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此刻所拿起的这本册子,恰是他少时曾看过的那一本,也是他开始学习土著语言之际所接触到第一本书。
他翻到了某一页,见上面还有那个时候他所做的一个墨点记号。
而与这本书列成一排的地方,还有其余的类似书册,都是讲述如何翻译土著文字的。可见当初整理摆放这些书籍的辅教,应该也是略微懂一些的。
除了这些,余下就是大量的厚重树皮书了。不过想凭架上的这些翻译书册看懂这些,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树皮书看着只是一幅幅图画,但其所表达的不仅有语意,语音,更有各种相对应的典故和情境,同样一个语言,放在不同的情境之下,那就是另一个意思。。
如果是普通人翻看,那里非要经过细致而长期的训练,并且有良好的语言环境才能学会。
便是如此,那还说不上精通,毕竟这些书籍都是一些神异祭祀记下的,是出于沟通神明的目的,故是他们所用的文字语言和日常交谈所用不是另一回事,显得更为复杂和艰涩。
又翻看了几本之后,他目光在这里扫了一圈,这些书满满当当塞满了偌大的书架,一本本翻下来也是不易。
虽然对他这个境界的人而言,扫一眼就能全数看下来,可他并没有打算这么做。
这是因为他养父的层次当是较高,有些东西若不是亲手翻过,连他也无一定把握能看全了,若是留下有什么神异手段的线索,那很可能就会错漏了。
故是他思量,决定带了出去慢慢翻找,于是一挥袖,将之全数收入了袖中,而后自里走了出来。
安初儿正在外面等着,道:“先生?”
张御将托贴递给她,道:“东西我都带走了,上面也有我的名印,日后这些东西就与泰阳学宫无碍了。”
安初儿接了过来,郑重收好,随后些许期盼道:“先生这次回来不知道要停留多久,学生可能登门看望么?”
张御看着她眼眸深处略微有些不安,心中了然她的想法,道:“要留一段时日,你们可以来,也可带着自己的子侄辈来。”
安初儿目露感激之色,对着他深深一福,道:“谢谢先生。”
张御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走了出去。他知道安初儿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自己的后辈考虑,他也知其有个后代已然入道了,故是想着能够获得他的点拨。
说实在的,这也是人之常情,只要是人才,他提携一把也是无碍,若是庸才,就让其安安稳稳待在后方便好。
实则下来与元夏交手,什么人都难以保证自己必然能长存,便是修为高深之人,也未必有一个寻常人活的更为长久。
所以资质上乘之人,下来一定可以获得好处和扶持,但是同样也需要承担起比寻常人更多的权责来。
他出了宣文堂后,李青禾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对他一礼,道:“先生,故居已经收拾好了。”
张御道:“青禾,这些年辛苦你了。”
李青禾忙是一礼,道:“先生言重了,青禾所做,乃是理所应当的。”
张御道:“走吧。”
李青禾道:“是,先生。”
张御沿着学宫道路一路缓行,道旁俱是五彩缤纷的花树,而手边渺远之处,则是望见繁茂的港口和翻涌的海浪,不少鸥鸟盘旋飞舞。
行走一刻,两人便来到了位于泰阳学宫的故居之前,因为他回来过几次,每一回都是宿住在这里,所以这里学宫依旧给他保留着,除了主体不变之外,另外还在旁扩增了数座格局相仿的宅院,彼此以回廊相连接。
此刻他到来之际,青曙、青曦二人已是前院门口等着了,两人上前,对他一礼,恭敬道:“先生。”
张御点了点头。他自去了上层之后,二人便一直留在内层负责打理各种事机,如今也是被唤了过来。
他问了两人几句,就推开院门,走入了进去,只是进入大厅后,正要上楼,却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于是伸手一招,随着一道金光落下,一只小豹猫出现在了这里,却是妙丹君被他从上层招了过来。
这只小豹猫久居上层,乍一至内层,忽然有些不适应外间了,并且有些警惕的看着四周,但是随着身上灵性光芒的展开,很快适应了这里,且又有张御在这里,只一会儿,就恢复了原来灵巧活泼的模样。
它也是认得这里的,飞快一跃,跳到了自己原来居住的那个梁上挂篮之中,再是扒着篮沿探头朝下看了看,又缩了回去。
张御则是吩咐青曦道:“今晚当会有客至,青曦你准备一下。”
“好咧。”
青曦非常高兴,先生去到上层这么多年了,因为修道之故,也少有机会与他们碰面,现在先生回来了,又可以品尝自己亲手做的菜肴了。
青曙抱剑站在一旁,微微含笑。
青曦路过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喂,别看着啊,过来帮个忙。”青曙放下笑着道了一声好,对张御一礼后,就跟着出去了。
李青禾道:“先生,可要再准备一些什么么?”
