这是干什么用的,但灰衣婆婆这么珍惜,他就先收了起来。
接着,叶凡又从盒子下面找出十几份手令。
其中一份是陈厉婉砸出高价对付唐若雪的手令。
“想不到这老太婆喜欢收藏这些玩意,看来是把它们当成纪念品胜利品了。”
叶凡一笑,留下,接着又翻阅其它手令。
很多都年代久远,除了战太的手令,最近一次是五年前,刺杀一名芯片专家。
接着就是七年前、八年前、十年前刺杀古董大咖、五星战将、西南首富之类。
灰衣婆婆袭击的目标都是有头有脸人物。
叶凡正在感慨灰衣婆婆战绩时,突然目光停留在一个二十多年前的手令。
那是一张刺杀赵明月的手令。
这让叶凡顷刻坐直了身子。
他没有想到,灰衣婆婆参与了当年对母亲的袭击。
但让她袭击的人却没有名字和来历,只有一朵盖章下去的红色莲花。
因为岁月缘故,莲花颜色有些暗淡,但叶凡还是能判断出这是九幽火莲的形状。
这让叶凡扯开了衣领扣子,随后抬头对杨曦月开口:
“调集人手,给我把灰衣婆婆的来历挖出来。”
“必要的时候还可以从陈厉婉那里着手。”
叶凡把刺杀母亲的手令以及铜钱收了起来,随后把盒子和其余手令丢给杨曦月。
杨曦月一把接过:“明白!”
“对了,再派人盯一盯唐若雪。”
叶凡又追加一声:“这女人总觉得自己能跟战家掰手腕,却不知明江这水深的能淹死一条龙。”
杨曦月再度点头:“明白。”
“轰!”
一场大雨在下午的时候笼罩了明江,让整个明江多了一丝凉意。
特别是到了晚上,大街小巷变得更加死寂,几条苟延残喘的流浪狗也夹起尾巴休息。
在风大雨大中,明江郊外一个废弃的黑蜂小镇,一个可以俯视的小山丘,显露出唐若雪身影。
她裹着一把雨衣,手里拿着一把狙击枪,腰间匕首和蓝牙耳机。
在唐若雪的两侧丛林中,还蹲伏着十二名精兵强将,对面也有两支严阵以待的小队。
他们一个个都穿着黑色雨衣,把自己的身子紧紧裹住保暖。
他们像是一群暗夜中的群狼,等待着猎物进入。
清姨也趴在唐若雪附近,高度警惕保护着她的安全。
唐若雪的眼里闪烁着一股寒光。
她说到做到!
张有有和战氏家族刺杀她二三十次,灰衣婆婆刺杀失败后,还在警署门口用煤气瓶袭击。
那一炸,虽然没有要了唐若雪的命,但剩下几名保镖全部被掀翻。
接着张有有还打来电话,说是对他们杀死灰衣婆婆的报复。
这让唐若雪彻底怒了。
她决定死磕。
于是最快速度调入江燕子早早部署的人手,还从黑市高价购入大批热武器。
唐若雪甚至让江燕子砸钱准备了两架直升机作为支援和撤离工具。
唐若雪向清姨问道:“清姨,情报确认陈厉婉他们会来这个黑蜂小镇?”
清姨连连点头:“没错,情报组非常肯定,陈厉婉他们会出现。”
“陈厉婉和战家是天下商会的银牌会员,今晚替天下商会接收一批来自黑三角的武器。”
“夏昆仑现在如日冲天,上次还往明江渗透不少棋子,前几天还向国主提议管控各大战区的武器和弹头。”
“这让天下商会感觉到了存亡之际。”
“所以天下商会在拉拢各方势力之余,也向境外购入大批武器,准备将来造反时能够放手一战。”
她补充一句:“今晚这批武器听说能武装一个加强团。”
唐若雪很是满意地点头:“很好,今晚就给陈厉婉他们一记重击吗。”
“虽然是张有有招惹我,但战家助纣为虐,我不能忍,先收拾这个陈厉婉掌舵人。”
“擒贼先擒王,打掉了掌舵人,我看还有哪个战家人敢再刺杀我?”
