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一方无有顾忌,一方束手束脚。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厮杀!
夔牛妖帅因此扳回了局面,不再那么的被动了。
血气映照乾坤,惊世的法力奔涌,妖帅魔威浩荡,像是灭世的主宰般。
“夔牛!你竟敢如此肆意妄为!”
玄素神女低喝,“你过界了!”
“毁伤苍生,有何面目见煌煌人道?”
“若无天地无众生,何来神者圣者……你这般肆虐,良心可安?”
“笑话!”夔牛妖帅周身裹挟着无数怨气孽力,化作幽暗血雾,将他衬托的高大而慑人,恍惚间似是一尊魔祖立在此地,震慑古今未来。
“我的崛起,一路走来,凭借的都是我自身的努力……众生与我何干!”
“神人约定,神灵庇护苍生,苍生贡献气运,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
“我等会被共举为神,凭的可不是什么善心,而是能力!若无能,谁会高看我等一眼?!”
夔牛大圣冷漠说道,“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善念,只有利用和被利用罢了!”
“这就是人道苍生的本质!”
“在很多年前,我就看透了!”
“太昊纵然至公至圣,结局依旧难堪,被人道所逐……从那一刻起我就明白,天大地大,不如自己最大!”
“为了达成目的,些许牺牲又何妨?舍我之外,皆是泡影!”
既然是泡影。
死活又有何干?
极致的利己唯我,是夔牛妖帅行走的道路。
凭借于此,这个时代他一路高歌猛进,修得了妖帅的成就。
玄素闻言,眸光转冷,杀意凛然。
“你生气了?你愤怒了?”夔牛低沉的笑着,“就因为些许无关战局生灵的死亡?”
“便多了这些累赘的情绪?”
“玄素!”
“你们这些女神,就是喜欢多一些没有什么用处的个人情感……无怪乎能成大气候的女神不多。”
“也就是元凰凤祖,和娲皇圣母罢了。”
夔牛带着几分傲慢与轻视开口。
这彻底激怒了玄素神女!
“夔牛,你好大的胆子!”
神女幽幽道,“来此地征伐,我本有些不甘愿……共工那厮,平素在巫族里没少上蹿下跳,对龙族这边,我的观感可不如何好。”
“过来牵制你、收拾你,很难说我究竟抱着几分应付差事的心思。”
“不过现在……我决定了!”
“哪怕付出足够惨烈的代价,我也一定要……”
“弄死你啊!”
如果说,之前玄素是应轩辕的请求,是带着对人道安排的公事公办来干活的。
那如今……
这多少掺杂上一些私人恩怨了!
夔牛大圣,这个纪元时代无愧于拉仇恨的专业户。
一路走来,火花带闪电,吸引火力的本事一流。
玄素神女脾气尚可,这一刻也是盛怒了。
——怎么?
——看不起女神?
——觉得我们不能成事?
——我刚在轩辕那里受了气!眼睁睁看着偌大一个巫族,被老阴逼开团,导致一个个女神掉点,把女娲给空了出来,未来将会独自挨打,这心里已经老大不好受了!
——你什么东西?也敢火上浇油?!
夏意暖 小說
——看我弄死你!
神女震怒,冷着脸,一声轻叱间,只手探出,令天地茫茫,皆是无量玄气,迷蒙了世界,覆盖了光阴。
她切割了战场!
玄气所布之处,时空变迁,在“远离”着洪荒天地。
那是虚空的跳出,那是时光的横断,在虚无中接引,在现实中摘取。
这是恐怖的大神通,从外面看去是极度可怕的。
“轰隆!”
一只玉手压过了万古山河,一把攥走了整片东海之地,“扔”出了洪荒的天地中,化作困兽死斗的战场!
何等威能!
“好神通!好手段!”夔牛眼中闪过一抹惊色,随后便泰然了,“不过,分散了心力,去隔绝征伐余波,你还能剩下几分精力来战我?”
“你杀不了我的!”
夔牛在刀口上横跳。
神女眸光冷漠,也不言语,另一只玉手覆下,三千大道、万古诸天环绕,就这么径直砸落向夔牛立身之地。
瞬间而已!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种种异象纷呈并起,闪耀沧海,流波山都被磨灭成了劫灰!
