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红墙。
不是楚云的生活重心。
他也从来没有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归宿。
哪怕他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把注意力放在红墙之中。
但他志不在此。
他既不贪图权势。
也不追求掌控世界的能力。
他只想当一个简单的,纯粹的,热爱生活,热爱家庭的人。
当他结束了帝国之旅。
当他确定,他未来可以当一个普通人——至少表面上,可以当一个普通人的时候。
他的内心,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也彻底地得到了解脱。
祖家,并没有分崩离析。
但祖家在多方势力的联合之下,已然浮出水面。并成了一块肥美的蛋糕。
有人想要啃一口。
有人想要合作。
而祖家现在的负责人。
既没有祖正清的魄力和手腕。
同样,也没有祖红腰的野心和实力。
祖家归于平凡。
不再像之前那样强壮。
说到底。
一个强大的领袖。
是可以带领团队走向巅峰的。
而如果实力不够呢?
就会像现在这样。
沦为一个普通的存在。
一个任人宰割的存在。
帝国那边,有真田木子为楚云照看。
甚至是成为了总指挥。
就连女皇陛下。
也亲自来到了帝国与真田木子面谈。
这块蛋糕,女皇陛下也想分一杯羹。
蛋糕太大了。
大到足以改变东京城在国际上的地位。
女皇陛下本就与楚云关系密切。
如今站出来讨便宜。
真田木子无法反对。
楚云,当然也是敞开大门欢迎的。
而此刻。
楚云站在小区门口。
他的内心忽然有些紧张。
因为这一次,他不仅仅只是回家。
更是回归普通人的生活。
他深吸一口冷气。
忽然在小区门口见到老丈人。
苏振南大步走上前。拍了拍楚云的肩膀,玩味道:“臭小子。你很久没有带我和你二叔去喝酒了。怎么,当了大人物,忘记了我们这些酒肉朋友?”
“今晚如何?”楚云话锋一转,眼神冷酷地说道。“我早就有选好地方了。只是一直腾不开时间。”
“行啊。我和你二叔吃了晚餐。咱们就一起喝酒去。”苏振南大步走了。
没有再留下只言片语。
楚云笑了笑。
转身,望向了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的陈生。
“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楚云问道。
“燕京城最好的场子。请帖在你回国的时候,就已经发放出去了。”陈生微笑道。眼神复杂,而动容。“就缺你这个证婚人了。”
“去安排吧。我除了今晚,随时有时间。”楚云说道。
“好嘞。”陈生点头。转身走了。
楚云终于迈开步子,朝家门口走去。
来到客厅的时候。
正是下午时分。
英雄在睡午觉。
顶梁在书房工作。
楚云准备了一些果盘,以及茶水点心。便端着一大堆的东西走进书房。
他刚要开口。
却见苏明月微微摆手。
似乎在处理一些重要的事儿。
大概十分钟后。
百无聊赖的楚云有些怨气。
自己好不容易回来了。
这娘们居然如此冷淡地对待自己。
有点过于狂妄了吧?
可就在苏明月关上电脑之后。
她微微抬眸,深深看了楚云一眼:“从今天开始。我没有任何工作了。我的每一天,都可以用在这个家里,用在你的身上。”
楚云怔了怔,微微皱眉道:“不工作了?不赚钱了?”
