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商夏在从进入虚空通道的瞬间,便已经散去了四方碑所形成的长锏投影,顺带着还将包卷在石棍另一端的卫主星袍收进了袖口当中。
当他出得元平界跌落至天外虚空的刹那,当即一挥手中的圣器石棍,直接在虚空当中荡起一圈涟漪作为警戒。
不过预想当中可能存在的偷袭并未发生,商夏的神意感知瞬间张开,再没有元平界天地意志压制的情况下,瞬间便扩张了近千里的极限。
商夏很快便察觉到虚空当中存在的三处空间动荡的痕迹,毫无疑问便是先他一步从元平界被驱逐出来的闻居象、高沁、花剑楼三人。
四人从虚空通道出得元平界,虽然各自所出现在天外虚空当中的位置各不相同,但彼此间的距离却都不曾出得千里范围。
而且从虚空当中留下的痕迹来看,三人离开的时间应该并不长。
妙手天醫在都市
事实上,从商夏暴起向星主化身载体发难到从元平界退出,前后总共也不过几息的功夫。
天下 全 閱讀
至于三人为何没有留下来合力算计商夏一把,在他看来除了三人各自心怀鬼胎之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应当便是三人各自有伤在身而心存顾忌了。
尤其是闻居象,之前就曾被商夏击伤,后来在元平界又被星主化身直接打落六重天。
就算被逐出元平界之后,没有了天地意志的压制,他的修为境界很快会恢复过来,但身上的伤势肯定不会也恢复过来。
狂奔的海 小說
其他人也还就罢了,唯独就是这闻居象,如今在商夏看来却正是痛打落水狗的绝佳时机。
只不过此人也是机警,怕也是早就防着商夏伺机报复回来,甚至还不止是商夏,而是防备着所有人落井下石,而且从虚空动荡留下的痕迹来看,此人显然离开的最早,应当是从元平界被驱逐出来的第一时间便跑路了。
商夏虽然能够通过留下的痕迹判断闻居象逃走的大概方向,但以此人的狡诈,自然懂得中途变换方位的道理,甚至恐怕都不会只变换一次那么简单。
商夏悬立于虚空之中暗自思忖,然而体内奔突汹涌的六合源力,以及四方碑不断向着体内反哺的本源之气,都在提醒着他现在应该是闭关修炼的最佳时机!
从元平界退出之前的经历,让商夏精心算计了星主化身一把,并从化身载体之上汲取到了最为精纯的天地本源星辰之力。
与商夏将四方碑投影直接贯入星主化身的胸口相比,他当初在冰下地穴的那处涌泉当中汲取的两种天地源力,之间的差别就如同一片湖泊与一潭小水洼一般。
只不过商夏显然不愿因此便放弃追杀对闻居象的追杀,那可是一位高品真人,更何况还是来自元鸿上界,此番一旦让此人走脱,接下来恐怕就不会是是否有再杀此人的机会了,而是要担心对方随时可能会来的报复了。
走脱……嗯?
商夏的思绪仿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对方现在因为身受重创,自然是基于走脱。
可他会逃向哪里呢?
从他毫不犹豫的率先离开来看,显然尽管此人之前曾经与高沁、花剑楼有过合作,但却并不信任他们两个。
那么此时的闻居象最佳的去处当然是返回本界所在的元鸿界。
而从商夏之前从花剑楼等人以及星主化身的只言片语当中,大约也能够猜测出星原道场及其周边各方各界似乎处于一片相对封闭的星域当中,元鸿界与这里连通的唯一途径便只有星原城星驿广场上的虚空通道。
也就是说,不管闻居象在虚空当中如何变换方位、东躲西藏,只要他返回元鸿界,就必然会在星原城附近的虚空当中出现!