“不够啊!还远远不够啊!”
在碰撞的劫难中,夔牛大圣浴血而狂,撞破了毁灭的厄土,杀奔向玄素的真身。
他虽然状态凄惨,但那杀意高涨间,却似乎有着战力精进的趋势!
不得不承认的是,夔牛大圣尽管冷酷、冷血、无情,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战争贩子,但越是血腥惨烈的征战,他就越适应,展现出极度契合的姿态,从中收获进步。
不能打死他的,只会让他更强大!
玄素神女的目光更冷了。
种种神通禁法施展,她与夔牛血战……他们的道碰撞在一起,激烈时刻时甚至打破了时空的束缚,显化映照在过去、现在、未来,及至混沌、诸天、诸世!
往过去而行,在天地分立之前,在混沌演化太初之时,有上极无上,乃为最上之尊,玄之又玄,斯号开玄之祖。自昔乾坤未辟之前,犹是混沌元苞之致,无气无象,无色无名,当是时也,盖有玄祖……玄祖至尊,结梵气于太初之年,舒至精于太始之分,无而有,有而无。
其施展至法,演化至道,降下法身,夺道日月,拿捏雷霆,横推五太……浩大无边无际、又莫可名状的混沌中,玄祖凝练混沌魔神之身,追逐袭杀着另一尊魔神,仙雷煌煌间,撕破了混沌的帷幕,诸天界海生灭于其间!
往未来而去,有九天玄女演道诸天,传下《太上九天玄女斩邪秘箓》……此箓恭行天律,部领雷兵。如有下界精邪,北阴午酉,出没岩穴,蟠踞山林,窥阚家庭,损伤人命,神威所到,一切扫除!福佑生人,肃清魔魅,至心佩奉,感应无方!
……
一位妖帅。
一位祖巫。
两尊顶尖的大神通者,他们杀出了真火,开启了一场不死不休的战局。
与此同时,除却巅峰的强者血战外,次一等的战争也爆发,是这两位大能所统辖的部众精锐。
天庭夔牛本部。
人族西陵氏、玄牝氏,巫族翕兹部。
等等。
他们追随着统帅的意志,亦是参与到了征杀当中。
他们有各自的对手,在这片被玄素神女以大法力切割出来的沧海战场上,进行着殊死的搏杀。
有神塔熔炼虚空,演化三十三重玄天,炼化诛杀了万千妖族精锐;
有古钟悠悠而响,回荡太古遗音,光阴的洪流汹涌,将敌人放逐进入混乱的时光;
亦有血腥大戟斩落,锋锐无边,撕裂了天地,斩出深沉无边的大裂缝,以此撕裂了强横巫兵不朽的躯体;
有幽暗刀光起于无间,潜藏无形,游走虚实,袭杀了统领一部精锐结阵而战的人族骁将……
真仙在这里,不过是炮灰。
金仙,才能算是正经的兵卒。
修证太乙者,为中层的将官,勉勉强强能上得了台面——但也仅此而已了!
唯有大罗,可为良将,节制一方。
这是一场惨烈而又高质量的战争厮杀,打崩了苍茫瀚海,无数的余波横扫,仿佛是一方又一方的大宇宙沉坠于此,在茫茫东海间凿出了无数幽暗深邃至极、不知道通往何方的大空洞。
这一日,这一战,血腥惨烈无比,尸骸如雨落,就没有停下来过。
谁都在征杀,神血溅满了东海,无数身影交错,往日难以算清的仇怨、道路的冲突,都在这里结算了!
“杀!杀!杀!”
和老媽的日常
龙族的战士,披着残甲,亦加入到战场中,成为重要的一份子。
之前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即使遭到了夔牛刻意的惨烈屠戮、在逼迫他们出来,这些战士含着泪、背负着血仇,也要隐忍。
而如今,有援兵到来,强势支援,他们却不再忍耐了!
有仇报仇!
龙族,被妖皇忌惮,自是有十足的理由。
哪怕龙师的主力被重创,哪怕刚刚遭到了大屠杀、大清洗,此刻奋力反扑,依旧是打出了令人震撼的战果。
——他们太凶了!
