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第1584章 我会让你绝望!
春山居,这里承载了海东青太多记忆。
春天,姐弟俩在别墅院子里放风筝,秋天,两人收集红叶做标本,那些红叶标本现在还安静的躺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小时候父亲总是早出晚归,陪伴着她的大多数时间都是母亲和弟弟。
母亲是那么的温婉,她的笑容满是柔情,再她的记忆,母亲从未对姐弟俩发过火。即便是有一次把她最喜欢的长裙剪破了,她也只是象征性的瞪了瞪眼睛。
那个时候她还不明白为什么父亲那么忙,还曾怀疑过父亲不爱他们才那么晚回来。
直到她掌管海家,直到她也开始早出晚归,甚至好几个月不回来,她才明白,曾经这栋别墅里的欢声笑语,都是因为父亲的早出晚归说创造的。
总是有人负重前行,才会有亲人朋友的幸福安稳。
所以,在她掌管海家之后,在她知道这份担子的沉重之后,她不希望海东来也来承受这份重担。
但事情往往是事与愿违,越是不想越要发生,越是压迫,反抗起来就越是激烈。
海东青驻足愿望,足足停留了半个小时,转身离开。
、、、、、、、、、、
、、、、、、、、、、
真正的朋友,哪怕再长时间没有见面,再见面时也依然如故。
张丽心有不舍,但没有挽留,先于陆山民离开了咖啡厅。
陆山民也同样不舍,但他深知,现在还不是朋友之间坐下闲聊的时候。
离晚上的飞机还有一段时间,陆山民坐着车来到晨龙集团楼下。
他没有下车,只是坐在车上静静的看了一会儿,而后让冷海把车开到了浩瀚集团。
同样没有下车,这一次汽车停留的时间更长了一些。
冷海欲言又止,东海的核心人物都知道曾雅倩快生了,只有陆山民这个当父亲的还一无所知。他不是没想过告诉陆山民,但是曾雅倩不让告诉,而且阮玉在一番权衡之后也赞成暂时不让陆山民知道。
这种心里藏着秘密的感觉很不好,而且还是对着陆山民。
陆山民余光看见冷海脸色不太好,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冷海眼神闪烁的躲开陆山民的目光。
陆山民微微皱了皱眉,冷海做地下工作这么多年,心里素质不是一般的好,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在他面前表现得坐立不安。
“有事就直说”。
冷海拍了拍额头,脑海里天人交战,半晌之后叹了口气说道:“山民哥,方远山的死对雅倩姐伤害很大,她一直把方远山的死迁怒于你,认为要不是你的话,方远山不会死”。
陆山民轻轻呼出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冷海接着说道:“山民哥,雅倩姐当着我们的面说要与你一刀两断”。
“哦”。陆山民哦了一声,心中涌起浓浓的愧疚。
“她还好吧”?
冷海低着头说道:“我也很久没见过她了”。
陆山民深吸一口气,透过车窗望向浩瀚大厦18楼,那里正是曾雅倩一家居住的地方。
冷海心里有些发慌,试探的问道:“山民哥,真不去见一面”。
陆山民没有回答,只是怔怔的望着浩瀚大厦。
冷海很想给自己一耳光,要是山民哥真要去见一面可就麻烦了。
良久之后,陆山民摇了摇头,“走吧,现在见了又能怎么样,等所有事情结束之后,我再回来向她赔罪”。
浩瀚大厦18楼,曾雅倩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下方,此时的她肚子已经大得像一个随时都可能爆开的皮球。
阮玉站在身旁扶着她,担忧的说道:“预产期过了一个星期了,你还是坚持要顺产吗”?