“嗯。”苏明月微微点头。
“那以后家里的日常开销怎么算?难道你要我启动我的小金库?”楚云板着脸质问道。
“是。也不全是。”苏明月微微一笑。说道。“我也攒了些钱。够我们未来用的。”
“攒了多少?”楚云八卦地问道。
“不多。”苏明月摇头说道。“但能满足我们所有的需求。”
苏明月攒钱了。
作为近十年来。
全球商界最叱咤风云的女商人。
她的资产,是恐怖的。
即便在短时间内套现。
也能兑换出难以想象的财富。
更何况,她既没有套现。也没有彻底与她打下的商业帝国划清界限。
她只是退出了历史舞台。
她只是不会继续在商场上征战。
但云月投资,依旧是她的帝国。
她将以幕后者的身份,看待这一切。
她只是不会再亲自出手而已。
如果只是养老的话,够了。
够够的了。
楚云沉凝了半晌。
忽然走向苏明月。一把将她揽入怀里。抿唇说道:“这些年,你辛苦了。未来的每一天,我们都不要再劳累了。我们该享受生活了。”
“嗯。”
苏明月没有挣扎。
只是轻轻地,依偎在楚云怀里。
“还有。我们的二胎也该提上议事日程了。”
楚云闻言,挑眉说道:“奉陪到底。”
……
三年后的一个午后阳光。
加勒比海盗的游艇甲板上。
一对看外貌不再青涩的夫妇,正穿着清凉的衣服,带着墨镜晒太阳。
忽然。
一旁的平板响起来了。
男人摘下墨镜,摆出一个比较阳光且积极的姿势。接通了视频。
视频那边,是一个模样精致,却又略显高冷的女孩。
女孩大概五六岁的样子。
她很从容地坐在书桌前。
看起来是学习累了。想到了要给男人发视频。
“英雄。今天的作业写完了吗?”男人问道。
闺女今年提前读了一年级。
按正常的上学年龄。
她应该再等一年。
但这孩子的头脑发育程度。别说一年级,上六年级都嫌老师教的知识量不够。
而绝大多数时间。
英雄都是在自学。
学习更深奥,更驳杂的知识。
男人这么问,也只不过是一句客套话。
他并不在意英雄的学习成绩。哪怕再差。他也养得起。
当然,躺在一旁的富婆,更加养得起。
“半年前就写完了。”英雄说道。“小弟今天在幼儿园打人了。老师要找你面谈。被我回绝了。”
“干嘛回绝?”楚云挑眉。
至于儿子在幼儿园打人这种小事儿。
楚云早有耳闻。
但他也没当回事。
老楚家的男人。哪有脾气不暴躁的?
打人而已。
他警告过刚到上幼儿园年龄的儿子。
打可以。别打伤了。
更不能拉帮结派。
儿子也曾经问过他。打人需要理由吗?
“需要。只要有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随意。”
楚云的教导。
是粗粝的。
而且在他看来。
小孩子皮实点,好成长。
他打人。
也会被人打。
楚云都不会管。
也懒得管。
“因为这件事,我能做主。”英雄说道。“等他回来。我会收拾他。”
楚云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略微停顿了一下。楚云又忍不住提醒了英雄一下:“下手轻点。那是你亲弟弟。”
“我知道。”
英雄淡淡点头。
说罢,又是话锋一转道:“你们玩的开心。”
然后挂断了视频。
楚云笑了笑。
放下平板。重新戴上了墨镜。
“星河又打人了?”苏明月懒洋洋地问道。
这样的阳光浴,她这几年享受了不少次。
但她没有感觉厌烦。更不会腻歪。
这样的人生,是她渴望的。
千苒君笑 小说
也是她的追求。
没有人可以拒绝享受人生。
苏明月也不例外。
“小问题。”楚云说道。“明天传来的。也许就是他挨揍的新闻了。”
苏明月闻言。不再多问。
家里的老二,的确很皮实。
但也很有主见。
明明才三岁。
就经常说出豪言壮语。
苏明月习惯了。
也懒得多问。
……
在游艇的远处。
分寸恰当,不远不近的远处。
有一艘军舰停泊。
军舰内的总指挥部。
几名高级军官讨论着游艇上的那两位神秘客人。
上级对军舰高层的指令是。务必确保神秘客人的绝对安全。
如果出了意外。
所有人都滚下军舰,撤职是最低处罚。
“这对夫妇究竟是什么来头?”一名高级军官纳闷道。“看模样,也就三四十岁的样子。能有这么恐怖的背景吗?”
出动军舰保护。
这实属恐怖了。
而且看外表,还是两个亚裔面孔。
亚洲那边,有这种存在吗?
而唯一有可能出现这种强者的,会是哪个国家的?
当然是今年在无数场交锋上,都压住了帝国风头的华夏。
这二人,应该出自华夏吧!
“我听首长说,那位男客人明天就走了。下一站是帝国。而正好。最近帝国有大事件发生。”另外一个高级将领说道。
而本次帝国的大事件。甚至是历史级别的。
一旦事件结束。
帝国就彻底要屈居二线了。
“看来。这位客人与帝国事件有关啊。”一名将领唏嘘道。
“他或许是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男人。”有人说道。
“我唯一的梦想,就是这个世界会变得越来越好。”另外一名将领说道。
听起来很假大空。
却是所有人的梦想。
甲板上。
苏明月忽然开口问道:“三年了。有父亲的消息吗?”
“暂时还没有。”楚云摇头说道。“但这几年,老妈频繁往国外跑。行踪很可疑。我已经派人盯上她了。也许,她会给我答案。”
“母亲经常去的地方是哪儿?”苏明月问道。
“是一座海岛。一座在地图上找不到的海岛。”楚云眯眼说道。“那里防卫森严。连苍蝇都飞不进去。”
“你怀疑父亲就在那儿?”苏明月问道。
“不是怀疑。是大概率就在那儿。”楚云问道。
“如果真在这儿。那父亲这些年,为什么要藏着?为什么明明是美好的大结局。他始终不肯现身?”
