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众人休整了一天,于第二天上午时分再次来到了一楼演武室,陪伴荣远山吸收黄云至宝。
相比于红云的情绪而言,黄云的情绪就比较难猜测了。又或者是“融合”这一词汇将荣远山给指导偏了?
一众人从早上站到深夜,叶卡捷琳娜都吃了足足6顿饭了,荣远山那边才有了一丝动静!
“唔?”叶卡捷琳娜手里拿着烤鸡腿,急忙撕下来一口,将剩下的鸡腿放到餐盘里。
她舔着沾染着油脂的红唇,稍稍歪头,示意了一下大门方向。
伊戈尔一手托着餐盘,急急忙忙离去了。
同一时间,纸袋里的黄色云朵缠绕上了荣远山的手臂,金黄色的雾气逐渐弥漫全身。
荣陶陶心头一喜,趁着雾气尚未将爸爸通体笼罩,他急忙看向荣远山的面容。
让荣陶陶错愕的是,此刻的荣远山竟然没有专心吸收至宝,而是在警惕的观察着几人?
尤其是站在他身后的达莉亚,荣远山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稍稍侧身,时不时的看向达莉亚。
三人组当然是呈三角形站点位,为荣远山保驾护航,但原本守护他的人,反倒被荣远山当成了危险来源?
这是什么情况?
达莉亚极其敏锐,立刻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她配合的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的同时,缓缓移开了脚步。
达莉亚绕了大半圈,来到了荣陶陶和叶卡捷琳娜一侧,并示意着两个小家伙后退。
演武室很大,达莉亚带着孩子们步步退到了墙边,直至退无可退,这才停了下来。
但是对于魂武者而言,这样的距离算什么?双方依旧在彼此的进攻范围内。
显然,荣远山正处于“天人交战”的状态中,明知三人是战友,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
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依旧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而且不仅限于屋内的三人,头顶脚下,荣远山也都一一注意到了。
达莉亚眉头微皱,作为曼烈庄园的主人,安保的站位她再清楚不过了,荣远山可不是在看天棚和地板。
他眼神留意的方向,无论是地下室、走廊,还是头顶的房间内,都有驻守的曼烈家丁。
所以…这就是一枚感知类的至宝!
而且这枚感知类至宝并不好相与,能让战友变成敌人?
“淘淘。”
“阿姨?”
达莉亚道:“看你父亲目前的状态,如果我施展云雀挽歌,帮助他安稳心神,你觉得是否可行?”
“别,阿姨。”荣陶陶急忙道,“你吸收的至宝少,经验不足。这玩意什么情绪都有,无论好的坏的,咱们都要接受。”
达莉亚:“……”
荣陶陶小声道:“你看我爸现在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他这是进入状态了,他越是这样,就代表着跟至宝情绪越契合。
你现在帮助他安神静心,反而是阻碍他吸收黄云。”
“好吧。”达莉亚心中一次次感叹着至宝的神奇,将一个沉稳如山的堂堂大魂校变成了一只受惊的小鹿,“要不我们离开这里?让你爸爸更专心一些?”
“不用,咱们就待在这!让他担忧害怕,给他十足的压力。”说话间,荣陶陶手中突然飘起了一瓣莲花。
果不其然,荣远山第一时间望了过来,藏在金色雾气后的面庞无比警惕。
荣陶陶喃喃着:“至宝想要什么,咱们就给它什么,卡佳。”
身侧,叶卡捷琳娜微微挑眉,伸出纤长食指轻轻转了转,一丝丝红雾在指尖处缠绕。
如此动作之下,荣远山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开了一步。
达莉亚:“……”
这俩孩子可真孝顺啊?
让达莉亚没想到的是,孩子们一个祭出花瓣、一个指尖缠绕红云,短短几秒钟之后,远处的荣远山周身再生异象!
无尽的金色迷雾疯狂涌入他的体内,一股股剧烈的魂力波动在演武室内荡漾开来!
成了?