曾雅倩点了点头,“我想清醒的看着我的孩子出生”。
“你再考虑考虑”,阮玉脸上满是担忧,“医生说孩子太大了,又是双胞胎,顺产会很艰难”。
曾雅倩镇定的说道:“东海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暗地里波涛汹涌。任何一件事情都可能成为点燃炸弹的导火索。他牵扯的事情太大了,我不想我的孩子受到他的牵连”。
阮玉也并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从国外专门请了一个产科医生在家里,平时的检查保养,都是在家里进行。但是,如果是顺产的话在家里生产自然没有问题,但如果要剖腹的,肯定还是医院里的设施设备更加齐全。
“我很担心你”。
曾雅倩摸了摸肚子,对着阮玉温柔一笑,“等你当母亲了就知道了,你会原因为你的孩子付出一切”。
阮玉苦笑了一下,“我哪里有这个福气”。
、、、、、、、、、、
、、、、、、、、、、
海天大厦,这座海天广场最高的大厦依然忙忙碌碌,这座入驻了上百家公司的大厦,时刻都有办公的人进进出出。
海东青坐对面茶餐厅的角落里,透过窗户静静的看着这座海家的标志性建筑。
突然之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厦门口。
鬼醫神農
海东青下意识抓住了桌子边缘,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冲过去。
海东来西装革履的站在大厦门口,身后跟着一个提着公文包的秘书。
他与以前不一样了,身形更挺拔了,表情更加严肃了,脸上透着淡淡的冷意,身上散发着浓浓的威严。
海东青有些欣慰,也有些心疼。
独自呢喃道:“东来,你长大了。我最害怕的就是你变成我的样子,最终你还是变成了我的样子”。
一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来到的茶餐厅,坐在了海东青对面。
陆山民取下口罩,说道:“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
海东青没有说话,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
陆山民顺着海东青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一辆汽车停在海东来身旁,秘书替他打开了车门,汽车缓缓驶离大厦,消失在街道上。
“他越来越像你了”。
海东青这才回过头来,“事情办完了”。
陆山民眉头微皱,“丽姐答应不再去陈坤那里做卧底,但是不愿意离开东海”。
海东青淡淡道:“那就没问题了,只要她离开陈坤,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陆山民摇了摇头,“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你不了解丽姐,也不了解陈坤”。
海东青问道:“那里打算怎么办”?
陆山民沉思了片刻,“我打算去见陈坤一面”。
海东青微微皱了皱眉,“季铁军那边恐怕要急疯了,天京的情况还需要周同当面汇报,另外还有几件比较急迫的事情必须要去处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陆山民抬手看了看手表,“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半小时,应该还来得及”。
、、、、、、、、、、
、、、、、、、、、、
两个人形猛兽纠缠在一起,洞穿了四五间包房隔墙,撞在一堵承重墙上才停了下来。
夏冰面目狰狞,整过容的脸再加上血红的双眼,更加的狰狞。
他很兴奋,这些年压抑太久太久了,那种强烈的杀意和嗜血的欲望被压抑得太久了。
身上气势层层叠叠的攀升,已经超过了传统意义上的金刚气势。
阴冷的气势集聚成一个点,如大山般压在黄九斤的头顶。
黄九斤以强悍的身躯和无可匹敌的意志承受住了这股威压,但反应速度瞬间慢了半拍。
拳头,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和寒意袭来。
一拳正中黄九斤额头。
巨大的身形迅速倒退。
拳头,没有丝毫停留的再次打来。
一拳,接着一拳,再接着一拳,拳拳打在眉心。
一人后退,一人前进,沿着之前撞出的破洞原路返回,速度比之前更快。
再一次退回大厅之时,黄九斤的额头已经深陷,鲜血沿着额头呈八字形挂在两边的脸颊。
“吼”!黄九斤发出一声震天咆哮,身上气势大盛,漫天的无形气势压下。站在不远处的三人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若不是三人本来境界不低、心境不弱,单单是这一生暴吼和满大厅的气势,就足以让人双腿打颤。
马娟自言自语道:“这还是人吗”?
苗野神情凝重,“外家武道,拼体魄、拼力量、更拼毅力。毅力不倒人不倒”。
马娟不可思议的望着疯魔般的黄九斤。“人体的潜能到底有多大”?
苗野淡淡道:“大到科学也无法估量,唐山大地震的时候,一个柔弱的弱女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硬生生将一块几百斤的石墙顶住了三个小时,直到救援人员赶到移开巨石,女人瞬间脱力昏厥。人体的奥妙与宇宙一样,都是人类一辈子也无法研究透彻的东西”。
徐江双眼通红的看着黄九斤,“他比之前更强了”。
苗野淡淡道:“外家武道,遇强则强,突破极限,越战越强”。
夏冰喉咙发出咯咯的冷笑声,“很好”!“非常好”!“非常非常的好”!“黄九斤,你没有让我太过失望”。
黄九斤昂首挺胸,以一种俯视众生的眼神看着夏冰,铁塔般的身形散发出无可匹敌的威严。
“我会让你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