“我不知道。”
楚云摇摇头。陷入了沉默。
这也是他好奇的。
是他想不明白的。
……
帝国。
在一场秘密的,各路人马出席的会议上。
楚云在最后的关头,压轴出场。
所有人站起身。
欢迎这位掌控恐怖势力的强者。
楚殇之后的时代。
楚云是唯一的王。
手中掌控的能量。
足以改变这个世界的格局。
而现在。
他正在做一件事。
一件改变帝国地位的事儿。
今晚。
这件事就要成了。
而他,也是唯一能够拍板的人。
不论是在帝国,还是华夏。
没人比他更权威。
更有话语权。
“散了吧。”楚云在出场之后。只是简单地宣布了会议结果。“从今往后,帝国低调点。”
……
一个月后。
楚云登陆了这座在地图上找不到的海岛。
苏明月陪同他一起来的。
在海岛上,他见到了老妈萧如是。
也见到了老和尚。
“你们都在这儿。”楚云吐出口浊气。问道。“他也在,对吗?”
“是的。”萧如是微微点头。眼神复杂地说道。“但他不想见你。”
“为什么?”楚云问道。
那颗悬了三年的心。彻底放松下来。
“因为他自认为,没有资格见你。”萧如是说道。
“但他终究是我的父亲。不论他是否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不论,他是否是一个合格的华夏人。”楚云说道。“他都叫楚殇。是楚家人。”
“我应该见他一面。”楚云说道。
“那你去吧。”萧如是微微摆手。让老和尚带路。
楚云在老和尚的带领下。
来到了古堡的深处。
这里没什么人气。
空气中,甚至弥漫着冷冽的气息。
楚云走在长廊上。
感受着这座古堡的气息。
他觉得,住在这儿,和坐牢没什么区别。
而当他来到楚殇所居住的房间时。
他非常讶异地看见了身穿囚服的楚殇。
“你把这里当成了监狱?”楚云皱眉问道。
“我是戴罪之身。但在这个世界上,没人敢囚禁我。”楚殇面无表情的说道。“所以我画地为牢。”
自己把自己给囚禁了!
“理由呢?”楚云问道。
“理由太多了。我就不细说了。”楚殇淡淡说道。
楚云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格局。
的确和监狱没什么两样。
单调枯燥到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你打算余生都在这儿度过?”楚云问道。
“我给自己,判了无期。”楚殇说道。“是的。我会在这里,度过余生。”
楚云闻言,忍不住吐出口合作期:“你甚至没有见过你的亲孙子。”
“我不希望我的孙子知道他的爷爷是一个戴罪之人。”楚殇的神情,微微有些动摇。“那样,不如没有。”
“你真的不在意家人。”楚云有些不快地说道。
“我在意。”楚殇忽然改口了。“但我有更在意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你已经帮我实现了。”
“人总是要有所取舍的。”楚殇说道。“我取舍了。你也是。”
楚殇的取舍。
是置身黑暗,沉沦深渊。
他要做的,是让华夏民族,重回巅峰。
他做到了。
为此,牺牲他个人的情感,无所谓。
也不重要。
而楚云,恰巧就是他的执行者。
和往常一样。
这场谈话并没有持续太久。
楚云被扫地出门了。
他的内心是复杂的。
也并不平静。
他至今,依旧看不透楚殇的内心。
他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
冷酷到了极致。
他犯罪了。
也做了错事。
现在,他选择了惩罚自己。
画地为牢。
一辈子留在这儿。
楚云离开海岛的时候。
萧如是说道:“我会陪你父亲。”
“您不恨他?”楚云好奇问道。
“我从来没有真正的恨他。”萧如是说道。“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也是我这辈子,唯一敬佩的男人。”
“老妈。你这话说的有点绝对了。”楚云挺起胸膛道。“我和您孙子,也是男人。”
“你们和他比不了。”萧如是淡淡摇头。“继续去环球旅行吧。我跑累了。就在这里安享晚年了。你有空,带孩子过来看看我。”
“还有他们的爷爷。”
楚云闻言。重重点头道:“会的。”
“那么。江湖再见。”萧如是耸肩。很潇洒地转身。
楚云和苏明月在原地站了许久。
忽然咧嘴笑了起来:“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