张御道:“我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日,拜访一些旧友,下来当会有客频繁来访,你做好招呼便是。”
他准备便是翻阅那些书册,便是趁闲暇之余出去走访一些昔日的旧友和学生。十载之后,又是一场与元夏的交锋。
这一次碰撞定然猛烈过上回的,他不知会持续多久,而他和这些故旧日后碰面的机会当是愈发稀少了,有些人或许经此一别,便很难再见了。
在接下来的时日之中,他除了招呼一些上门拜访的故旧,便开始一本本很有耐心的翻阅那些书册。因为生怕错过了什么隐语,他也是逐字逐句的琢磨。
在这里居住有半月之后,他大致整理出了最有可能涉及神异力量的三本书册,决定先把这三本琢磨明白。
这其中第一本书,这应该是养父的藏本,里面还有许多珍贵的手绘图,有些神异生灵和植株连他也不识得。
这倒不是他见识少,他一眼就看出,这类东西应当并不存于当下,而是存于久远的纪元之中,是早已灭绝的东西了。
可是自己养父又是去哪里知晓的呢?
这些恐怕只有那些经过了上纪历的异神才是知晓,问题是,异神会去关心这些东西么?
绝大多数异神,对于在自己层次之下的生灵都是采取一种支配和奴役态度,哪里会去管具体的形象?更不用说将此记录了下来了。说一句残酷的话,便是真是有关切这些的异神,而不是去壮大自己的神性,那也早是被其他吞杀了。
哪怕将自己的雕像竖立在那里,都比留下这些来的更为有利。
在把这第一本全数认真看过之后,他又翻起了第二本,上面开篇所用的语言令他有一种异常熟悉之感,正是养父留下的那些至高石板上所用的文字。
因为以前破解过这些石板,倒是使得他对这些言语十分之精通,故是很快便释读出来。
这上面说得是一个奇异种族,能够潜伏在各个神异种族之中,窃据并替代其人。
他眸光微闪一下,这感觉似是在说神子。
可接下来再往下去,却发现文字风格发现了变化,其中用到了大量的隐晦之语,他能够确定,这完全是养父自创的文字。
因为这些文字与上本书是有连续性的,没有看过上本书的话,对里面的神异生灵不了解,对其所代指的意义理解不清晰,那么就绝对无法看明白接下来的内容。
其实有了目印、闻印,一般来说,便是再复杂的文字都能看明白,都是直指本意,甚至书写之人若层次不高,那么录书之时的情绪心境,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不过他没有这么做,一来是养父的层次应当较高,可能会留有什么后手,若是这般去观,可能导致内容自行消失。而且即便不去动用这些力量,纯平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和理解,也足以看明白此中的内容了。
而这里面所阐述的,乃是对于至高力量解化,告知他人如何取用至高之言去取拿并运用至高的力量。
看到这里,他眸中神光微闪,当初养父似便是想通过那些至高石板把他往这方面引导,但到最后,似是放弃了这一个想法。
可若是不曾放弃的话,那么这上面所说的应该就是那某一阶段的终点了。
而大道相通,以他现在的道行,只要将上面运使方法理解通透,便不难将此上所载的力量运使出来。因为这本质是借取,力量的上限只取决于你自身是否承载的住。当然,至高的力量也不是白拿的,不可能没有任何后果。
莫契神族窃取了至高的力量,成为纪历之主宰,可现在又在哪里呢?
因为此书之中的内容不下于道书,需得慢慢琢磨,所以他大致翻看了一下,就将此暂且放下,决定过后再是细观。
我家王爷又吃醋了 迁汐
此时他目光移过,落到了那第三本书册之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