荣陶陶面色一喜,扭头看向了叶卡捷琳娜。
威严满满的女帝转眼看来,面露探寻之色。
荣陶陶小声道:“看到了没,你不逼爸爸妈妈一次,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有多优秀。”
女帝嘴角微扬,笑容有些怪异。
“咚~”
达莉亚屈起手指,敲了一下荣陶陶的脑袋。
听声音,应该是保熟了……
达莉亚面色嗔怪的看着荣陶陶,她还想着怎么管教女儿呢,再这么让荣陶陶带下去,可就真管不了了。
就在达莉亚想要提点女儿几句的时候,远处,一股更加剧烈的魂力波动荡漾开来!
一时间,三人齐齐转头望去。
吸收至宝所引来的魂力已经足够浓郁了,但此刻,天地间蜂拥而至的云巅魂力,已然超出了众人的想象!
荣陶陶大喜过望!
我爸要晋级!
父一辈的晋级,岂能是小打小闹?
由于荣远山的工作性质问题,致使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在星野之地。
说来也有些惭愧,荣远山和荣陶陶一样,虽然是云巅魂武者,但是他的星野魂法远比云巅魂法要高……
即便是拥有云巅分身辅助修行,但荣远山也只是做到了“样样精”,但却不是“样样尖”。
在至宝的帮助下,爸爸卡了那么久的魂法等级,终于要晋级七星魂法了么?
如此一来,史诗级·云阳衣魂珠就能用了呀!那衣服不比老爸现在的震星铠舒服多了?
防御力不减,而且更加轻便柔软。
更关键的是,这枚魂珠是从维京猎手那里获取的,是荣陶陶难得能送给父亲、并且对父亲有帮助的魂珠。
当荣陶陶宰了维京猎手之时,她的分身尚有魂珠没吸收成功,魂珠也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话说回来,用作鱼饵的恶雾神鬼魂珠,也是镶嵌于胸膛魂槽的,它可以让人变得神头鬼脸,开启过程中身体素质暴涨!
只是有些可惜了,维京猎手在获取魂珠的第一时间便镶嵌在了体内。
嗯…再说吧。
与世人不同,云巅旋涡对于荣家来说是可以安全探索的,不用担心迷失其中。
荣陶陶等人急忙开始吸收魂力,享受着荣远山的福泽。
与此同时,曼烈庄园内生活的人们也是吃了一惊。
前天刚刚吃完三天的村头流水席,这才歇了一天,流水席又开业啦?
没过十几秒钟,曼烈家丁们就察觉到了情况异常!
不对!
这哪是村头流水席啊?
这踏马是顶级的国宴席啊!
至此,曼烈庄园再次停摆,陷入了一场彻头彻尾的狂欢。
足足8天的时间,荣陶陶赚的是盆满钵满,更别提体内的云云犬了,吃得都快漾奶了……
直至5月25号夜晚,荣远山体内传来了阵阵破空的声响,荣陶陶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远处闭眼享受的父亲。
“呵,呵…爸?”荣陶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早在父亲开启晋级之时,荣陶陶就一直是这个状态。
这令人窒息的父爱,让荣陶陶痛并快乐着。
没办法,演武室内的魂力太过浓郁,凝结如水一般,让他不得不喘成了狗。
说出来有些奇妙,荣陶陶连喘了八天,倒是跟云云犬的契合度又提高了不少?
无独有偶,叶卡捷琳娜的本命魂兽也是云云犬,她喘得也很厉害,胸膛起伏的幅度也很大。
达莉亚倒是很能忍,保留了些许颜面,虽然面色通红、呼吸急促,但起码没用嘴喘气……
“爸,说…呵…说话呀?”荣陶陶开口叫道。
“大魂校·巅峰。”远处,传来了荣远山的沉稳声音。
听得出来,经过这些时日的调整,至宝对他的情绪影响小了不少。
大魂校巅峰?
爸爸终于追赶上萧自如的步伐了么?
当然了,这么说并不准确。
毕竟萧自如一生都在北方、雪境专精,而荣远山则是多方面发展的全才。
荣陶陶呼哧带喘的上前,虽然行走在地面上,但他依旧觉得自己是在魂力的海洋中游动,走路好像游泳?
“云巅魂法,七星?”
“嗯。”荣远山看着儿子上前,却是眉头微皱。
荣陶陶当即停下了脚步,察觉到荣远山并不喜欢自己靠前。
他当即明白了什么,试探道:“至宝情绪?”