杀到疯,杀到狂,杀到心中所有的悲怨都发泄出去!
为此,即使杀到了躯体断裂,头颅破碎,元神都被洞穿的千疮百孔,残破了真灵,都要带着毁灭的雷珠或者是符篆,冲到敌人堆里去自爆以杀敌!
他们不在意自身的死活,只要能带走更多的敌人!
龙族之疯狂,这份无畏的牺牲,让人动容。
在群龙无首、失去了最高领袖的时代,他们用自己的血肉尸骸,去延续着属于“龙”的威名!
……
“好一个龙族!”
周天星斗灿烂环绕之中,一片虚无绝灭之地,一道残损破败的元神波动着,传出意念,不胜欣慰,“没有白支援,还算上得台面!”
这是属于轩辕的元神波动。
他此刻的状态若是传出去,定是要让见者胆寒。
——他已是杀到了死寂的边缘,连身躯都被毁掉了!
唯有元神,驾驭着伤痕累累的人道战车,驰骋在时光的轨道上,撞破了混沌钟的拦截。
在另一旁,是相差无几状态的炎帝……曾经威震天地的人皇不复,只有一团火光在燃烧,那是人族的圣火熊熊。
至于炎帝本身,早已献祭了,只为换取更强大的战力。
炎黄二帝并肩作战,竟都惨烈到了这等地步!
只因他们面对的是东皇……这位在版本更新变迁后摘下最强者光环的妖皇!
太一的才情是毋庸置疑的。
他传承了混沌钟的精髓,又自我推演复刻了部分周天星斗大阵的神威……单论战力,在这后巫妖的时代中,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让后来者只能仰望他的背影。
纵然合炎黄二帝之力,对上这位妖皇,也是难胜。
拼尽全力的杀伐,仅是让轩辕剑刺穿了太一的头颅……轩辕剑嗡鸣着,在燃烧,在炸裂,自我献祭,争取着将东皇给四分五裂。
然而东皇太强了……周天星斗的星光倒转,化作霞衣,披在他的身上,强行压制着轩辕剑自毁的波动。
与此同时,太一的手还伸出,攥住了剑身,在用力的抽拔!
剑刃切割着手掌,血水溅落星空,太一却无视着形体的痛苦,在怒喝声中拔出了钉住他先天不灭灵光的人道神剑,将之打入了虚无破灭中!
“小道尔!”
东皇长啸,状态迅速回满了,归于巅峰。
不过,把握着时机,是时光的回流,是虚无的开辟。
人道战车碾压出了命运的轨迹……人道苍生,才是历史的创造者!
这份至高的道理运转下,时空在变幻,命运在改写,常识被颠覆……光阴长河的咆哮中,战况被改变了,战到仅存元神的炎帝与轩辕被重定了血条的状态,从死寂的边缘复苏,在破败的废墟里重现。
血气贲张中,他们以全盛之姿杀回,接续了战斗!
“来!再战!”
炎帝眉眼间的疲惫更重了些,身躯若有若无的有些佝偻了,像是承负着某种无形的重压。
只是,面对着敌人,他努力挺直了身形,一如曾经那神武至极的姿态。
他邀战东皇,与轩辕一起,牵制了东皇的存在,不令他带着周天星斗大阵这样的大杀器加入到底下的战场——那会是屠杀!
狼 殿下 線上 看
“再战!”轩辕轻喝,轩辕剑再现于手中……此剑历经几番磨难,既是律法的化身,还承载了轮回的沉重,最终又有人道的青睐,早已具备了非凡的特性,近乎不朽不灭了。
“狗皮膏药!”
东皇冷着脸,点指着炎帝与轩辕,“不要面皮!”
“靠着这样的打法来牵制我,还是以多打少的群殴……你们就没有点新鲜的东西了吗!”
“方法可不用管新鲜不新鲜,好用就行。”轩辕大踏步上前,“至于群殴……呵!”
讲道理。
他和炎帝对上太一……
那可真的说不上是群殴!
而且,真要计较起来……
他才是委屈的那一方。
被人以大欺小,恃强凌弱!
一个纪元作一岁……这般算来,他还只是个一岁不到的人道小宝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