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回到了屋子内,祝明朗看到了曹娟正坐在床前发呆。
支撑她的意志不被彻底摧垮的,正是她的丈夫,她希望看到自己丈夫好起来,看到她不再被冰寒给折磨。
“他会好起来的,相信我。”祝明朗对曹娟说道。
“你……你也牵连进来了,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你现在还能逃的话,还是尽快逃吧。”曹娟说道。
“不用害怕,他们不会再伤害到你们。”祝明朗道。
“你不过也是个孩子,怎么与那种人抗衡,听我的,趁他们还没有察觉,走吧。”曹娟说道。
“我听见了。”祝明朗说道。
來一塊錢陽光 小說
小妖火火 小說
“你听见什么?”
“我在雪山下,听见了你的祈求,你在向天祈求谁来救救你们,我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聆听到了你的声音,所以我来了。”祝明朗开口对曹娟说道。
曹娟已经被迫害得孤立任何人了,祝明朗知道这个时候只有神明可以安抚她。
“我向上苍的祈求,你可以听见?你是……你是上苍派来的神明??”曹娟惊讶的注视着这个少年。
祝明朗认真的点了点头,并将她祈求的那些话给重复了一遍。
神聆。
一些神明是可以听见人间一些祷告之音的,比如说对天发誓的人,虔诚的祈求怜悯的人……
曹娟是在向天祈求怜悯。
虽然这个声音不知道为何会传到祝明朗的耳朵里来,但在祝明朗看来,正是因为当初日行一善的结缘,使得曹娟与祝明朗这位神明有了一些牵缘,所以她向天的祈求最终会传到祝明朗的耳朵里来。
这也算是老天爷的安排。
日行一善的人却遭来这样的横祸,老天爷将声音传到祝明朗这位神明这里,就是要他去解救他们。
“上苍既然派我过来,我就会帮主你们摆脱苦难,所以不要害怕,按照我说的,你们可以平平安安的离开。”祝明朗以神明的名义给曹娟解释着。
曹娟是信奉这些的,尽管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搭载的少年竟是一位神明,但自己向天祈求的怜悯确实一字不差的被他口述了出来……
“嗯,嗯,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请受我一拜,请受我一拜。”曹娟眼睛里满是激动的泪水。
“我也算是半个善修之人,一直以来行善者的路途都比其他修行者更艰苦,更曲折,但只要保持着自己的本心,皇天不负。”祝明朗说道。
曹娟一个劲的点头。
“好好歇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祝明朗安慰着曹娟。
“好!”
……
成為伯爵家的混混
看到曹娟振作了起来,祝明朗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朝着那雪镇中走去,找寻到了那个雨馆。
雨馆中,那穿着鹰羽大衣的男子走了出来,他看到了大门口前站着的祝明朗,不由的愣了愣。
“你是如何找到这里的?”鹰羽男子诧异道。
“神识。”祝明朗淡淡的回答道。
“小仙友可是因为那对夫妻而来??”鹰羽男子问道。
“你的主子是谁?”祝明朗问道。
“昭月神彬愁。”鹰羽男子回答道。
“彬愁??”祝明朗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脑子里忽然有一些残缺的画面迅速的闪过,就像是梦境中被遗忘的情景忽然间被唤醒了!
彬愁!!!
这家伙自己认得……
自己绝对认得!
“呵呵,小仙友,昭月之神可不是我们这等散仙可以随意冒犯的。我知道你想救那对夫妻,我们也不是有意刁难凡人,这样吧,看在你也是仙人的份上,只需要你为他们交纳一些赎罪金,我便不再追究他们。”鹰羽男子笑了起来,笑容依旧那么阴森古怪。
“彬愁可在里面?”祝明朗问道。
“自然是在,只是昭月神并不想被一些不识趣的人打搅了雅兴。小仙友,事实上像那对夫妻那般渺小的凡人,他不会真的去在意,只需要有人向他汇报他们的结果即可,我呢,可以承你一个情,告诉昭月神,那对夫妻依旧在受放逐之罚……”鹰羽衣男子说道。
“可以,这个送你。”祝明朗丢给了对方一枚魂珠。
鹰羽男子看了一眼,也没有仔细去品鉴,反正散仙的东西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小仙友是明白人,那此事就此揭过了。”鹰羽衣男子笑着,随后一晃身,诡异的消失在了祝明朗面前。
祝明朗却望着鹰羽衣男子离开的方向,陷入到了深思。
布都醬的點心
良久,祝明朗才冷哼出了一声,道:“没有想到这彬愁竟成了昭月之神,看来那些曾经与我争锋的劲敌有不少如今应恐怕已经成了一方天的大佬了!”
彬愁……
一个龙门中的小角色。
祝明朗依稀记得这个家伙集结了上百神明在云上仙城中对自己进行了围追堵截。
雙子座堯堯 小說
龙门的云上仙城应该是相当于支天峰下的那种神选者聚集的城镇,只有找不到向上攀登之路的人才会一直徘徊在其中,层次和境界连当初的小战神阳冰都不如。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在第几重天遇到的这个昭月神彬愁,但祝明朗清楚的记得自己把他打成了残疾,若不是他的“亲友”赶到,神游身壳肯定也会被自己斩灭……
昭月神,听上去就是这角宿天城中非常了不得的月耀神明了。
……
返回的路途中,祝明朗不禁开始认真思索了起来。
本以为龙门中的事情自己已经彻底遗忘了,但现在看来应该是这段记忆是处在沉睡状态。
自己的身体显然确实经历过退化,类似于小白岂和其他龙宠一样,他们退化到婴儿状态时,脑袋是容不下那么多过往的事情,只有在慢慢发育和成长的过程中才会回想起上一个轮回蛰变的事情。
祝明朗现在可以确定,自己在白茧中沉睡了近百年。
而这么漫长的岁月里,自己的神游身壳片刻都没有闲着,一直都在龙门中攀登。
一重天一重天的爬,祝明朗不记得路途有多坎坷,也不记得经历了多少次失败的轮回,但可以越发确信的是,自己斩杀过无数神明,在龙门中树敌万千。
现在这些敌人,怕是散落在九天各方。
而且,有些敌人是很早就结下了梁子,经历了几十年、上百年的岁月变迁,这些敌人十有八九都已经成为了一方大佬。
这个彬愁就是其中一位。