唐若雪呢喃不已:“所有的耻辱,我要全部还回去!”
“呼——”
一片吹拂过来的树叶,打在唐若雪的俏脸上,发出一记锐响。
她身子抖了一下,抬起手,看了看腕上手表:
十二点!
要来了!
“呜——”
几乎是唐若雪念头落下,废弃小镇两边就都出现一点刺眼光亮。
很快,几十辆车子从两侧开入了小镇。
清姨等人精神一震,真的来了。
唐若雪也凝聚了目光。
夜视仪为她呈现着一切。
大概五分钟左右,车队全部驶入了废弃小镇。
双方好像约定好了,每一方都是十二辆车子。
只不过左侧八辆卡车和四辆商务车,右侧则清一色保姆车。
唐若雪他们静观其变。
车子停下,车门就齐齐打开,钻出一百多号人散开,按着武器高度警惕。
确认安全之后,右侧一辆保姆车打开,钻出陈厉婉和张有有几个战家人。
接着,左侧一辆商务车也打开,钻出一个身材高挑气质不发的黑衣女人。
“金夫人,晚上好!”
“战太,好久不见,晚上好,晚上好!”
陈厉婉和黑衣女人一见,顿时绽放笑容上前,不顾风雨来了一个重重拥抱。
似乎两人早就认识,还非常熟悉。
黑衣女人侧对着唐若雪,让唐若雪看不清楚,但她感觉有些眼熟。
黑衣女人分开陈厉婉一笑:
“战太,今天风大雨大,你怎么亲自出马啊?”
“不就一点小零件,至于你出来一趟吗?”
她笑声很是清脆:“随便派个手下过来就是。”
“这些东西对于金夫人来说是小零件,但对于我和战家来说却是至关重要。”
陈厉婉娇笑一声:“再说了,金夫人都亲自过来夏国,我不露露脸就太自大了。”
“当然,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想要给金夫人介绍介绍新人。”
“新人,我如不亲自介绍,只怕金夫人心里会有芥蒂。”
“所以今晚无论如何我都要来这里走一走。”
她把张有有拉了上来:“这是我儿媳妇,张有有,我以后的接班人。”
“有有,这是金夫人,黑三角那边只手遮天的人物。”
都市最狂醫少
“金夫人不仅年纪跟你差不多,还都是来自神州,你们算得上老乡了。”
陈厉婉笑着给张有有和黑衣女人介绍。
年纪相仿?
来自神州?
张有有和黑衣女人几乎齐齐抬头望向对方。
随后两人同时伸出手:
修真渔民 深海碧玺
“金夫人,你好!”
“战夫人,你好!”
两人笑着握手,眼里都有着光芒。
黑衣女人看着张有有一笑:“听到战夫人是神州人,我就想起了我在神州的几个故人。”
张有有微微惊讶:“金夫人在神州还有至亲?”
黑衣女人眸子有着一丝寒光:
“不是至亲,是一个让我恨之入骨的人。”
“我这些年这么玩命这么自我牺牲,要的就是自己强大起来。”
“这样将来有一天,我就能杀回神州,告诉那个人,得罪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她的情绪有了一丝跳跃,语气也带着一股寒意。
“不知道姐姐在神州的敌人是什么人?说出来或许我能帮点小忙。”
张有有低声一句:“毕竟我当初在神州也是从尸山血海中出来……”
陈厉婉也附和一声:“没错,有有经历过的生死比我还多。”
“想不到妹妹也是巾帼不让须眉。”
黑衣女人大吃一惊。
她讶然看着这个长相甜美的女人,很是感慨她这个年纪就能经历尸山血海。
张有有一笑:“我也不想的,只是人在江湖逼不得已,总之姐姐要帮忙尽管开口。”
“谢谢妹妹了,有机会,我一定找你帮忙,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黑衣女人呼出一口长气:“因为那个人还挺强大的。”
张有有好奇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總有一天會下同樣的雪
黑衣女人转身眺望神州方向的天空:“叶凡!”
张有有身躯一颤:“什么?叶凡?”
在张有有身躯一颤的时候,唐若雪看清黑衣女人的脸也大吃一惊:
“陈惜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