只是不知道佟玉堂如今是否已经掌控了星原卫,而星原道场是否解除了封闭,重新出现在了星空之下。
这样的念头从商夏的脑海当中一闪而过,随即商夏便不惜体内源力的消耗,直接破开虚空遁入其中,待得他再次从星空当中出现的时候已然遁出了上万里之遥。
之后商夏为了消耗体内愈发膨胀的六合源力,随即便在星空当中频繁的进行空间穿梭,如此一来他在星空之下赶路的速度绝对是极快。
待得他到达星原道场所在那片虚空区域的时候,体内膨胀的源力并未缓解多少,倒是他进行空间穿梭的手段倒是精进了许多。
特别是与经由商夏一手推演还原的“六合挪移符”相结合,他的空间穿梭手段已然不单单是稳定性高、穿梭距离远那么简单,同时还具备了强大的抗干扰性和穿透性。
便如商夏现在所处的虚空区域,他已经能够看到重新于星空之下的星原之地,但此时的星原之地与以往又有所不同,最大的区别便在于都已经被一层无形的空间屏障所笼罩,或许此时应该称之为“星原道场”更为妥帖。
以往的时候,星原之地除去星原城周边区域之外,其他的旷野之地是任由高阶武者通过空间穿梭进出其中的,然而现在显然已经不能了。
可现在的星原道场却在外围的虚空当中专门开辟出一座供外来武者进出的大型浮空平台,平台之上连同星原城的虚空通道内外均有星原卫在把守。
尽管有能力遨游虚空的高阶武者从这里进出星原城似乎仍旧不受影响,但实际上与以往高阶武者随意降临星原之地的方式相比,还是发生了很多改变的。
只不过商夏这个时候与星原道场相隔很长一段距离,他却感知到自己或许可以在不借助六合挪移符的情况下,尝试着通过空间穿梭破开星原道场的空间屏障进入其中。
而这或许便是商夏此番频繁施展空间穿梭手段之后的最大收获了。
当然,商夏觉得能够闯入星原道场是一回事,他会不会这么做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在没有“六合挪移符”的帮助下,商夏纵使能够破开星原道场的空间屏障,恐怕也没办法做到悄无声息,他现在可不想惊动整个星原卫对他进行围捕。
不过既然星原道场已经重现虚空并且开放,那么想来这个时候寇冲雪恐怕也已经返回了灵丰界。
如此一来,他却是少了一个可以完全信赖的帮手,针对闻居象的搜寻和追捕也只能他一个人来了。
好在星原道场如今只剩下了这一处进出之地,如果闻居象没有比商夏更快的话,那么他想要返回元鸿界就必然要在浮空平台附近的虚空当中出现。
商夏剩下要做的,恐怕也只能是守株待兔了。
不过商夏倒也并非是一味的藏匿虚空坐等闻居象出现,他很快便从自身之上剥离了一具本源化身出来,既用来缓解体内暴涨的六合源力,同时也能够令这具本源化身进入星原城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福妻嫁到 娇俏的熊大
一位六阶存在气息的出现,还是很快便引起了驻守在进出星原道场门户的星原卫的注意。
事实上,并非是这些星原卫发现了商夏的这具本源化身,而是这条虚空通道之中的阵法有着甄别进出武者修为境界的能力。
不过那些星原卫的披袍人在扫了本源化身两眼之后便不再关注,任由他通过虚空通道进入到了星原道场的内部。
此番从元平界离开之后重返星原城,商夏一时间竟然颇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星原城看上去依旧热闹非凡,除去直接连通道场之外的浮空平台的虚空通道之外,星原城的主要人流还是来自星驿广场上连通各方各界的虚空传送通道。
与之前的星原城相比,如今的星原城看上去似乎更为井然有序,然后背后却让商夏感觉到总也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紧张感,再也没有了先前星原城那种散漫自在的氛围。
商夏毫不犹豫的认为这种感觉上的变化就是源自于佟玉堂,很显然新任的星原卫主已经完成了对星原道场全面掌控,但或许是因为诸多因素的影响,佟玉堂与诸葛湘相比似乎总也有一种缺少了一份底气的感觉。
通过秘讯传召,商夏很快便找到了通幽学院在星原城新开辟的据点,并很快见到了刚刚担任第四营队主的冯紫英。
“你小子这是去了哪里?怎得无缘无故便失踪了这么长时间?若非从灵丰界传来的消息,说你在学院当中留下的本源化身仍在,怕不是寇冲雪都要怀疑你小子是不是已经身陨在外了。”
冯紫英见到商夏之后显得很是高兴。
商夏闻言笑问道:“这么说寇山长如今已经离开这里了?对了,我这一次离开了多久?”
“星原道场重新现世后不久,他就带着那几位苍奇界的宝贝阵师们离开了。”
冯紫英说着有些奇怪的看了商夏一眼,道:“你难道连自己离开了多久都不知道吗?按照灵丰界的纪历来算,而今已然是灵丰历十四年的年底了。”
商夏“哦”的一声,轻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居然都已经过去了小半年的时间了。”
冯紫英诧异问道:“这几个月你究竟去了哪里?”
“我去了一座隐匿在虚空当中的元级上界!”
商夏一开口便透露了一个令冯紫英目瞪口呆的消息。
接下来,商夏便将他从星原城观星台隐秘虚空通道当中离开后的经过,大致同冯紫英讲述了一遍,包括他从观星台拐带了一位四阶观星师,发现了佟玉堂仿制星袍并勾结灵钧、领域、灵琅三阶六重天高手合力围杀诸葛湘,最后又讲到了追踪卫主星袍而闯入元平界,再到元平界两种天地源力的存在,以及星主欲同化和取代元平界天地本源意志,直至众人联合围攻星主化身后被驱逐。
这个时候冯紫英早已经因为这段时间的精彩经历而整个人都几乎傻掉了。
见得冯紫英还一副尚未完全将他在讲述过程当中透露出来的隐秘消化掉的模样,商夏不由无奈的轻叹了一声,道:“您还是说一说这小半年来星原城的大致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