荣远山当然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极力克制之下,开口道:“警觉、警惕。”
“警惕?”身后,面色通红的达莉亚也走上前来,与荣陶陶并肩而立,将荣陶陶的站位当成了最后红线。
絕代霸主(傲天無痕)
“这是一种心理状态,不分敌我。”荣远山是理智的,稍显歉意的对几人点头示意,说出了一句让人惊愕的话语,“我能感知到你们身上的气息。”
荣陶陶继续吸收着魂力、冲刷身体,不浪费半点时间,也开口询问着:“具体说说?”
感知魂武者的气息?
这玩意谁都能感知到,除非你碰到十二·巳蛇那类魂武者,否则的话,即便你是个普通人,也能感觉到魂武者的气势威压。
但荣远山所谓的“气息”,显然不是粗浅的感官层面。
荣远山开口道:“你们三人都有云巅至宝,气息极其浓郁。
尤其是你,淘淘,你给我的震慑太大了,让我有一种极大的危机感。
而且在至宝的功效之下,这样的危机感被无限放大,我的警惕心有些过分。”
“我?”荣陶陶疑惑的挠了挠头,看向了身侧的达莉亚,“达莉亚阿姨不是更强,更危险么?”
荣远山眉头紧皱:“因为你体内还有其他至宝,能量太强,气息太盛。”
说着,荣远山转头看向了右前方,但那里并没有人:“曼烈庄园,也是藏龙卧虎。”
显然,他应该是在感知城堡外、庄园内的人。
那个方向?
达莉亚转头望去,心中恍然。
那是荣陶陶的草莓鼻子大叔的住所方向,那片区域里也的确有不少曼烈高层。
达莉亚开口道:“荣先生过于自谦了,曼烈高手再多,也被维京人杀得丢盔卸甲,还是在您的帮助下解除危机的。”
荣远山的素质是过硬的,他皱眉沉思,分析道:“妄自菲薄,这就是问题所在,黄云至宝给我的警惕心是病态的。
这干扰了我对敌我实力的判断,甚至干扰我对敌我身份的辨别。”
当荣远山发现自己抗拒荣陶陶接近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出了大问题!
这哪是什么“融合”啊?
本以为黄云感知其他至宝,是为了将云朵集结在一起。
结果却是反向操作?
黄云感知其他至宝,是为了提起几近病态的警惕心,远离危险源?
“好家伙~”荣陶陶咧了咧嘴,我的爸爸能看到魂武者的战斗力?
事实上,体内的能量不代表战斗力,只能说是与之挂钩。
即便是荣陶陶体内只有一瓣血莲,他和徐风华共同站在荣远山面前。
黄云也一定会将荣陶陶当做更危险的目标,而忽略战斗力更强的徐风华。
达莉亚:“荣先生,您的感知的范围有多大呢?”
荣远山细细体验了一番:“不小,整个庄园都在感知范围内。”
“哦?”达莉亚眼前一亮!
曼烈庄园可不仅仅是一座城堡,而是分了很多很多区域,就占地面积而言,你甚至可以把这里当成一座小镇!
“呵。”荣远山重重的叹了口气,“多亏我们之前沉得住气,让淘淘开着隐莲去找维京猎手。
否则的话,以黄云对气息浓郁的感知程度,咱们的任务一定会失败。”
闻言,荣陶陶心中一动,提议道:“试试?”
荣远山迟疑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获得准许之后,荣陶陶不再犹豫,隐莲花瓣立刻开启,身影瞬间消失无踪。
荣远山豁然色变:!!!
如果荣陶陶一直不在这里也就罢了。
但此刻,荣远山可是眼睁睁的看着儿子消失在眼前的。
在他的感知中,最大的危险源瞬间消失,这反而让荣远山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沉稳如荣远山,已经快要炸了!
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状态。
理智上,他知道自家孩子不会伤害自己。但感性上,荣远山只想逃离这里,越远越好。
极力施展黄云之下,感性战胜了理智,荣远山…退了!
他不仅退了,一身的魂力波动愈发的剧烈,敌意满满,隐隐还透露出一丝杀气?
达莉亚察觉到情况不妙,急忙道:“出来淘淘!快出来!”
“喔~喔~”荣陶陶双手探前,一副止战的模样,连连后退,“爸爸别怕,别害怕!是我,你那温顺乖巧的好大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